暂驻欧洲之星

【银英同人】【吉莱】【罗米】远星9

来,所有帝国双璧粉,让我看到你们的双手~

来,所有罗米cp粉,让我看到你们的双手~

接下来欢迎大家收看《老实人历险记》

-------------------------------


罗严塔尔喝得太凶了。

原本米达麦亚是想要继续坚持原则,完全不管他的。但当他就那么无动于衷喝水似的喝到第10杯的时候,米达麦亚真的忍不住了。

他走过去,能多粗暴就多粗暴地把杯子从他的手里抢了下来。接着他想要命令他马上滚回家睡觉去,但都还没来得及开口毕典菲尔德就突然从背后冲过来猛地靠到了他们的肩上。

“别扫兴!”他兴高采烈地叫着,看上去已经有点上头了,“有什么恩怨也留到喝完以后再算账!”然后便拎着他们俩的胳膊把他们拉到一边气氛接近沸腾的大酒桌上。

等罗严塔尔彻底放倒了毕典菲尔德和拜耶尔蓝、又勉强和皮罗喝了个平手、终于被心服口服的众人放过时,他已经完全丧失意识,如尸体般任人摆布了。

米达麦亚有考虑过要不要送他去医院。

但接着他发现罗严塔尔应该确实没什么问题——他状态很好,脸色红润气息正常,不吵不闹只是闷头睡着,虽然身上酒气沸腾但看上去仍然仪表妥帖。

也好,就这样吧。米达麦亚要求自己接受现实。

好不容易,终于到了散场的时候。

这儿的都是职业军人,哪怕已经喝得不分东西南北,他们的组织性纪律性还是非常的高:按照老规矩,大家开始分派人手布置善后,副官要负责把长官弄回去,还站着的人要负责把躺下的人弄回去。

然后,很难说刻意还是顺手,米达麦亚领走了罗严塔尔。但即使他不领走他可怜的花花公子也没什么人能够依靠——大概早在9点的时候瑞肯道夫就已经生活不能自理了。

罗严塔尔比米达麦亚高了小半个脑袋。

不过这个体型差并没有造成太大麻烦。虽然可能稍微有点吃力,但米达麦亚仍然有能力摆弄自己的朋友——大概5分钟之后,他就背着他来到了俱乐部后面的大街上,准备搭无人出租回家。而就在这期间罗严塔尔还醒了一下:非常突然的,他轻轻动了一下,然后猛地抬起了头来,用力之大几乎让米达麦亚觉得脚下有点不稳。

但还好,马上他就认出了正背着自己的人。

他顿时松了下来。

“米达麦亚……”

“恩。”

对话结束了。

罗严塔尔的脑袋再次靠到了他的肩上,似乎转瞬之间就又陷入昏睡。接着米达麦亚又背着他在原地站了大概3、4分钟,预定好的出租才终于到达。

米达麦亚把罗严塔尔放倒在了后座。然后他自己上了前座,打算要坐得稍微舒服些——反正这是无人车,现在整个前座都是他的了,空间极其宽阔舒适,如果他愿意那就是躺着也完全没问题。

但差不多下一秒他就又改变了主意。他喊停了车子,跑下来再换到后座上,把罗严塔尔扶了起来和他坐到一起,让他的头靠到自己肩上。

他怕他在行驶过程中吐出来。如果在醉酒状态下躺着吐出来的话那后果很可能是致命的。

虽然明白发生这类事情的概率其实非常非常低,但米达麦亚还是不愿冒险。

 

罗严塔尔家住的不算很近,即使开车也需要大概20分钟时间。

此时已是午夜时分,车窗外沉睡的城市显得空旷沉寂。但幸好还有路灯——它们偏黄色的光芒看上去温暖而稳定,就那么默默伫立于大街小巷,虽然非常普通,却能带来一种类似于幻梦或者舞台剧般不太真实的气氛。

米达麦亚很喜欢这种感觉。

他不算是有情调或者品位的人,但有时候又说不出的敏锐善感。这就决定了其实他会注意到很多并不那么引人注意的事情,也必须为此付出更多辛苦。

就比如现在正赖在他肩上的那个家伙的事情。

他们之间的友谊持续了十多年了,对于罗严塔尔米达麦亚自认为已经非常了解。但有些时候,他又会觉得自己其实根本不懂他,也会对他的某些举动做法感到不解和愤怒——这并不仅仅是一天两天或者一件两件的事情。可哪怕这样,他又完全不想斩断这段友谊、摆脱对方的那些破烂纠葛过上更加神清气爽的生活。

没有具体理由,就是不想。

他愿意拿出耐心和时间陪伴他。

“可能我是被你的脸迷惑了吧,公子哥儿。”有些无奈的,米达麦亚小声地自言自语了一句,同时抬手逗孩子似的轻轻捏了捏罗严塔尔的鼻子。

但没想到的是,就在他放下手的时候,罗严塔尔却睁开了眼睛,慢慢离开他的肩膀直起身来看着他,神态极度清醒,仿佛他根本没有喝醉,一切都是假象,刚才他其实滴酒未沾。

可那是不可能的。米达麦亚亲眼看到他喝了多少。

所以他应该仍然醉着。

不得不说,米达麦亚有点被吓着了。刚才罗严塔尔那一眼真的看得他心率飙升,哪怕直到现在也没有再降下去——因为接下来罗严塔尔就一直这么死死地盯着他,没有表情,一动不动。在出租车内流动的、浓重的光影之下,他极度立体的面孔和一蓝一黑的双眼变得幽深莫测,看起来就仿佛某种穿行在黑暗中的夜行猛兽,或者一个具象化的、代表“危险”的符号。

但这时米达麦亚还没有醒悟。

他对罗严塔尔的信任真的是压倒一切,同时他也并不觉得对方有什么能威胁到自己的地方。所以他还是渐渐收起了惊讶的表情,慢慢地靠过去,小声询问他:“怎么了?不舒服吗?”

这句话就好像是一个信号一样,当罗严塔尔听到它时,他就猛然扑了过来。

米达麦亚感到他一下子极度沉重地压到了自己身上,自己的右手手腕被对方抓住并扭了过去,后脑勺上的头发也被扯住,脑袋无法动弹。他真的就要尖叫了,但马上他就叫不出来了——因为下一秒对方也堵住了他的嘴。

他切切实实感受到了罗严塔尔热烫的嘴唇、湿滑的舌头和牙齿。罗严塔尔的鼻梁好几次撞到他的鼻梁,鼻头好几次触到他的脸颊,他耳边也全是对方喘气的声音。极其浓重的威士忌的味道混着罗严塔尔本身的气味冲进他的嘴巴和鼻腔里,搞得他头皮和背后一阵阵发麻、血直往头上涌。

整个世界一片混乱。

不过这时米达麦亚并不觉得自己是被吻了,他只是觉得对方在啃自己。

不顾一切、极度暴力的那种啃,完全不在乎会不会撞断他的牙齿或者咬伤他,也不在乎会不会事后挨揍、被单方面终结友谊的那种啃。

最后米达麦亚想办法用膝盖顶着他的肚子,使足力气踢开了他。罗严塔尔重重地撞到了一边的车门上,然后就楞在那儿不动了。

有那么一小会,米达麦亚真的是极度愤怒,他的脸涨得通红,额头上的青筋都跳了出来。

“你疯了吗!!”他朝着罗严塔尔吼叫。

对方没有做解释。他只是就那么靠着车门,一动不动地坐在后座的边缘上,失神般看着自己眼前的那块空间。即使是在出租车内极差的光线条件下,米达麦亚也能看到他的脸已经血色尽褪,变成煞白。

两人对峙了一会。

终于,米达麦亚稍微平静了一点了。他强迫自己深呼吸,松开自己紧紧握着的拳头,并把现在就动手打残罗严塔尔的念头压了下去。

“你——”他终于能够再次开口了,“你这是干什么——”

他说不下去了。

但这时罗严塔尔却恢复语言能力了。

“我没有。”他很轻声地、有些突然地说道。

米达麦亚楞了一下,但随即便反应过来他这是在回答自己“你疯了吗”这个问题。而也就是在他明白过来的同时,罗严塔尔竟然再次突然撑起身体,压了过来。

这次米达麦亚被结结实实地按住了。

他被彻底按倒,头顶着另一边的车门,罗严塔尔用足力气攥住他的手腕并压住了他,这样的动作下米达麦亚难以翻身也踢不到他。于是他就再次低下了头去。

这次比上一次好点了。

因为米达麦亚动不了,所以意外事故概率相对降低,罗严塔尔也开始能够正常发挥。要知道他可是个玩惯了的浪荡子,什么都懂什么都明白,米达麦亚却不过是个“稍微谈过那么一两次恋爱”的老实小伙子。

而且纯拼力气的话米达麦亚也是真的斗不过他。

很快,受害者非常明智地停止了挣扎。

他松下身上的力气,不再拼命想要把手腕从罗严塔尔手里抽出来,同时尽可能明显地表现出顺从的态度,也不再试图把头扭开。

事实证明这种策略是有效的的。

因为很快罗严塔尔也就放松了对他的钳制,感觉不再那么激动了。

又过了一会,米达麦亚觉得或许可以了。于是他尝试着抬起手来,用手掌按住罗严塔尔的前胸,缓缓用力推他。

他成功了。罗严塔尔差不多马上就松开了他,顺着他的手直起了身来。

于是米达麦亚也顺势坐了起来。

“你……”米达麦亚觉得自己头很晕。他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而罗严塔尔还是保持着那种仿佛彻底丧失沟通意愿、听不进任何劝告、不想讲任何道理、不保留任何余地、失魂落魄、苍白可怜的状态。因为相当程度地动了手,这时他前面的头发全部散了下来,柔软地盖在了他的眼睛和鼻梁上。

很奇怪的,就这样默默看了他一会之后,米达麦亚突然一点都不生气了——他甚至开始很莫名地怜惜罗严塔尔。

“你……是把我当做其他什么人了吗?”一片寂静之中,他这样试探地问他。同时伸过手去,动作轻柔地为对方抚开盖在眼前的头发。

然后就在他试着替他把头发翻回后面的时候,罗严塔尔抬手握住了他的手。

接着他握着他的手坐了一会,整个人看上去非常平静理智。

但米达麦亚知道他没清醒。因为很快他就又一次靠上来抱住了他,把头凑到了他的脸前。

这次米达麦亚完全没有反抗。

他就只是默默地坐在那儿,任由自己陷入对方的亲吻里。

 

米达麦亚一点都没有受害者的自觉。

虽然刚才的经历非常刺激,他的心情也跟着做了极其剧烈的起伏,但现在他甚至都没觉得自己有被冒犯。

当然,他不是那种会觉得男人不可能被侵害的傻冒。他是见识过这种犯罪的,毕竟老高登巴姆家恶心人的事太多了。可他就是不认为这次的事情有什么值得天崩地裂、痛哭流涕、耿耿于怀、追究清算、毁灭他和罗严塔尔的友谊的。

他觉得他们之间的关系没有遭到任何打击。

现在罗严塔尔有什么想要闹的那就由着他去闹,等他的酒醒了,米达麦亚照样会继续珍惜他、打心底看重他,什么都不会改变。所以只能说幸好之后那个醉鬼又自己睡着了,否则哪怕接下去他开始脱衣服了,米达麦亚也有极大可能会顺着他。

这真的很奇怪。因为米达麦亚一直很清楚自己不喜欢男人,同时他也真心实意把罗严塔尔当做最好的朋友。即使他有着非常迷人的外在和极大的人格魅力,米达麦亚也从来没有想到其他方面去——可如今他却发现,自己竟然完全不排斥和他发生更进一步的关系。

他觉得有点头疼。

不过这也可能是因为他喝了酒缘故。

而且接下去他还有事情要做,不应该在这样的小插曲上纠结费神。


评论(37)
热度(102)

© 暂驻欧洲之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