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驻欧洲之星

【银英同人】【吉莱】【罗米】远星15

有时候我会觉得自己是本质米大麦粉。

遥想当年萝莉时代我可是很迷恋老罗的,如今对他下手倒是眼都不眨了……

欢迎收看《揭秘爆炸的老实人如何收拾妖艳贱货》


----------------------------------------


这样的情况下,罗严塔尔当然是睡不着的。

所以哪怕关押室条件还不错,他也完全无法休息,只能睁着眼睛坐在唯一的一把椅子上苦熬。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门外传来了细微的声响。然后门被打开了。

他听到有人走了进来,接着是米达麦亚小声的“我很快出来”、“没关系不必”之类的话。

门关上了。

罗严塔尔扭头看着他。

米达麦亚沉默地走了过来,脸色不算很好。他没有向他打招呼什么的,态度冷淡,看上去疲乏而意兴阑珊。

走到现在已经暂时属于罗严塔尔的那张小床旁边,他坐了下来。距离已经够近了,罗严塔尔能闻到他身上飘着淡淡的酒味。

“所以你是来告诉我,一切都会好的,你无论如何会还我清白的吗?”

米达麦亚摇了摇头,困倦地用手搓着自己的眼睛。

“那是你来嘲笑我,通知我这次必然要置我于死地,顺便让我知道你实际上究竟有多厌恶我的吗?”

“……也不是……”

“难道还有第三种可能吗?”罗严塔尔抬了抬眉毛。

这句话让米达麦亚深吸了一口气。

他强迫自己直起背来,端正坐姿抬起眼睛目光锐利地望着罗严塔尔:“有啊。”

“……”罗严塔尔看着他,突然觉得事情可能要开始变得更糟了。

然后米达麦亚的话充分证明了他的直觉真的很棒——

“我是来告诉你,忠诚的罗严塔尔元帅在这件事中当然就只是被拖下水了而已。他对那个女人的底细一概不知,只是受到其刻意的引诱蒙蔽,在毫无怀疑的情况下把她当做了一个普通情妇来宠爱。而那个女人为了获得更多情报就默默潜伏在他的身边。所幸现在危险已经被排除了,她没能传递出去任何有用的信息,最后还畏罪自杀了。在这样的前提下元帅阁下当然会得到舆论的同情和谅解,陛下毫无疑问也会做出宽恕的决定。”

“你在说什么……”

“我在说我想了很久好不容易才编出来的真相。”

“这不是事实!”罗严塔尔一字一顿地说。他就要控制不住音量了。

但米达麦亚的表情远比他更咬牙切齿:“那你说事实是什么呢,强奸犯、色情狂、不忠者、蠢货反贼先生?”

这句话的杀伤力真的太大了。

接下来,罗严塔尔的脸色在数秒之内从正常转变为惨白。他的呼吸变得艰难,手紧紧地抓了起来,看上去似乎十分悲伤、挫败、无言以对,但又好像有太多东西想要吐露。不过最终他还是克制住了情绪,强迫自己继续和对方正常沟通。

“不管怎么样,她是不会按照你的意思去说的。”

“我没打算让她说什么。”

“……米达麦亚,她并没有做下实际的大罪,你没有理由……”

“我有。”米达麦亚打断了他,“不要以为只有我一个人在盯着你。现在你能待在这儿都已经是侥幸了,而她活着你就永远不会安全。”

“我不需要一个女人用命来保证我的安全。”

“这已经不由你决定了。她本来就逃不过的,提前几天差别不大。”

罗严塔尔觉得自己快疯了。犹豫良久之后,他终于说:

“你已经完全不在意自己的良心和清白了吗?”

这个问题倒是把米达麦亚问住了,因为接着他稍微沉默了一会。

但不久之后,他就回过了神来,同时脸上出现了一种罗严塔尔从来没见过的极度冰冷的表情。内心的愤怒促使他富于攻击性地眯起眼睛盯着他,并最终反过来问了他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你会认为,在我看来,我的良心和清白比你重要呢?”

罗严塔尔彻底哑口无言了。

他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些什么了。

不过很显然,米达麦亚还有想要表达的东西:“觉得恶心吗?觉得失望吗?感觉我不是你那个洁白无瑕、高高在上的正人君子好朋友了对不对?完全就像个恶棍无赖一样——可能比这都还不如一些吧,毕竟我要做的可是为了私心去谋杀一个柔弱可怜的女人。不过没办法,人总是要变的——现在我变成这样就是因为你,所以这件事不是我欠她,而是你欠我!”

说着,他站了起来要往外走,罗严塔尔想拉住他,但刚抬起手来脸上就挨了对方闪电般的一拳。

这拳米达麦亚没有丁点留情,毫无准备的罗严塔尔当场被打倒在地,眼前一阵阵的发黑。

就在这浮动的黑暗中,米达麦亚的声音再度传来:“好好想想怎么和陛下道歉吧。不要让她白死,也不要让我白白摧毁自己。”

接着门开了,又重重地合上了。

 

关上门之后,米达麦亚在门口稍微站了一会。

时间很短,可能只有3、4秒而已,但却已经足够他泪流满面。

不过……现在不是伤心失望发脾气的时候,还有真正刻不容缓的事情在等着他。

有些粗暴地抹了两下脸,他再次抬手确定了身上枪和消音器的位置,然后转身往一边的楼梯口走——他知道爱尔弗丽德就在楼上的某个房间里,而他已经准备好要去见她了。

然后和她说再见。

然后灾难就结束了。

然后至少在肉体上,罗严塔尔得救了。至于精神上会有多大损伤米达麦亚已经无暇顾及,现在只要这家伙能完好地活下去他就会认为一切是值得的。

这种想法让米达麦亚再次确认了自己的坚定。

现在没有人盯着他。刚才拜耶尔蓝也已经表示他搞妥了上面的守卫和监控,事情万无一失。

不再犹豫什么,他加快了脚步。

但就在他刚刚踏上楼梯的时候,他突然听到楼上远远传来了什么小小的声音,感觉好像是一把比较轻的塑料椅子翻倒在地带来的哗啦声。

米达麦亚楞了一下。

毫无理由、突如其来,某种感觉骤然窜过他的脑海,带给他一种背上汗毛乍起感觉。在他反应过来之前,他就已经跑了起来——他用最快速度登上楼梯并转了出来,而就在他刚刚到达这条走廊上时就看到有一个背影在对面另一头的拐角上晃了一下。

在米达麦亚的安排下,这几分钟内这附近区域完全就是真空的。这段时间内,米达麦亚自己可以对爱尔弗丽德做什么,其他人就也可以对她做什么。

米达麦亚说什么也没想到竟然会有人来钻这个空子。

他全速追了上去,并在过程中朝地上开了一枪。枪声撕裂所有宁静——米达麦亚感到接下来这幢大楼就好像蜂窝似的“轰”一下炸了,四面八方都响起了脚步声和喊叫声。

前面那个家伙也注意到有人咬住他了,于是他飞快地跑下楼梯并再转了一个弯,试图把米达麦亚甩掉。但无论速度还是对地形的熟悉程度米达麦亚都高于对方,于是距离极快地被拉近了,直到米达麦亚终于能够相对有把握地再开第二枪。

“砰”的一下,那家伙应声栽倒,米达麦亚这一枪打在了他左边的腿上。

米达麦亚停下脚步。

他开始慢慢的靠过去,用枪指着他并打算开口提醒他不要作无意义的抵抗,但对方的战斗意志却出乎意料的强——就在米达麦亚快要来到他背后的时候他竟然一下又站了起来并转身一把抓住米达麦亚握枪的手腕,动作之准确迅速可以说即使在军人中也难得一见。

而且这家伙体型上占很大优势。

米达麦亚差不多是被撞到墙上的。

接着是被对方下死手卡住脖子,握枪的手被往一边的内嵌式消防栓金属框上撞的感觉。两下之后米达麦亚的手背上的皮肉和框上的玻璃彻底碎了,枪脱手飞了出去。

对方差不多都以为自己要成功掌握局势了,可最后还是被手底下的小个子照着受伤的那条腿来了一脚。

米达麦亚简直福至心灵,这一脚位置不能更准。

而这种疼痛即使经过训练的人也很难抵挡。他差不多第一时间就惨叫了出来,然后便因为手上力道松了而被甩了出去。落到地上之后他马上抬头去找米达麦亚落下的枪,但紧接着就被对方扑上来卡住了脖子。

接下来是一小段绝对原始、野蛮、血腥、不择任何手段的搏斗。

米达麦亚觉得自己满嘴都是血的味道,他一只眼睛差点被抓瞎了,肩膀关节受伤,头发被扯下来不少一只耳朵几乎被撕裂,对方占上风时那种被用膝盖顶着胸骨并使出120%的力量往下压的感觉久久留在了他的脑海里。

不过对方也讨不到多少便宜,他被米达麦亚扭断了一条胳膊,鼻梁被彻底打塌,同时米达麦亚还成功在他脖子上留下了两道不浅的掐痕。

米达麦亚知道他赢不了自己了,同时他也听到后面赶过来的宪兵们的脚步声了。

而对方毫无疑问也很清楚这两点。

于是在剧烈无望的抵抗之后,他终于下定了决心——突然间,米达麦亚感到对方松开了力气。

他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接着他保持着动作靠在他身上楞了一会。直到拜耶尔蓝疯了一样冲过来把他从地上拉起来,他才彻底放开那具尸体。

 

第二天早上,军务省遭到了米达麦亚的徒手爆破。

昨天深夜潜入宪兵总部,悄无声息地杀死涉及要案的旧贵族人犯,还差点成功干掉一位帝国元帅的传奇英雄的身份被确定了:他是一位在军务省服务了11年的低级文职职员,平时循规蹈矩表现良好。如果他没有突然做出以上那些动作,就算现在把他的履历给奥贝斯坦再看上十遍奥贝斯坦仍然可能会认为这个人是可靠的。

而就在这位英雄自我引爆的壮烈时刻,军务省内还同时失踪了另一位办事人员:那是一位分管档案材料的中级参谋,任职超过4年并且同样兢兢业业任劳任怨,虽然也不算很关键的人物,但从他手上流出有用信息的可能性明显要高得多。

被两位——或者更多——间谍先生无声无息地潜伏了如此长的时间……谁都不敢说这期间有没有因为他们而让国家遭受什么原本完全可以避免的损失。

作为机构的总负责人,奥贝斯坦可以说是难辞其咎,军务省上下随之震动,一时间焦头烂额。

而皇帝对这事也非常不满。

不是针对奥贝斯坦,莱因哈特担心的是整个政府的被渗透情况。实际上奥贝斯坦是莱因哈特臣子中做事用人最谨慎的几个之一,而在他手下都能发生这样的事情,其他部门又会是怎样的状况呢?

就这样,事情就这么从一场单纯的重臣不稳的司空见惯的下三滥老戏变成了明显可以在票房上一战的高官情妇被敌对间谍势力控制,败露之后遭到灭口进而引发各种斗智斗勇的谍战剧。

几乎就是立刻,来自莱因哈特旨意的、自上而下的官员清查开始了,同时结合已经开始了的取缔地球教、审查旧贵族的行动,事件再度深刻扩大化。而如果一切能够顺利进行下去,那经过微量动荡之后,皇帝的统治将更加坚不可摧。

罗严塔尔彻底脱险了。

他现在甚至是舆论中整个事件里最值得同情的人。

他什么都没做,他只是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女人,并被其恶毒地欺骗、利用了而已。这不涉及能力或者居心,因为绝大多数人都知道爱情确实可以让人昏头。

皇帝似乎也不打算在他身上追究什么。

在传召米达麦亚并和他谈了一小会之后,皇帝就下令释放了罗严塔尔,同时还请米达麦亚代他向其传达安慰与问候。

罗严塔尔的权势地位没有遭到任何实质性的打击,至多就是名声更坏,同时有人会暗地嘲笑他多年流连花丛之后终于遭了报应。


评论(39)
热度(117)

© 暂驻欧洲之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