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驻欧洲之星

【银英同人】【吉莱】【罗米】远星21

非脆皮鸭的部分要越来越多了,大家做好心理准备


------------------------------

皇帝生日的隔天,在外驻防快一年,除了必要报告之外全程保持无线电静默的缪拉突然发回了通讯。

皇帝没想到他会带来这样的消息。所以当他说出他收获了什么的时候,莱因哈特只觉得耳边仿佛有礼炮响起:

极其匪夷所思的,前些天因为爱尔弗丽德事件从军务省出逃的那位中级参谋先生,被缪拉抓住了。

缪拉自己至今也没搞懂这件事是怎么发生的,因为他的防区并非通往费沙的必经之地,如果这个人要出逃的话不该经过这里才对。

但他就是过来了,而且还被抓住了——他独自驾驶着一艘小小的破旧商用船漂浮在缪拉的防区内,被日常巡逻的小分队发现,然后直接拉回了基地。

实际上,当他向莱因哈特报告这件事的时候,他脸上就仿佛写着一行“陛下我该去买彩票吗”,莱因哈特甚至能看到这些字的书法习惯和大小写。

说真的,皇帝还真有些想怂恿他去买一张看看结果。

中级参谋先生来自帝国中部省份一个不太大的星球,是真正土生土长的本国人。他出身于一个商人家庭,父母曾经带他在费沙居住过,不过并不很长,只是在他10—12岁之间而已。他成年之后没有外出求学或者经商的经历,甚至都没再出过标准国境线。

就是这样一个人,没有专业训练,没有相应援助,默默地充当起了间谍的角色,螺丝钉一样在国家中枢中埋藏了自己近5年——说真的,莱因哈特觉得这个人的工作能力还是可以的。

“你成功让他开口了?”

“是的,陛下。而且并不算难。”

莱因哈特稍微有些意外。他知道缪拉对这些远不如克斯拉或者奥贝斯坦在行。

“那他们为什么要杀那个女人?”

“他们早在一个月前就在考虑是否要杀她了,因为他们发现她失控了。我并不了解这具体是指什么,但我猜他是认为她疯了。去年初,她就是在他们的协助下从流放地到达费沙,再从费沙回到奥丁的。如果我们能够系统审理她,那这整条线恐怕就完了。而且这次您把这件事授权给了米达麦亚元帅,他们相信在这样的前提下并没有可能置罗严塔尔元帅于死地,所以只好急匆匆地放弃那个女人,继续观望机会。”

罗严塔尔的运气也真的是万中无一了。莱因哈特这样想道。而且这个人太怕死了——既然爱尔弗丽德和他的同事都已经死了他就不该动,完全可以试着继续潜伏。

“这是针对罗严塔尔还是……”

“纯粹的概率事件。”

“所以他们现在是放弃自身保全所有上线吗?”

“是的,陛下。”

“……那现在他是在干什么?为什么不追随他的战友呢?”

说到这儿缪拉笑了:“这个人不肯死——事实上这也是只凭我就能问出这么多东西的原因。”

缪拉的回答很有意思。莱因哈特能感觉到他的言下之意——这个人并不是贪生怕死,他只是不愿意就这么死。

“来,说一说细节。”

“这个人很有趣。”缪拉开始了他的解释,“我和他聊过几次,他的某些经历可以说是相当典型——不知道陛下是否有兴趣在这点上稍微花些时间?”

“可以。”

“据他自己所说……他进入这个行当是在12岁的时候。逗留费沙期间,他父亲认识了一个叫做卢卡斯·莱米尼的人——他不确定这是不是真名——这个人是他父亲在费沙的合作伙伴之一,和他家的关系非常好,他自己也非常喜欢这个人,总是称呼他为卢卡斯叔叔。这个叔叔对他也很好,经常陪他玩,给他讲一些战争中的传奇故事——我相信您能想到这是些怎样的故事。”

莱因哈特点了点头,脸上浮现笑容。

“然后就在他们举家返回帝国,路过一个关卡基地的时候,那位卢卡斯叔叔发来通讯问他‘基地正面有几个舰船出入口?’他如实回答了。之后时不时就会有类似的问题传来,他也都回答了。而等他成年之后,卢卡斯叔叔就问他有没有兴趣加入他们的组织——他告诉他,他们是费沙地方安全局下属的特别队伍,一直在为维护费沙的利益和正常人类世界的规则而努力。当时他也很反感高登巴姆家,所以就很轻率地答应了。”

“简直可以作为范本收入策反类教材了……”

“是的,陛下。”缪拉表示同意,“不过就在他答应后,这位卢卡斯叔叔大概将近8、9年没有联系他。等他再度联系他的时候他已经在军务省任职,内战也已经爆发了。而卢卡斯叔叔联系他是为了生意——他开辟了一条避难用的航线,可以接收旧贵族和平民逃至费沙或者同盟。他接下了招揽生意的活,赚了不少。不过,事情的关键并不在于钱。”

“在于什么?”莱因哈特突然感到了好奇。

“在于他觉得很刺激。”缪拉带着一种无法形容的神情说出了这句话。莱因哈特差点就忍不住大笑了。

“好的,好的。虽然他愧对他的战友,但朕不得不说他们两个当中朕更喜欢他。然后呢?”

“然后这条线就慢慢变成了倒过来运行。他一直负责接应,直到事发那天。期间他也有向这位叔叔传递一些消息。不过这次的事情之后,卢卡斯叔叔似乎放弃他了——他没有按正常道理叫他按兵不动,反而催促他带上所有有用的资料前往费沙避难。那艘商用船就是他们为他准备的,船有问题,他能活着飘到我的防区真的已经非常幸运。”

“有什么要放弃他的理由吗?这可是如此漫长时间才栽培起来的人才。”

这个问题让缪拉稍微沉吟了一下:“陛下,我以下所说的一切,完全只是我自己的猜测,没有任何切实的事实依据,仅仅,只是,猜测。”

“朕允许你说下去。”

“他动摇了。他对您的统治有好感,他们发现了。”

莱因哈特盯着缪拉的影像看了一会,脸上的表情说明他正在快速思考。缪拉等了他几秒,然后皇帝就做了决定:

“这样吧,你去告诉他,朕给他一个机会——如果他愿意想个办法左右逢源的话,不仅他的家族可以在朕的国土上享有安全,他自己也能够马上重新获得自由,并且有可能在百年之后青史留名,成为任何一个军校的历史课上都会提及的真正的传奇人物——具体能做到什么地步看他自己,但朕给予的机会却是千载难逢。”

“好的,陛下。”

“尽快送份详细的报告过来。等他答应了就直接联系朕的办公室,朕会准备一些小礼物给他带回去。送他前往目的地和后续控制之类的事情由你亲自来安排,如果必须额外配合的话就联系代理国务尚书,记得尽量小心,不要留下漏洞或者后患。”

“是的,陛下。”缪拉恭敬地低头。

 

莱因哈特要求参谋先生留下了他所知道的所有牵涉费沙方面的人物的姓名和资料。

不过他并没有把这些给其他人。负责旧贵族清查的米达麦亚已经踩住他们了,为了让整体情节看起来更自然,他现在必须好好忍耐,管住自己的手。

而另一方面,在愤怒的克斯拉和也许不至于那么愤怒的奥贝斯坦的共同努力下,地球教的势力已经开始萎缩了,各种传教据点和教中人员遭到了非常直接的打击,而且奥贝斯坦还挖出了一大批已经被吸收入教的军队和政府成员——然后这时大家才发现,原来几乎每个人手下都有那么一些有问题的人。

现在舆论已经将他们宣传为祸害、疯子和潜在恐怖分子,至少短期内普通人已经不会再上当了。

不过莱因哈特要的不是短期效果,他追求的是让这种令人反胃的东西彻底消失,所以只是在正常的社会范围内努力是不够的。

为此他特意写了个有趣的小提案交给了他的代理国务尚书。

吉尔菲艾斯的智力并没有因为受伤而受到影响,但拿到这个提案之后,他还是反复看了2遍才大致领会到皇帝在想什么。

“不觉得很有趣吗?”皇帝这样问他。这时他们正坐在玫瑰园边的大露台上端着咖啡感受真正的初春阳光。

“……效果已经不亚于当众鞭尸了,陛下。”

“这只是为了人类进步所做的一点小小努力。”

吉尔菲艾斯做了个深呼吸,不过莱因哈特知道他不是想叹气。

“我可以把这看做您对将来的远期设想吗?”

皇帝点了点头。

这个答案令吉尔菲艾斯陷入了短暂的沉默。然后他抬起头来,先是摇了摇头然后又点了点头,似乎已经很难表达自己的感慨:“确实是您会做的事。”

“你知道的。”说到这儿皇帝停了一下,不太自然地把音量相对调低,“……我喜欢星星。”

不过吉尔菲艾斯甚至都没注意到他所用的称谓变了。他只是又拿起这张皇帝手写的纸反复看了起来。

“如果世上真的有神,”他笑了起来,“那他现在可能已经听到您敲他大门的声音了。”

“但世上没有神。所以朕并不会打扰到谁。”

这句话让吉尔菲艾斯点了点头,不过他很快想到了其他事:“那您确定真的要用这样的人事配置?”

说到这儿皇帝也有些想笑了。他很确定地表示:“他不会有什么异议。”

“但事实上我认为两位负责人都非常可靠,完全足够揽下所有事情……所以您给他高级参谋的职务是为了让他负责写报告吗?”

“或许?”皇帝不太在意这个,他只是觉得他适合以这种身份参加这种事罢了。“他需要清醒,那朕就给他空间和时间去清醒。而且朕觉得他的报告确实写得非常好——虽然不如梅克林格和奥贝斯坦,但是比大部分人强——比如你、比如米达麦亚。”

吉尔菲艾斯轻轻抬了抬眉毛,撇开眼神做出一副自己其实什么都没听到的样子。

皇帝微笑着看着他。

他很喜欢他这样,因为这会让他觉得自己和他之间的距离并没有多大。

“来,陪朕去湖边走走。天气真的太好了。”放下杯子,皇帝站了起来,然后不给对方任何反应时间就直接伸手去拉他。

吉尔菲艾斯没有拒绝,任由莱因哈特把自己从椅子上拉了起来。

今天天气真的太好了。

奥丁的天空呈现出了极其高远、透明般的蔚蓝色,万里无云。

吉尔菲艾斯忍不住频频抬头眺望。

他知道那天他肯定不会去送特别任务舰队起航,但他真的很希望自己能够看见它们划过蓝天、飞向宇宙的样子。


评论(47)
热度(140)

© 暂驻欧洲之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