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驻欧洲之星

【银英同人】【吉莱】【罗米】远星24

新动画太残忍了,我只能回忆老版的陛下弥补心中落差

其实我一直不认为自己是莱妈,我就是整着他好玩垂涎他的美,但写这些的时候我发现其实我很亲……宝贝儿男人慢慢来,钱先拿着……


----------------------------------------


醒来之后罗严塔尔觉得自己被风干了。

他挣扎着摘掉氧气面罩坐了起来,找到放在旁边的水杯一口气喝干了它。

现在他总体感觉已经好了很多,高反症状差不多被氧气和葡萄糖抚平,只要他不故意为难自己上蹿下跳应该就不会再出大问题。

而这时法伦海特已经顺利将战斗收尾,开始处理投降俘虏人员和打扫战场。

罗严塔尔找到他的时候他正坐在一辆装甲车的引擎盖上,手上拿着一本不大的类似说明书的东西仔细地看着。高原的阳光如镁光灯般打在他银白色的头发和极度偏白的脸上,让罗严塔尔产生了一种想要戴上墨镜的冲动。

“在看什么?”他直接问他,反正对方不可能是心血来潮在看装甲车的说明书想学着开一开。

法伦海特回头发现是他来了,便站起来向他敬礼。

然后他把手里的东西递给罗严塔尔:“战利品。”

罗严塔尔接过它,然后便发现这是一本地球教发给教徒的基地说明书,里面写着各种注意事项和设施使用指南,还简单地画着每一层的平面图,标注出了“大礼拜堂”、“灵骨塔”、“主教集会所”、“忏悔室”、“审问室”之类的地点名称。

不得不承认,在接待方面地球教想得还是很周到的。

“要是标出了档案室在哪儿就十全十美了。”

“是的。”法伦海特一脸正经,“如果还标出放账目和钱的地方就更好了。”

“其实账目和钱的话……即使不标出,我也还是会乐意花力气去搜寻的。”

“生活真是艰难。”法伦海特似模似样地慨叹着,罗严塔尔优雅地向他点头表示赞同。

“损失怎么样?”

“很小。我想几乎不能更小了——只有200多人受伤,阵亡人数不会超过30。”

“那他们呢?”

“还不确定。但我感觉几千是至少的。”

“恩……”罗严塔尔沉吟了一下。“听起来真是令人遗憾。”

他没有可怜他们的意思,乃至如果他们还活着他也不介意往他们当中扔燃烧弹。他只是觉得现在这样善后的规模似乎有些大。

法伦海特知道他在想什么,于是他说:“其实我认为没有具体善后的必要,俘虏带走,其他大致整理一下就行了。过些时候,他们就会和他们信仰的东西一同消失在宇宙中——其实这可以算是还能接受的结局。”

这话听起来有点惆怅,但还挺有道理。

“那必须和瓦列商量一下。”

法伦海特微笑点头:“那不妨就现在吧。您也可以抽空换身衣服。”

这时罗严塔尔才想起来,自己身上的还是那件浴血的作训服,从头到脚浸透了在地下密闭数个小时带来的异味,防弹衣怪里怪气地膈着他让他觉得很不舒服,头发里混着别人的血痂,刘海全部落了下来,差不多已经变成了一个不太成形的分头。

在外貌上他真的是挑剔惯了——他自己都快要嫌弃这样的自己了。

 

他们刚一提这个,瓦列就答应了。

后续的工作还有很多,时间又非常紧,虽然瓦列极度正派讲道理,打心底希望尊重死者,却也真的没法负担起这样巨大的时间和人力成本。

就在法伦海特在下方清扫战场的时候,他已经派出巡查分队去搜索其他可能还存在在地球上的人,不过没多久他们就无功而返:曾经记录在案的数个地球人类聚居区已经被废弃,早已彻底沙化的天地旷野间空无一人,发出的电波消息也没有人回应。

那就只能这样了。瓦列也毫无办法。

安排好特别分队把德·维利大主教押送回奥丁后,他们开始仔细地清查地球教这个巨大诡秘、地堡要塞般的总部。

其中发现最多的当然就是各种生活用具、教众的私人物品、宗教器具之类的,这些几乎可以说毫无价值。倒是罗严塔尔绑着德·维利大主教藏匿过的那个房间内——那就是大主教本人的私人房间——发现了两个大书架,上面的东西似乎值得一读。顺便他们还在那里搜出了电脑主机之类的东西,技术部门现在正在努力从里面翻出有用的东西来。

而真的纸质的部分还是得由人来阅读整理。

下令把这些东西都搬到火龙上后,参谋官们的战斗就这么铺开了。而罗严塔尔作为太阳系范围内军衔最高的参谋,当然也得负起责任来。

然后,就在接下来勤勤恳恳、缺乏章法头绪只能强行推进的海量阅读中,所有参与者都慢慢开始怀疑起了人生来。因为他们竟然从这些口气虚夸、荒唐傲慢、极度自我神化、极端不可一世的文字中,渐渐拼出了一个诡异古怪、令人反感、不符合他们正常认识的世界来:

曾经,他们所有人,包括皇帝在内,都以为,地球教不过是一个这些年才突然崛起的新兴邪教。

但实际上,这是错误的。

地球教的历史甚至可以追溯到地球统一政府时期,它脱胎于当初的几个巨型企业,拥有着惊人的财富。

而就是基于这样无比雄厚的经济实力,它一直在幕后默默地运行,力量之大甚至可以直接干涉国家上层的决定、改变世界的走向——同时包括帝国和同盟两方,原因是它们“受到无数明智虔诚的精英与政治家的皈依供奉,只因握有人间的真理”。

银河帝国的贵族们曾经“向正道俯首,获取无上力量的宽恕和庇佑”,而不服从的人则“遭到天谴和身边所爱、所信之人的背叛”——在这儿它们提到了被暗杀的曼夫瑞二世,使罗严塔尔进一步感到了心中正常世界的崩塌。

同时它们也并不满足于在贵族或者高层人士间影响力,因为它们的目标是“让人间所有繁华回归最初的乐园”,所以它们就需要切切实实的权力以实现这种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的转移,于是它们“营建权力的网络,光耀真理,指引世上迷茫无知的灵魂”,以拉普为代表、以除皇帝外的几乎全部贵族为助力,建立了费沙,而其后费沙也一直“为人类真正唯一的母亲做着不可磨灭的贡献”。

而对于并不知情的其他绝大多数人,它们则尽可能想办法为他们带来灾难,“令愚蠢的不信正道的异教徒陷入地狱般的延绵战火”……

罗严塔尔有点吃不消了。他带着现有的材料去找了瓦列,还把法伦海特从亚斯古里上叫了过来,把东西展示给了他们。

接着他就如愿看到这两位的脸上同时出现了他所期待的那种惊愕。

“但或许只是自夸?”法伦海特还是持保留态度,“即使没有任何真凭实据,只要坚持声称并不断重复,那其他人同样可能因此畏惧驯服。”

“但如果全都是真的呢?”罗严塔尔强调可能性更大的选项。

法伦海特没有说话,只是明确露出了类似晕车的表情。瓦列还是很稳定,但看得出来他也开始觉得恶心了。

不过他也不赞同马上就认定事实是怎么样。

“具体到底如何……还是交给陛下的调查机构判断吧。”他劝慰道,“只要费沙没有凭空蒸发,我们就有知道真正答案的机会。”

之后现场稍微静了一小会,每一个人都无声地看着另外两个人。

最后开口的仍然是瓦列:“所以,至少我们三个是肯定没有问题的,是吗?”

“当然。我们全都是意外吧?将军阁下你是平民出身,而元帅和我都是旧贵族的末流——他们可能都没有考虑过要拉拢或者控制我们这样的人。”

“我们全部入不了他们的法眼。包括陛下。”罗严塔尔露出冷笑,“他们应该说什么也想不到,新一代的皇帝会出身于潦倒的帝国骑士之家吧?”

这句话令瓦列和法伦海特对望了一眼,它们宣称过的不服从的人都会“遭到天谴和身边所爱、所信之人的背叛”这一条就这样浮上心头。

完全有理由相信,皇帝也包括在“不服从的人”当中。

瓦列已经无法形容自己的感受。

他对这个奇怪的邪教本就非常反感,而只要一想到他们可能一直在窥伺皇帝、并且还可能制造更多的“爱莲娜”把脏手伸到皇帝身上……他就真的只想要直接撕碎这些家伙了。

而且即使他已经摧毁了这个邪教形式上的总部,却也并不一定能就此遏制它地下根须的蔓延。所以他必须尽快给皇帝最郑重的提醒,否则接下来哪怕莱因哈特只是打个喷嚏他都要担心他是不是中毒了。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在稍显沉重的三人会议之后,好消息开始接连传来。

技术部门很快就在大主教的电脑主机里找到了好东西:那是一份包括全国各大省份超百个行星地球教支部的详细地址和负责人员的名单,还附带着数十个即使现在也仍然还在使用的银行账户,以及很多很详细的股票、基金购买和交易记录。

而兢兢业业的搜索小队还在基地底部那个放爆炸物的坑旁发现了别的东西。

开始时,他们以为那不过是一个放杂物的地下室,但是接着他们就在里面找到了很多很多地球教用于布施的那种小银块。

队长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要把它们放在这么隐蔽的地方。

出于好奇和人类对于钱的非凡的直觉,他下令对这间地下室进行了非常严密的搜查,然后竟然真的在地下室的边沿上发现了一个尘封的暗门。

在全副武装,穿上外骨骼装甲带足装备,背上氧气之后,队长抱着探险般的心情走进了暗门,并在大概5分钟后手舞足蹈地冲了回来,一边喊叫一边狂笑。

大家以为他是神经毒气中毒了,都很努力地想要按住他,不过在担架过来之前他就自己冷静下来了。

他对他们说,他发现了一个金库。

但罗严塔尔觉得,他发现的不是金库,而是传说中贪婪巨龙的洞穴——这是一个面积如同体育场的巨大房间,外层埋着大量防探测用的铅板,内里不过水泥简单裱糊,空气阴寒冷寂仿佛来自曾经那个幽暗不明的地球时代,但又确确实实藏着无比的财富:

房间靠外的地方是一整圈由各种不同大小分量不同落款的金条整齐堆搭构成的墙,墙高超过2米,厚度更是接近宏伟的3米,罗严塔尔随便查看了一下,发现这些金条中有的来自公元18世纪地球上某国政府,有的来自银河联邦,也有一些来自帝国国立银行,种类非常驳杂,但却毫无疑问都是纯而又纯的金子。

绕过这座金墙,里面是堆得如同山峰般的贵金属铸币,其延绵不绝就如同它们正上方的喜马拉雅山脉,也将更内部的空间围得水泄不通——最后罗严塔尔和瓦列、法伦海特干脆直接从这钱组成的山上爬了过去,好不容易才在没有引发塌方的前提下进入房间的中心地带。

然后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神奇的世界。

即使在全国最好的博物馆里,罗严塔尔也从未见过如此众多的杰作聚集在一起。其中有非常古朴硕大的金属器皿、失去了某些部分但仍然极度神圣美丽的雕塑、明显就是直接从墙壁上成块挖下来的巨型浮雕、极具年代感和艺术之美的瓷器……

地上还有很多封好的合金箱子,体积大小不一而足,罗严塔尔相信其中应该是画作或者某些无法独立展示自己的艺术品构件。而有另外一些箱子是可以打开的——他小心地打开了其中三个,第一个里面是满满的已经切割好的钻石,第二个里放着一整套包括胸针、手镯、冠冕、项链、耳环、戒指在内的红宝石首饰,第三个一半装着一个精致华美到让人窒息的珐琅彩蛋,另一半空间里塞着不知道是股票还是土地的原本契证。

罗严塔尔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眼前的东西是真的。他并不能准确估计出这些东西的市值,但他知道,如果现在皇帝发动对同盟和费沙的全面战争,那哪怕只这一堵金墙也足够他烧上三、四年了。

法伦海特也和他同感。

他不敢置信地环视着眼前的一切,最后终于问了这么个问题:“……这儿真的没有龙吗?”

瓦列大笑了起来:“肯定没有。不然我们活不到现在。”

“不过我们可以给它们找条龙。”罗严塔尔调侃道,“金发碧眼的那种。”

 



评论(71)
热度(116)

© 暂驻欧洲之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