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驻欧洲之星

【银英同人】【吉莱】【罗米】远星25

对,今天我决定双更了哈哈哈哈

小心齁着,自己准备水


--------------------------------


在奥丁的那条龙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发财了。

他正一个人独自吃着晚饭——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是独自,但是既然已经这样了那就独自吧——脑子里仍然在干巴巴地转着公事,其中内容包括要赶在夏天之前拿出框架的各种立法计划、下半年的财政预算、胥夫特挚爱的大型瓦普跳跃技术、预计后年动工的一批国立小学的资金、国内治安和人口贩卖问题、费沙的妙人儿间谍们……

然后他突然想起瓦列那边正在把地球教的那个总大主教送回奥丁。

这次瓦列做得简直完美,只希望后续不会出现什么意外。法伦海特一如既往地靠得住,而罗严塔尔的表现也很不错。

太久没有上战场了,可能需要再找些小事情去让其他人也去办一下,重新熟悉一下手感。

至于那个总大主教,自己或许得在上面稍微花点心思……

就这样想着,慢慢地他就忘记了自己正在做什么,手里的刀叉直接搁在盘子边沿上不再动了,而因为所有人都被他赶走了没人能提醒他,所以他就这么看着窗外楞了大概5分钟左右,直到侍从官敲门的时候才清醒过来。

“陛下,玛林道夫侯爵小姐求见。”他恭敬地向他通报道。

事实上2个小时前他才把她放走,从时间来算她很可能是到了家再折回来了。

莱因哈特有些好奇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请侯爵小姐进来。”他这样吩咐道,然后拿起餐巾擦了擦嘴,挺起背来坐好。而在他完成这些动作的时候,希尔德已经出现在了门口。

她像他身边那些位高权重的先生们一样向他低头行礼,得到允许后便走了过来,隔着桌子站住了。

现在莱因哈特和她已经非常熟了,能读懂一些她的神情表现。但今天他觉得自己看不出来她想干什么。

“怎么了?”他开口问她。

“陛下,我想请问,不知我是否可以请几天假?”她提出了要求,表情还算自然。

莱因哈特有点没想到她特意折回来要提的竟然是这么一个要求,不过只要她不是辞职那离开几天是没问题的。

“当然可以。”他直接答应了,“大概多久?”

“两到三天,我不太能确定。但是我会尽快回来。”

“好。那什么时候开始?”

“明天可以吗,陛下?”

莱因哈特点了点头:“没问题。”

“非常感谢,陛下。”希尔德向他欠身,但看上去并没有松一口气什么的。不过莱因哈特没有再多追问,只是允许她退下。

但接着他又把她叫住了。

“请过来一下,侯爵小姐。”他这样说道,然后站起来打开一边的侧门走进了他的办公室,希尔德跟着他。

他走到办公桌前翻找了一下,然后把目标从大叠的文件里抽了出来。

“本来打算明天给你,但既然你请假那就趁现在拿走吧。”

希尔德有些疑惑地把那张纸接了过来,然后发现这是对自己的任命书——莱因哈特给了她幕僚总监的位置,顺便还颁了个中将军衔给她。

希尔德多少有些意外:“……非常感谢,陛下。”

“不必客气,玛林道夫将军。”莱因哈特平淡地说道,然后补了一句:“其实你没有必要谢朕,一切都是为了国家。”

希尔德稍微楞了一会,然后点了点头。

“一切为了国家。”她重复道。

 

 

吉尔菲艾斯一早就来找了皇帝。

今天没有什么会议,所以他们两个有比较长的独处时间。当然放在皇帝和廷臣身上时即使是独处也并不轻松,因为主要任务仍然是公事。

主题是要赶在夏天之前拿出框架的各种立法计划。

吉尔菲艾斯对法律方面的东西并不在行,所以今天基本就是皇帝在主导谈话。

而神奇的是,只是幼校毕业,15岁就告别校园的皇帝竟然在所有人都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弄懂了大致的法学概念、法律精神、常规立法程序和规则。

这让吉尔菲艾斯非常感叹皇帝的学习能力和责任感——其实这事他完全可以全部交给别的更专业的人来做,但他却认为这么重要的事情自己不能完全不管。

而且现在莱因哈特说话已经很像个法律系的在读学生了。

吉尔菲艾斯相信如果他能坚持下去那应该用不了多久就能通过司法考试,等实习一两年之后就可以亲手为他自己立个宪了。

不过不得不承认这活真的很累。

今天吉尔菲艾斯可以说是为皇帝当了半天的法学词典了,而皇帝本人更是因为精神高度集中而快速地疲劳了起来,以至于快到吃午饭时的状态就已经和平时晚饭时差不多了。

“时间快到了……中午留下来吃饭怎么样?”甚至都不看着吉尔菲艾斯,只是假装专注地盯着自己留在稿纸上的长串笔迹,皇帝发出了听起来好像很随意的邀请。

“好的,陛下。”吉尔菲艾斯答应了,“非常荣幸。”

皇帝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但吉尔菲艾斯还是能发现他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高兴了起来。他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放松身体弯下背来,有些不顾仪态地趴到了桌子上,闭上了眼睛。

他的头发已经很长了。

因为趴下的动作,它们前倾散到了桌面上,从窗户里溜进来的春风吹着它们,轻轻地拨乱了它们。

吉尔菲艾斯并不确定这个时机对不对,不过他还是伸出了手去,为皇帝把已经被吹到脸前的一些浮发抚了回去。

因为感受到他的碰触,皇帝睁开了眼睛。然后他保持着趴在桌上的动作,一动不动地看了吉尔菲艾斯一会。

突然,他小声地问:“还记得以前我们租的房子半条街外的那个肉铺吗?”

吉尔菲艾斯稍微回忆了一下,然后发现自己非常幸运地保留了这部分记忆:“有个又高又壮老是系着深色围裙,一脸黄胡子的老板的那家?”

“恩。虽然我没说过,但其实我很喜欢他家那种腌好的小牛排。”

“想吃吗?”

“想。”

“那下次我去买点来给厨房——说起来,现在你平时都怎么安排吃饭?”

“他们安排,给我什么我就吃什么。”

“没有选择吗?”

“可以和他们说我要什么,但时间长了就觉得太费力了。”

“你已经连为了吃的而努力都不愿意了吗?”

这句话让皇帝笑了起来。他没有出声,但嘴角笑容的弧度差不多已经是最大,蓝眼睛弯了起来,眼中笑意几乎满溢。

他就这么一边笑着一边望着吉尔菲艾斯,感觉就好像他已经移不开眼睛了一样。

吉尔菲艾斯很满意他这种表情。

不过有那么一会,他心里似乎还浮现了另一种冲动,可他不是很能解读它——他觉得自己可能有点想要生吞了皇帝。现在、马上、带不带血加不加盐都可以的那种。

但如果他真这么做了那这国家的麻烦就大了,所以他还是很负责任地把它压回去了。

接着他们就保持着这样的动作,一言不发地看着对方看了好几分钟,直到外头有人敲门才结束这次对视。

皇帝猛然挺直背坐了起来,吉尔菲艾斯手忙脚乱地替他整理头发,而他顺了两下之后皇帝已经憋笑憋得整个人都快颤起来了,最后只好开始咳嗽,所以门外的人进来后看到的是皇帝咳得脸都泛红了,大公爵在替他倒水的情景。

来的是修特莱。

他为皇帝带来了瓦列那边的又一批消息,其中就包括发现宝藏的事情和有关地球教历史发展进程的科普教材。

先说的是钱的事。

皇帝反应了一会才明白过来,自己可以暂时和现在这种整天盘算钱、活得如同嫁了个穷鬼又只能靠他活着的窝囊主妇般的生活说再见了。

他差点站起来。

但他还没来得及站起来修特莱就把第二份东西给了他,成功把他留在了椅子上。

他抱着非常公允的态度打开了那份文件,然后看到第一页中部就开始皱眉,第二页时陷入无法形容的恶心,第三页开始麻木,看完时已经放弃抵抗泰然处之。

“……这就是自命真理和至尊、藏在暗处为祸世界、极尽优越地戕害他人所能带来的快感吗……”皇帝把文件递给了吉尔菲艾斯,回头关照修特莱,“把这些给克斯拉将军送去,名单上的人全部优先处理。至于具体的地球教到底做过什么……让他们能核实到什么程度就核实到什么程度——不过这事不急。财务方面的事情全权交给财务省,记得尽快完成接管,不要留资金给他们。”

“是,陛下。”修特莱优雅地向他点头,“负责押送地球教总大主教德·维利的特别部队预计2—3小时内降落。”

“好的。把他交给奥贝斯坦元帅,所有审讯报告必须全部第一时间送到朕的办公室,但朕暂时不干涉这件事。”

“是的,陛下。”

修特莱领命退下。莱因哈特扭过头来,发现吉尔菲艾斯已经看到报告的第二页了。

他看了他一会。

吉尔菲艾斯的关注焦点一直在纸上,并没有分出心来注意他。

于是他慢慢地、悄无声息地伸过手去,用指尖在对方正拿着文件的手的手背上点了一下。

吉尔菲艾斯抬头看着他,用表情问他“什么事”。

“没什么。”收回手来,皇帝歪了歪头,一脸装出来的淡然和正经。


评论(91)
热度(147)

© 暂驻欧洲之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