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驻欧洲之星

【银英同人】【吉莱】【罗米】远星27

再见了,地球君


--------------------------------


亚斯古里静静地悬浮在星空当中,周围有10来艘巡洋舰正在无所事事地伴航。

在它的正前方,是巨大而笼罩着一层淡淡白色光韵,呈现烟霭迷茫的蓝白色、带着壮丽弧度的地球。

它的舰首正对着地面上的某一个点。至于为什么是这个点法伦海特也不太清楚,反正这是贝林博士决定的。

舰长把对地距离拉到了7千公里,稳定相对轨道,并将能源系统功率推到了100%。为了演示,接着炮手只是大致瞄准了一下,然后亚斯古里便自动修正了弹道,非常准确快捷地确定了弹着点。

以前它的主炮就一直号称小要塞炮。而在换过发生器、外部调制器、谐振器和透镜之后,它的评价已经上升到了要塞炮。

不过由于现在并不打仗所以暂时还没人实际了解过它的威力——所以这次皇帝让瓦列带上了法伦海特,某种程度上就是为了让他体验一下主炮改进后的威力。

蓄能时间很短。

至少比以前短,全马力输出也不过7到8秒的样子,然后舰桥上的人员就看到左手边涌过了无比明亮的白光组成的洪流,用快得几乎看不清的速度掠过星空、划破大气,直线撞到了地球的表面。

虽然听不到声音,但接着腾起的蘑菇云般仿佛可以覆盖一切的尘土、被翻卷着推开的巨大云系运动说明了它的威力。

很快报告就过来了,这次射击成功在地表制造了一个直径1900米、深度超过3公里的弹坑,热射线的穿透力算是被体现到了极致。

法伦海特对此是满意的。

不过这样的深度还没有达到贝林博士的要求,于是他命令继续追加炮击——而舰长也非常有探索精神地将炮击能量调到了亚斯古里能承受的理论最大超负荷值。光束闪过之后,亚斯古里终于有了不够好的表现:它因为发动机的剧烈运作而大幅度颤抖了起来,并且出现了内部供电不稳的现象,甚至在短时间内无法保证自身动力。

不过相较这次深度能到达5公里的炮击,这样的代价真的太小了。

不得不说,其实威力太大也会使舰船变成众矢之的,但以亚斯古里的地位来说它本来就免不了遭遇敌人的多方面关照,所以有这么一门主炮只能说是好事。

“有点惹人妒忌。”罗严塔尔很无聊地这么评论道。

这次他是作为幕僚上舰的,特里斯坦仍然在奥丁的空港中沉睡,所以他并不能像瓦列和法伦海特那样切实感受到自身实力的进步。

当然特里斯坦也有被改进很多,但说到底基础较差——它本身就是很普通中型舰船,随便谁的下属舰队里都能找到很多和它素质均等的战舰,它现在能被如此瞩目所托赖的不过是主人的威名。而在这点上同级的人狼也是一样的。

“或许。”法伦海特却有另外奇怪的联想,“但也会给人一种类似诅咒的感觉,不是吗?”

罗严塔尔自己也喜欢说一些不吉利的话——他自己说的时候并不忌讳,但当其他人在他面前说同类型的话时他却会觉得不好。

“既然你能意识到,那我相信你就会变得足够小心。”一副不在意的样子,罗严塔尔喝了口手里的咖啡,如欣赏风景般散漫地望着天顶屏中的地球,“就当是为了敌人好吧——以陛下对你看重程度,你觉得如果你不幸阵亡他会做些什么?”

法伦海特是莱因哈特的宠臣这件事众所周知,他本人也毫不避讳提这点。

“但其实……”

“什么?”罗严塔尔扭头看着他。

“陛下对自己的定位,并不太像是完全的统治者。”

罗严塔尔稍微有点诧异:“否则还能是什么?”

“我说不清。但我觉得他似乎认为自己……应该是个保护者。”

罗严塔尔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个答案。不过他相信法伦海特的判断——如果把吉尔菲艾斯划掉的话他就是所有人中日常最贴近皇帝的那一个,而吉尔菲艾斯的心思绝对没有法伦海特细。

但说到这个地步法伦海特已经觉得不合适了。

推辞般摆了摆手,他露出了淡淡的笑容,说:“请别在意,只不过是些毫无根据的个人感觉而已。我只是想说,并不限于我,无论我们中的谁遭难,陛下都绝对无法寻常看待。”

“……那当然。”

无法寻常看待很正常,因为臣下的生命也代表君主的权威,如果无法保证会让君主遭人诟病。而这和上位者出于自我意愿或者情谊要求保护其他人是完全不同的事。

然后罗严塔尔想到了3年前的事情——从那之后莱因哈特就开始采取全面收缩政策,强行压下了所有冲突的可能。当然从大战略上来说做这样的选择很明智,但其实他也完全可以继续打下去。

新王朝建立后,过去高登巴姆家的阵亡者家属、各种需抚恤者也得到了很好安抚。

皇帝驭下很严,但却从未打算建立一个等级森严的朝廷。事实上新王朝没有跪礼,他们甚至可以在皇帝面前转身。而几个月前他还有看到过皇帝和米达麦亚两人非常随意地交谈着走在走廊上,罗严塔尔至今仍对当时小个子先生发现自己后暴躁的注视记忆犹新。

接着他就开始想偏了。

他不知第几次想起,自己已经很多天没有和米达麦亚联系了。

这对他来说属于很新奇的体验,毕竟以往在离开交往对象视线范围之后他就会直接默认当对方死了,而现在他却在想着那个人。

乃至他有些盼望尽快结束任务返回奥丁,因为他知道对方应该也在想着自己。

于是,突然间,他发现了一种非常奇异、他自己以前无论如何也料想不到的情况:

米达麦亚似乎正在令自己变得软弱。

丰富的感情、无端的牵挂、柔软的心胸、和理性完全不搭边的各种突发情绪——这些对军人尤其将领来说绝非好事。

他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个。

 

 

挖坑的工作很快结束,接着运输舰便带着那些胖乎乎的巨大圆柱体,在分舰队的护卫下开始了安装工作——到了地面之后,这些圆柱体就好像伞一样展开,缓缓降入坑中,然后稳稳地嵌住。工程分队在坑边安装了很多其他东西,不过军人们不太明白那些是什么。

罗严塔尔、瓦列、法伦海特默默地观摩了整个过程,而火龙和亚斯古里的舰桥内也在极短时间内安装上了满满的设备仪器,各种颜色的电线拖了满地,已经不止一两个人摔过了。

2天之后,所有准备工作完成了,全体工作人员登舰撤离,整支舰队大幅度后撤。

然后实验就开始了。

最初的几个小时,罗严塔尔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同。他能感觉的科学工作者们的紧张和忙碌,但他确实没有发现远处的星体有任何实质性的变化。

不过在他吃完晚饭回到舰桥的时候,他发现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了——他觉得地球的轮廓看起来有点怪异。于是他走到操作区最靠前的地方盯着天顶屏看了一会,再去找了一边的工作人员核实,结果就被告知计划确实已经获得了的小小成功:地球的自转速度已经有了微量的改变,哪怕效果还不稳定,但确实开始起效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地球的自转发生了更大的改变,阶段性自转周速被分别调整到23小时到27.5小时之间的几个区段,公转、质量、引力指数也受到了比较大的影响,但这部分对罗严塔尔这样的非专业人士来说就不太好理解了。

他能快速理解的就是地球本身的外观上的变化。

开始时,它只是出现了一种外轮廓相对模糊的问题,一般只会让人以为是自己用眼过度了,但是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它的这种模糊变得越来越严重,原本蓝白掺杂黄色的球体的色感也变得浑浊了起来——罗严塔尔感觉可能是它的磁场混乱、引力减弱之后地面上的某些东西在在大气循环的作用下飘了起来。

而在实验的最后阶段,罗严塔尔甚至觉得它的某些部分变透明了。他能确定自己没有发生幻觉——地球变成了一个仿佛笼罩在透明雾霭中的奇怪球体,浑身上下散发着无形的但几乎所有人都能本能察觉的辐射般的力量,舰队甚至为此再度后退,直到贝林博士勉强觉得可以才再度稳定轨道。

他们彻底成功了。

地球的自转速度最终被调整到了26小时,而且在经历3天的无操作放任状态之后也没有任何恢复迹象——当贝林博士宣布这件事的时候亚斯古里和火龙的舰桥上欢声雷动,即使是与此事没有直接关系的军人们也都无比兴奋。“科学万岁”和“吾皇万岁”混在了一起,虽然听起来很古怪,但确实仿佛打下了伊谢尔伦般振奋军心。

接下来就是最后一步了。

舰队后退到土星轨道附近,罗严塔尔默默在心里和地球说了永别。

其实他并没有意料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还打算目睹整个星球的解体过程。直到最后的一刻,他才突然明白过来:一个行星,即使再微小再死寂,也在内部蕴藏着人类无法彻底理解和掌握的能量。

在贝林博士下达解体命令1小时之后,地球方向开始出现白色的光芒,并随着时间推移而逐渐变亮,直到最后盖过太阳的光芒,将这宇宙的小小一角彻底照亮。

经过天顶屏的过滤,这种白光看起来并不刺目,相反还拥有着一种永恒神圣的质感。

如果说世上有什么东西确实能够越过一切外部条件真正震撼内在的人心,那罗严塔尔相信这种光芒就是其中之一。


评论(44)
热度(118)

© 暂驻欧洲之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