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驻欧洲之星

【银英同人】【吉莱】【罗米】远星28

再次申明……我这里都是神经病和ooc……

-----------------------------------------


罗严塔尔回到家时是下午4点,屋子里没有人,但却不像以往那样充满灰尘沉淀、干冷又缺乏生气的气氛。

这让他觉得,米达麦亚可能曾出入过这里。

不过他也就是猜猜罢了,并没有真的闲到去查门禁。他直接回了卧室,简单收拾了一下自己随身的物品,并把带回来的纸质文件都堆到桌子上去,清干净了自己的包。

然后他在床沿上坐了一会。

他并不觉得累,某种程度上甚至可以说精神奕奕,同时还认为自己完全有能力马上出门进宫找皇帝一直谈到凌晨2点。但过了几分钟之后,他还是选择就这么穿着全套制服躺倒在了床上,并非常快地进入了睡眠状态。

但他睡得很浅。

也不知道多久之后,他感到有人进入房间,灯被打开又马上关掉,自己被人靠近,又被对方轻轻地查看、碰触,被盖上毯子。他非常明确地知道这个人是谁,知道他在什么位置正做什么,甚至仿佛看到了他的样子和脸上的表情。

接着他又模模糊糊地注意了他一会,最终在对方所带来的轻微的活动感中,渐渐陷进了更深的睡眠里去。

大概7点时,罗严塔尔醒了。

他翻了个身,原本应该还是打算继续睡下去的,但身下的床垫却很适时地响了一声,于是他便睁开眼睛,慢慢回过神来。

他身上正盖着从柜子里翻出来的毯子——因为床上的被子全部被他压住了——浑身卷着一层薄汗,肩和领子的结构正紧紧地勒着他想要迫使他抬头挺胸,制服裤子让他觉得自己的腿被缠在一起了,但还好安置他的人给他把枪摘下来放到一边的柜子上了。

天已经完全黑了,因为没有开大灯,现在他头顶上的深色床帏显得有点黑洞洞的。

有人正坐在离床很远、摆在窗口旁的桌子前看着自己带回来的文件,桌上台灯的亮度调到了最低。

罗严塔尔想叫他,但因为他又不幸被风干了所以一开口声音就变成了咳嗽。听到他咳嗽的动静,那人连忙放下手上的东西跑过来端水给他,并坐在床沿上一脸高兴地看着他把水喝了下去。

“……你怎么知道我回来了?”放下杯子,罗严塔尔有些嘶哑地问他。

“火龙和亚斯古里都回港了,我为什么会不知道你回来了?”米达麦亚反问他,同时伸过手来为他把盖到了前面的刘海摆回去。

罗严塔尔沉默了下来,还带着刚醒来的迷茫的脸上出现了努力回忆的神色。过了一小会,他似乎把事情想通了:“……对,我确实没和他们说过把我葬在原地什么的。”

这句话让米达麦亚闭上了嘴歪头危险地看着他。

下一秒,已经坐了起来的罗严塔尔被米达麦亚一把掀得躺了回去。他想要再爬起来,但接着就被扑上来的米达麦亚骑到了身上、抓住了手腕。

接着在两人疯狂的大笑中,罗严塔尔尝到了被拍脑袋、按额头、挠头发的滋味,米达麦亚一边折腾他一边假做凶狠地逼问他“这位大人您不喜欢原地的话请告诉我您喜欢哪儿我一定替您完成遗愿”, 罗严塔尔努力抬手想要掩护自己的头,但不管怎么抵挡前额上还是留下了对方的手指印——别无选择之下他只好强行突破反扑了过去,两个人在床上滚成一团,然后终于因为动作太大而一起掉下了床去。

床边铺着非常厚的地毯,所以安全不成问题,不过罗严塔尔还是因为垫在了下面而被米达麦亚的体重撞得窒息了一下。

“再这样下去我恐怕真的有必要早点选好墓地了……”他不反抗了,只是放松身体躺到地毯上,看着米达麦亚找回平衡直起身来,气势十足地跨坐在自己的肚子上。

“那您喜欢什么地方呢?”米达麦亚彬彬有礼地问他,脸上的神情仿佛在说“我这就送您过去”。

“我不在乎具体地点。”

“哦?”

“只要在你旁边就可以。左边或者右边,如果实在不行的话隔壁的位置也没问题。”

米达麦亚楞住了。好不容易反应过来之后,他极其诧异地皱起眉头看着罗严塔尔:“你确定你真的明白你刚才说的话代表什么吗?”

“我没开玩笑。或者你真的只是在质疑我的智商?”

“我是在质疑你的常识,你一向不太有那个东西。”

“……”

接着两人都沉默了。

米达麦亚保持着坐在罗严塔尔肚子上的动作神色狐疑地看着他,罗严塔尔则一脸无奈地回望着他,几乎就要被迫说“我确实是在开玩笑”了。

但过了一会之后,米达麦亚还是明白过来了:这大概是对方第二次对自己说“我爱你”。

他当然也清楚罗严塔尔在这方面确实就只有这么一点表达能力——哪怕到了现在,对方第一次表露这种爱意时那既像宣誓效忠、又包含浓重求救意味的方式和措辞仍然让他一想起来就疯狂地想要脸红冒汗,可一般来说为爱屈膝是非常普遍的事情,所以他还是能接受的。

而这次他终于再接再厉创造辉煌,开始在30出头的年纪上要求和自己一起安排后事,看上去就好像脑子已经彻底坏掉了一样。

可米达麦亚却还是能理解他。

“好。我答应你。”终于,他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非常认真。

罗严塔尔抬起眉毛,有些没想到自己竟然就这么成功了。接着米达麦亚叹了口气,俯身凑了过来,拨开他的刘海亲他的额头和鼻梁:“我可拿你怎么办?”

“……不需要怎么办。其实你可以对我更放心一些。”

说着,他抬起点头也凑上去亲他。于是米达麦亚把胳膊抄到他背后直接把他从地上揽了起来,他顺着这动作坐了起来,把头靠到了米达麦亚胸前,神情安定地闭上眼睛。

米达麦亚忍不住笑了,抬手抚摸罗严塔尔的后脑勺,提醒他:“如果还想睡觉就去换衣服。”

这句话让罗严塔尔抬起头来看着他,不过他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米达麦亚觉得他这副样子真是太让人喜欢了。

亲了亲他的脸颊,他从他身上站了起来,还顺手拽了他一把:“那你稍微收拾一下吧,我猜你应该还没吃过晚饭。”

“所以出去吃?”

“好的。都行。”米达麦亚点了点头。

“那你吃过了吗?”

“还没有。”

“在等我?”

“如果你不喜欢我这么做的话下次我一定会改的。”

罗严塔尔笑了起来:“那你要穿制服去吗?”

“不。”

“我陪你回去换一下?”

“……也不用。”

接着,他在罗严塔尔疑问的目光中走到衣柜前面,打开最靠边的一扇门,让主人看到里面挂着的几件属于他的衣服。

“这儿归我了。”他厚着脸皮这样说道。

罗严塔尔就知道他来过。

“没问题。”他展开双臂,迎上去再给他补了个拥抱,“一切都归你。”

 

如果说昨天晚上罗严塔尔还显得有点风尘仆仆、略带疲惫,那休息一夜之后他就迅速恢复了状态,重新开始焕发光彩。

有好一会,米达麦亚都只是坐在床上,一声不吭地看着他在房间里转悠着收拾自己的样子:洗漱完后他就披着睡袍走了出来,光滑的脸颊说明他已经刮好了胡子。接着他把睡袍扔在床上,走到衣柜前开始一系列搜寻衣物的活动。米达麦亚看着他利落地把挑出来的裤子和衬衫挽到手臂上、端着外套走到穿衣镜前,把它们在椅子上临时放好,又按顺序套到身上,期间所伴随的身体动作、肌肉起伏令米达麦亚感到无法移开眼睛也无法思考其他。直到罗严塔尔终于系好皮带、扣好衬衫上最后一颗纽扣,情况才稍微好一点。

不过说真的,罗严塔尔的裁缝真的很有水平——元帅们是不可能穿流水线上下来的批量货的,只能另作——他的裤子不算很紧,但却又非常懂得怎么突出优势。即使隔着挺括无比的布料,米达麦亚仍能充分注意到他的丰润和健美。

这让米达麦亚突然奇怪了起来,他有些不明白为什么以前自己从未注意过这个。

不过也就在这时,对方不打算继续放任他了。

转过身来,罗严塔尔抱起胳膊看着他,笑得别有风味:“我还以为你已经很习惯我了,所以其实没有吗?”

“要习惯你对我来说有点难度……”米达麦亚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表达。

不过罗严塔尔似乎好奇了起来:“那,你觉得我怎样?”

“相貌?”

罗严塔尔点了点头,看得出来他还是愿意从米达麦亚嘴里听到赞美的。而凭良心讲,米达麦亚除了赞美之外也确实找不到其他话来说给他听:“相貌方面的话……你太出众了。甚至说有点帅过头了好像也可以。我活到现在为止遇到过那么多人,不觉得见过能在这方面胜过你的。”

“陛下。”罗严塔尔好心提醒。

这个选项倒是让米达麦亚愣了愣,但随即他就做出了自己的判断:“可这不合适。你们类型差太远了,而且男孩子和男人不该放在一起比较,这对双方都不公平。”

这句话促使罗严塔尔走过来在他额头上重重亲了一下:“多么令人感动,看来你已经因为我而失去理智公正的心态了。”

“……”

“不过我得说我确实感到非常荣幸——好了不要继续赖着,起来,洗脸去,换衣服!抓紧时间,我只给你10分钟!”他像教官一样对米达麦亚喊了一串话,出于本能米达麦亚马上按照命令跳下床来跑进了洗手间,不过很快他就又扶着门探出头来:“总大主教。”

“什么?”

“地球教的那个总大主教,好像正在尝试迷惑陛下。”

罗严塔尔马上表示这根本无足轻重:“他就算努力到横纹肌溶解也迷惑不了陛下。”

“你这么肯定吗?”

“当然。”毫不犹豫地点头,罗严塔尔多少有些后悔自己当时没有再多给他几拳,“哪怕退一万步说,他能,也有人会阻止这一切。”

米达麦亚看着他想了一下,然后就反应了过来,点点头缩回脑袋开始洗漱。


评论(48)
热度(127)

© 暂驻欧洲之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