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驻欧洲之星

【银英同人】【吉莱】【罗米】远星38

还是不需要计较细节的战斗……

我这里的小吉两面性还是很高的


----------------------------------------


在莱因哈特开始准备的时候,吉尔菲艾斯这边正在争分夺秒地审着各种被抓来的人,其中包括地球教费沙支部的成员、费沙自治领主的贴身工作人员、自治领的高级官员、同盟驻费沙的各种人员、从战场残骸里挖出来的同盟军官等等等等。

虽然让鲁宾斯基逃走了,但哪怕不把他算在内,要把这些人全都抓住仍然已经非常费力,而快速地把这么多人都审出个所以然那更是极度困难。也幸好这次奥贝斯坦和克斯拉都预先慷慨地借了人给吉尔菲艾斯,才让他和其他人得以趁着审讯室里血肉横飞的时间稍微歇一歇。

不过很快枪骑兵的侦察舰就发回了关于同盟军主舰队的消息——这是一支2万舰左右的标准混编舰队,配置非常普通,番号似乎涵盖了14、15两个舰队,总指挥官是谁未知,从运行速度来看大概会在22—24小时之后到达走廊出口。

这时正好是半夜1点,吉尔菲艾斯才闭了半小时的眼睛就又爬了起来。接着他找来其他人开了个非常简短的作战会议,然后便带着鲁兹、毕典菲尔德和1万舰再次升空,脑震荡的缪拉被要求呆在地面上负责管好费沙并接应他们。

这次不需要躲避各种监视和侦察卫星了,所以他们一路无所顾忌地直冲目标,给自己争取了大概2个小时的准备时间。

不过其实也没有什么需要具体准备的。他们只是按照事先说好的大致分了分位置,然后万分冷静地在走廊出口外侧迎来了敌方的前锋。

对方的司令官已经知道先头部队惨死的事情,所以现在他显得特别谨慎,相对放慢速度尽可能仔细地观察周边情况,观察敌人。

不过吉尔菲艾斯知道他无法压抑自己很久,毕竟现在自己这边确实只有对方差不多一半的兵力,同时他也确信对方会有能力发现自己,因为这样一艘“红色的伯伦希尔”真是太显眼了。

而且不管怎么样,事情总是要开始的。

在迟疑了几分钟之后,对方动了起来,开始逼近。吉尔菲艾斯卡着他们的大概射程开始后撤,慢慢向走廊内部退去。

如果对方跟过来,一切好说。

而如果对方不跟过来,那之后也肯定会因为顾忌上当而始终徘徊,吉尔菲艾斯倒不介意趁这时间叫滞留在费沙的那部分舰队过来直接和对方强行对冲——真的只拼火力和冲劲绝对是自己这边赢。

而很幸运地,对方还是选择了跟过来,同时还送来了第一轮炮击,击中了零落的几艘过于靠前的战舰,让舰队的外壁上出现了几簇小小的火苗

但吉尔菲艾斯躲得真的太远了,他们的炮击射程不够。而现在成效已经出现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哪怕再胆小谨慎的人也会突然鼓起勇气。

终于,同盟军开始放开速度前进,试图靠过来把他们纳入射程范围。

“走,马上!不要太快,要让他们跟得上。”吉尔菲艾斯和鲁兹、毕典菲尔德差不多同时叫了起来。

然后是一个超过270度、壮观无比的舰队转身动作。所有舰船跟着队列转向然后往走廊内部前进,将脆弱的尾部喷气口毫无保留地献给了对方的瞄准镜。这样的动作之下,同盟军的很多战舰条件反射地试图去追逐他们,虽然可能因为指挥官的阻止而迟疑一时,但最终还是全都跟了上来。

吉尔菲艾斯这边没有任何反抗,甚至从开战到现在,他们都没有开过哪怕一枪一炮,只是埋头逃窜,这种表现无疑充分刺激了对方的蹂躏欲,很快就连一开始没有来追他们的舰船也跟了上来。

这种表现简直完美。

接着是一长串如同舰载机空战般的飞行。他们在星空中驰骋,巴巴罗萨冲在了最前方,旗灯调到最亮,看上去就好像载着一颗划破夜幕的流星。他们拉着同盟大军进入了地理状况极度复杂的费沙走廊内部,开始借助各种陨石阵、行星、小行星群躲避他们,期间不断有舰船掉队和被击毁,但他们仍然一步不停。

终于,同盟军的队伍被拉成了一个参差不齐的纺锤形。但他们毫无疑问已经杀红眼了,而他们的指挥官也放任了这种极度混乱的情况。

吉尔菲艾斯知道可以开始反击了。

接着他下令冲到了早就选好的那颗行星的旁边,开始贴着那浑浊的黄色大气前进,并在拖着对方绕着这颗行星飞了大概四分之一的距离、对方却都没能顾及到左翼大片黑色的高速战舰消失的时候,要求所有舰船将动力推到100%开始俯冲动作。

很快,他们成功消失在了同盟军的视线和搜索范围内。

同盟军有点被弄糊涂了,他们就这么保持速度继续飞着,通讯频道里充满了“怎么回事”、“跟丢了吗”、“叫侦察舰去找”之类的对话,但紧接着他们就看到视线内刚才消失的舰队再度出现。

他们跟着一波极度密集的炮击疯狂地扑了回来,弹药留下的弹道几乎覆盖了视野范围的一半。而当这些炮弹到达同盟舰队的舰身上的时候,鲁兹控制的右翼的炮火也已经从一侧横着扫了过来。

这看上去已经一点都不像远程战斗了,这根本就是一方被另一方面按在墙上狂扇耳光。

巨大的硝烟和爆炸扩散了开来,很多舰船无法避免地撞到了前方友军的身上。吉尔菲艾斯的中路部队始终压着高度,顺利躲过了已经变成了一条火龙的同盟军舰队的正面冲击。

而这时毕典菲尔德的枪骑兵们终于在打了一个很大的弯角之后回来了,毫不犹豫地开始从斜后方追赶同盟舰队的尾巴。

莱因哈特的将领们之间曾经传过这样一个类似笑话的说法——

问:如果毕典菲尔德冲了一波之后敌人还没有完全崩溃,接下来该怎么做?

答:先停一下,看看法伦海特在不在附近。不在的话就想办法按住敌人,喊毕典菲尔德掉过头来,再冲一波。

但事实上,能承受住一波的敌人都非常罕见。枪骑兵的血盆大口显然不是眼前这支同盟舰队可以扛下来的,他们的尾部几乎马上开始爆炸和溃散,感觉就好像看着鬣狗从野牛的腿上活活卸下一块块的肌肉。

很快吉尔菲艾斯也绕了过来跟上了枪骑兵的队伍,之后鲁兹又从侧面合了回来,追逐的和被追逐的就这样调换了身份。

接着的2个小时内,同盟舰队差不多可以说是承受了一场单方面屠杀。虽然奋力反抗过,但最后只有3千舰顺利从费沙走廊中脱离。

但这仍然不是最终的幸存者。

战斗尾声,鲁兹发去通讯问了吉尔菲艾斯要不要追击,吉尔菲艾斯同意了。结果理性稳重尊重生命的鲁兹跟着毕典菲尔德冲了出去,最后只让大概200舰极度惊恐地彻底逃脱。

原因是吉尔菲艾斯提醒了他,那些现在由他们放走的同盟军完全有可能在一段时间后出现在皇帝的面前。

 

 

 

费沙一役,大公爵算是彻底成名了。

当然很早前他的表现就非常好了,但全世界都这么关注他却真的还是第一次。

他手段毒辣,没有良心,杀人完全不眨眼也不明白什么叫做人道主义,性情之冷酷和他的外表形成了非常鲜明的对比。他作战方式极其狡猾并且没有惯用模式,无比残忍酷爱歼灭,无论怎么看都属于最难对付的类型之一。

而且他还是皇帝没有血缘关系的亲兄弟,有理由相信他会为皇帝做任何事——在他占据费沙之后这一条就显得尤为危险。

这一切让同盟的公民们开始被迫接受这样一个事实:罗严克拉姆家的皇帝应该确实就是幸运女神留在凡间的私生子,他的女神妈妈每天都在天上用射电望远镜看她亲爱的小宝贝想要什么,一旦发现了就立刻飞快地弄来给他。

反观他们这边,则只有一群sun of beach。

这力量对比真的太悬殊了——或许曾经不那么悬殊,但不幸的是那些填补差距的正常人差不多都被混账们赶走了。

绝望莫过于此。

不过好歹现在终于确定帝国军那边是打算从费沙过来了,同盟政府知道自己该往哪儿用力,那至少事情还是可以推进下去了——当然伊谢尔伦暂时没有用了这点很可惜,但如果事情发展够严重的话或许他们还可以把它当做最后的据点和救命稻草。

但很快,让所有人都始料不及的消息传来了:在全世界都盯着费沙局势的时候,帝国竟然派出了另一只队伍,浩浩荡荡地挤到了伊谢尔伦面前。


评论(152)
热度(126)

© 暂驻欧洲之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