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驻欧洲之星

【银英同人】【吉莱】【罗米】远星43

比较短的过渡性一更

你们能猜到小吉发现的是啥吗?


----------------------


海尼森能否下定决心献城暂时还不得而知,但吉尔菲艾斯这边却确确实实来了不少献城的客人——这些天他把费沙走廊外的波列多星域和兰提马利欧星域内的同盟基地大致清了一遍,引发的骚动促使一些周边行星的掌权者过来投诚。

这些行星本来就并不把自己视为同盟一体,只当是做附属国罢了,所以一看大事不好便果断转向。

而之后事实证明,他们的卑鄙无耻是非常正确的,因为往后很多年他们都持续因为当初的选择而获得各种发展机会、开发计划、基建资金、产品订单,以及皇帝慷慨送来的学校、医院和图书馆。

与此同时,梅克林格+奥贝斯坦的奇妙组合也带着刚刚竣工的巨大无比的影之城和搭载其上的6万舰大部队直接瓦普到了波列多星域。之后梅克林格将会镇守影之城,为他们提供持续稳定的后援支持和大战略上的意见。奥贝斯坦将统领费沙,彻底杜绝新后方不稳的可能。

到这里为止,吉尔菲艾斯作为费沙这一线的总司令,实力已经扩大到令人侧目的地步,同时这两人的到来也标志着他可以把注意力从稳定费沙的工作上拿开,彻底离地飞向宇宙。

多日不见,梅克林格依旧风流倜傥。他万分优雅严谨地、带着一种淡淡的戏剧气质向所有人打了招呼,但不久之后就忍不住抛弃公事口吻转而亲热如兄弟般和他们交谈,不断感叹他们这次杰出的表现。

而奥贝斯坦还是不太好。

现在他仍然戴着他的手臂固定支架,脸色看上去就像张纸。见面的时候他差不多从始至终保持着沉默,而且吉尔菲艾斯觉得他是真的没有力气开口。

军务尚书被2个月前的骨折弄死在前线——虽然可能性不算很大,但如果真的发生了,那在现在这种情况下吉尔菲艾斯甚至都想不出莱因哈特能临时拿谁顶一下他的位置。

所以即使自己已经因为对方的到来而体会到了浓浓的生存危机,吉尔菲艾斯还是在私下里关照其他人最近别惹奥贝斯坦,同时还管好了毕典菲尔德,试图通过减压给他稍微延长一些使用寿命。

然后,在梅克林格和奥贝斯坦到达的第四天,皇帝办公室送来消息,告诉他们同盟明确拒绝了献城的要求。也就是说,他们拒绝不战而屈,拒绝尊奉皇帝,拒绝让共和之火暂时熄灭,拒绝和平的可能,拒绝停止浪费生命,也拒绝交出可能存在在同盟某处的鲁宾斯基,拒绝彻底取缔地球教。

都不需要等到正式命令了,吉尔菲艾斯的舰队直接升空。接下来他们将分头进发进入同盟领土的外沿,一步步将战火烧到这片庞大星空的腹地。

而在吉尔菲艾斯带着毕典菲尔德转向,与缪拉和鲁兹兵分两路的时候,帝国的宣战通告已经到来,而皇帝的宣战讲话也开始向全宇宙直播。

得到这个消息时吉尔菲艾斯正在舰桥第不知多少次重复看星空图。

毕典菲尔德像导弹一样飞上了巴巴罗萨,冲进舰桥,拎着他的胳膊狂笑着把他拖去舰上的士兵餐厅。开始时吉尔菲艾斯还想表现地克制一些,但很快他就也抛开顾忌跟着对方撒腿跑了起来。

“那可是咱们的陛下!”毕典菲尔德兴奋得不行。

等他们冲到大餐厅的时候里面早已人满为患,所有人无论站着坐着都屏息静气仰头望着悬浮在天花板下方的大尺寸显示屏。

平时这玩意一般就负责在所有人吃饭的时候播放国立电台的节目制造噪音,以避免用餐者觉得周围声音单调、气氛寂寞。而如今它却终于真正派上了用场——吉尔菲艾斯和毕典菲尔德的速度慢了一些,等他们找好地方站住的时候,皇帝的讲话已经开始一段时间了。

他抬头看着屏幕中的他。

他穿着一身新做的常礼服,神情庄重、姿态自然地站在发言台后面,除了胸前的两个勋章之外没有任何披挂。

那头丰厚弯卷、光泽闪亮的金发先是铺到他的肩上,然后因为引力而极有坠感地垂下,充分衬托了他舒展的肩宽和优美收细的腰。

他肤色均匀、质地极度细腻的脸上透着淡淡浅红,让他显得生气蓬勃。

他的五官几乎没有缺点,同时又鲜明刚毅、极具特色、充满表现力,完全足够被用来体现他自身灵魂的力度。当任何表情出现在他脸上、由他的面孔来诠释的时候,几乎没人能幸免于他的感染力。

他的声音通过扬声器在餐厅的天花板下回响着,听起来稍微有那么一点失真,传入了吉尔菲艾斯耳中,同时也响起在了他的脑海里:

“……因为昨天下午自由行星同盟已经拒绝了所有和平的可能。”

“就像所有人心照不宣的那样,虽然战火并未在国境线内点燃,但我们的国家却已经面临生死存亡的抉择。我们不得不马上选择是拿起武器彻底驱逐敌人、清除后患,还是放任他们不断触犯、渗透、潜移默化、制造各种本不该发生的惨剧和死亡,直到正常的社会文明被逐渐拖垮。”

“我们将毫不懈怠地开始战斗,拼尽全力完成接下来这一场充满艰险、可能伴随巨大牺牲的战争。因为如果我们不这样做,邪恶的宗教就会借着民主的名义在人间生根,堂而皇之成为世上至高真理的代表,控制、禁锢、扼杀所有人本该正常平静的人生。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文化、我们的生活、我们的一切都将被其吞噬、荡然无存。”

“我们没有什么可以畏惧的,事实上就连上一个昏庸黑暗的王朝也已经在我们的共同努力之下轰然倒地。历史和时代站在我们这边,最终迎接我们的将是光辉的胜利。我们将会彻底埋葬这个已经沦为人类历史上最疯狂宗教的傀儡的非法政权,迎来为一个崭新的、正常的世界。”

“在此我宣布,我们和自由行星同盟之间进入全面战争状态。现在,我们的舰队已经进入并控制了伊谢尔伦、费沙走廊。不久的将来,他们将闯入以往从未涉足的星域,碾过敌方的控制区,无畏前进直到击穿海尼森的防御,让那些用心极度险恶的人付出沉重的代价,为他们错误的选择和引发的巨大灾难负起责任。”

“而这场伟大的战争,也将彻底终结从高登巴姆时代开始便笼罩全人类,血淋淋持续一百五十年、仿佛永无休止的悲剧和噩梦。”

“诸位,我们必胜。国家万岁,人类的尊严和不屈万岁。”

因为身处其中,吉尔菲艾斯觉得现场仿佛爆炸了一样——风暴般的欢呼席卷餐厅,并且因为不够高阔的天花板而威力加倍、振聋发聩。而就在这时,毕典菲尔德伸过手肘来捅了捅他,一脸坏笑地凑到他耳边说:“听听!‘我们’!‘我’!是谁说他其实是个共和党来着?你吗?”

吉尔菲艾斯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不过比起毕典菲尔德说的东西,他现在更关心的是另一件事,因为就在刚才,他突然发现了一件他意外丢失的旧物的去向——它出现在了镜头当中。

开始时他多少有点怀疑这到底是不是它,但接着就越来越肯定这个结论。然后,他慢慢回忆起了自己是什么时候把它弄丢的、在怎样的情况和场景下弄丢的、东西又是如何到了对方手里的。

……他是在用它鼓励他自己吗?他觉得害怕吗?或者至少稍微觉得有点紧张?

不知为什么,虽然明知他肯定没有问题,可吉尔菲艾斯却还是感到自己开始担心起他来。

要是自己现在在他身边就好了——年轻的指挥官这样想着。


评论(85)
热度(116)

© 暂驻欧洲之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