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驻欧洲之星

【银英同人】【吉莱】【罗米】远星44

早餐来了……

很遗憾通知大家,只有羊肉馅的

莱:这钱花得值


---------------------------

这是一间有着高屋顶和大落地窗,陈设大方、风格现代的会议室,总体布置不算不算太正式,感觉随意而舒适。

今天天气很好,阳光透过玻璃照进室内,明亮温暖。

大人物们正战战兢兢地坐在桌边,满脸讨好笑容地为今天的主角做着陪。不过很不幸,对方真的不太配合,任由他们引导劝解毫无反应,甚至在他们七嘴八舌地劝说了半个小时之后还是一言未发。

“您看,现在情况确实非常危急,我们召回了很多转预备役和退役的将领,而您当然是他们之中的杰出代表——国家培养了您,给予您荣誉和名声,如今它危在旦夕,我们相信您无论如何不会置之不顾。”

“接下来对于我们坚守的原则和制度将是至关重要的一段时间。您知道的,为了维护这一切我们不得不做出牺牲。而您作为社会的一员确实有着义不容辞的义务。”

“面对强权我们当然只有抗争。如果您这样的真正的英雄愿意再次站在第一线为国家战斗,那其他沉默的民众也会受到鼓舞,负起自己的责任来保卫这个国家……”

他们不懈地劝解着他,茶水都重新续过几轮,而他面前的杯子里水都已经放凉了,却根本没被喝过哪怕一口。

他只觉得他们的诚惶诚恐的声音嗡嗡地非常烦人。

这些人和他们背后所代表的东西可能怎么也没料到会有今天吧?要是早就知道……不,不对。就算早就知道也没有用,这些人就是这样的。他简直不能更了解他们。

终于,他的耐心耗尽了。

他动了一下,直起后背抬起头来环视了眼前这群人一圈,脸色正常表情冷淡。他们以为他至少会稍微表个态什么的,而只要他愿意对话他们就可以想办法慢慢把他争取过来。

但没想到他说的那句话却异常难接住,因为他说:“为什么你们会认为现在还来得及?”

这句话简直令人窒息。

他们知道他在这些方面的看法可以多正确多有指导性,所以现在的情况其实就类似医生对病人说“回家去吧,好好休息,喜欢什么就吃什么”。

“请……请等一下,先生。虽然现在情况不容乐观,但是也不该盲目绝望吧……”

“您说得对。我是如此盲目。”他看着说话的人。他相貌斯文,本身也没什么压迫力,但被他这样一望对方还是马上显出了退缩的神情。

周围的人纷纷无声怒视那个不知进退的家伙。

不过很快就有人出来打了圆场:“抱歉、抱歉,请……”

但就在这个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了由远而近的急促脚步声,接着门被通一声撞开。室内所有人齐刷刷回头瞪着那个冲进来的人——那是一个穿着一身职业装的年轻女孩,看样子应该是谁的助理或者秘书,而这姑娘已经顾及不到举止之类的问题了。

顶着所有人的目光,她结结巴巴、控制不好音量地开始说话,脸上的表情慌乱至极:“新、新闻!新闻里在播议员们受贿什么的……”

大人物们面面相觑,一时间有些吃不准这事情算不算严重。看他们这种表现,那姑娘终于不寄希望于他们反应过来了。她直接跑了进来,命令AI打开电视,接着所有人就都看到了关于3年前某位议员在与帝国签订和平协议时收受了对方巨额贿赂的消息,内容包括视频录像、对话录音、银行记录和其后洗钱的流水,都属于没法抵赖、可以直接送检察院核实立案的那种证据。

然后姑娘要求AI 换了几个频道,没想到的是其他频道也在播放类似的内容。而更恐怖的是,虽然事情是同一件事情,但每个电台的主角的名字竟然都是不同的。

接下来的5分钟之内,在场所有人眼看着10个以上的议员和高官名字流水似的从眼前飘过,其中当然有他们的同事、朋友或者主人。

有人惊慌失措地站起来就直接跑了出去。

其他人因为受到气氛的感染而不安了起来,扭头和旁边的人窃窃私语。其中几个更是慢慢地想到了某些事情,逐渐无法继续坐着,最后极度尴尬地赔笑着溜出门口消失。

杨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而一边的电视机上正播放到了一个热心市民的脸。

“……如果当时没有签那个什么该死的协议,我们不就早就赢了吗?!……”他义愤填膺地说着,脸都有些涨红了。

您想太多了——杨在心里这样回答他。

当然这话没必要说出来。同时杨也发现这些人其实有些顾不上自己了,于是他便很自说自话地站了起来,含糊冲这些人点了点头,飞快地转身出了门,听着他们在门里面“请等一下”拐过走廊,冲进电梯。

电梯很顺利地下到了一楼。

门开之后,杨有些探头探脑地朝外面望了一会,等确定确实没有麻烦的人才走了出来,然后按记忆中的方向往门口跑。

但都没有跑出去多远,他就因为一个正从门口往这边一瘸一拐地走过来的身影而停下了。

“呦,小伙子。”老人家朝他打招呼。

“……并没有那么小了。”他稍微笑了笑,之后便站在原地,默默地等对方过来。

并没有忙着帮杨逃走什么的,接着比克古把他领到了大厅角落的自动贩卖机边,买了灌装的绿茶给他,又招呼他去一边的公共椅子上坐。

“真是太不好意思了,其实该我请才对……”杨一边这样说着一边接过绿茶,同时伸手想要去扶明显行动不方便的老人,不过马上就被推开了手。

“我还没那么没用。”老人家表现得非常不服老,但无论他的腿还是他的状态都在说明他已经到了不服不行的地步了。

好不容易放好拐杖、给腿找好位置坐下来,比克古问杨:“那群混账东西也找你了?”

“是的。”杨挠了挠头。

老人家重重地叹了口气:“以前是多嚣张啊,现在见了棺材倒是想到要落泪了。”

“也算人之常情吧。不过现在这种样子我真的不觉得能扳回什么了。”

“他们觉得还有希望,因为这次皇帝还是会亲自上第一线。他们想要在战场上杀了他,以为这样就能解决问题。”

“他们……还是那么天真。”杨苦笑着感慨地摇了摇头。

皇帝没有直系继承人,所以从表面上来看确实好像只要送他去死就可以引发帝国内部的权力震荡为同盟翻盘,但实际上按皇帝本人做好的构架,即使皇帝死了,也至多只会让这个国家多苟活一小段时间而已。

现在皇帝的姐姐全面主导帝国内政,费沙那条线有一个离皇位只剩一步之遥的大公爵。这样就算皇帝真的奇迹般死在了战场上,剩下的两个人照样还是可以联起手来把一切推进下去,皇位绝对不会悬空或者旁落——只需和皇帝的姐姐达成一个口头的婚约,大公爵就会立刻变成最名正言顺的皇位继承者,获得万众拥戴。而作为杀害皇帝的罪魁祸首,自由行星同盟则有百分之两百的可能被成为第二代皇帝的大公爵彻底撕碎。

反过来的,如果大公爵死了,那皇帝同样会展开疯狂的报复行动,用无数人命祭奠他无可替代的朋友和兄弟。

或者哪怕就是同盟军有着出神入化的本事和匪夷所思的运气,能把这两个人同时消灭在战场上,皇帝的姐姐也还是可以凭借这两个人留下的几乎不可动摇的号召力登上皇位成为女皇,并以一己之力继续推动战争,就算实在有不稳的时候也只需要选择一个足够有实力的臣下招赘就可以解决大部分问题。

而陷入仇恨的女人报复起来是极其恐怖的,大多数时候远胜男人。

“我们——只是我们,能控制的兵力大概还有多少?”突然,杨这样问。

比克古抬头看着他,顿了一会,然后才终于回答:“如果那些大人们收人钱财的事情没有爆出来的话,我到处想想办法、找人拉拉关系说不定能有4万舰吧。不过现在可就不好说了——又能有多少人愿意冒着生命危险做这种最终好处会被畜生独占的事情呢?”

“那……有和皇帝谈条件的希望吗?哪怕只是保留一个特别区……”

“绝对不可能。”老爷爷摇了摇头。

杨稍微沉吟了一下,然后喃喃地说:“那就只剩下生擒皇帝逼他谈判这条路可以走了……”

“想挑战一下吗?”比克古挑起眉毛看着他。

“如果真的没有其他办法的话……”说着这句话,杨低下了头去,比克古看到他放在膝盖上的手慢慢抓了起来,“另外还有一个方法可以同时试一试,虽然不一定奏效。”

“什么?”

“你也知道的吧?皇帝曾经因为政治利益和大公爵有过很严重的冲突。”

比克古稍微楞了一下,然后反应了过来:“你是说……”

“是的。现在是他们之间利益关系最微妙的时候,我们可以尝试一下。如果他们之间还有芥蒂,哪怕只是一点点,或许事情就还有转机。”

“你有把握吗?”

“完全没有。”杨苦笑了起来,“只能当做附带的事情去做,不要投注任何希望。”

“……还是要试试……”

杨点了点头。

“那你还回来吗?”

“……”

“说真的,现在已经完全不值得你卖命了。我不是开玩笑的——如果实在不行你就去找皇帝吧,投靠他至少可以平安活下去。”

“我并不适合做人臣下。”

接着两人沉默一会。

然后,老爷爷终于伸过他已经无法再停止颤抖的手来,拍了拍杨的肩膀。



评论(136)
热度(114)

© 暂驻欧洲之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