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驻欧洲之星

【银英同人】【吉莱】【罗米】远星47

我这里老罗真的是吉派……


另外蹲在糖厂门口那人你太可怕了!


-----------------------------------------


不过罗严塔尔并没能在浪漫伤感中沉浸多久,因为很快现实就冲过来在他屁股上踢了一脚,强迫他提起精神集中注意力——人狼送来了消息,他们的高速侦察舰在前方2点钟方向发现了敌人的踪迹,队伍非常庞大,总数可能超过5万舰。米达麦亚舰队警戒全面提升至红色,所有舰船转向加速准备迎击,预计10—11小时后全面接触。

这会是他们的主力吗?罗严塔尔突然疑惑了起来,但随即他就觉得这不可能。海尼森的高官们不可能现在就有胆子把主力全部推出来投向正面战场决一胜负,这至多就是主力的一个部分。

不得不承认,这个数目还是有些惊人,所以同盟现存的实力应该比他们曾经设想的雄厚。现在他和米达麦亚总兵力不过3万,要对付这样体量的敌人绝对需要格外小心。

“放弃原定目标开始增援行动,所有舰船警戒提到最高,全速前进,预备投入战斗。”说到这儿的时候罗严塔尔考虑了一下,“马上联络米达麦亚元帅,要求他相对放慢速度,把接触时间往后拖延2到3小时。接下去我们的所有报告持续实时送到陛下总旗舰。去把预计接触点附近的星图调给我,马上。”

而就在他看星图的时候,瑞肯道夫带来了米达麦亚方面的回复。

“米达麦亚元帅拒绝了。”

“什么?”罗严塔尔皱起眉头来。

“米达麦亚元帅拒绝减速,因为他认为对方的意图是通过而非战斗。按路线来看有理由相信他们最终的目标是陛下的队伍。”

皇帝和法伦海特身边的队伍大概在2万7千舰左右,这些舰船的配备和战斗员素质可以说是帝国最高水平,罗严塔尔不认为这支同盟队伍能在硬件方面超越他们。

而在指挥官水平上,罗严塔尔同样不认为这支同盟队伍能超越他们——皇帝早就不是那个尖锐暴烈、莫名其妙沉迷战术胜利的毛头小子了,并且哪怕在他还是的时候,同盟军中就已经极难找出足够和他匹敌的人物。同时法伦海特还在他身边,能从他们两个的组合下活下来的人恐怕不多。

另外这次出征之后皇帝还没有遇上过硬仗……莱因哈特当然也会需要一些东西来开开心,这是人之常情。

不过罗严塔尔并不想给对方太多的主动权。

而且他会本能地想要保护皇帝。这种感觉和他想要保护米达麦亚的感觉非常类似——他明知道对方不需要任何保护甚至悍勇胜过自己,但他还是会想要挡在对方前面,区别只不过一个纯粹为爱,而一个是忠诚、尊敬、责任、利益等很多复杂因素的混合体,同时还通过长期强行相处这种完全不讲道理的方式培养起了不浅的感情。

接着就是15个小时开足马力的前进过程。期间米达麦亚的舰队已经和对方开战,虽然两支队伍体量差距非常悬殊,但米达麦亚还是找了个合适的角度冲了上去,开始着手从侧面骚扰拆解这支过于笨重、举动迟缓的庞大舰队。

罗严塔尔觉得,拉着1万5千舰的部队打这种半游击战一定会是件非常闹腾的事。

不过事实证明米达麦亚和他手下的将军们还确实就是有这个本事——他们仍然采用了他们很偏好的分块式作战,凭借极高的舰船性能实现了大幅度的迂回、缠绕动作,像下锚一样勾住了同盟军舰队的主体,强行降低了他们的速度,并且顺利实现了在动态中不断消耗对方的目标。之后几小时内的战报差不多都说明米达麦亚居于上风。

只是前几次无聊的战斗不同,这回对面也并非等闲之辈。

哪怕只是看着,罗严塔尔也能感觉到对方是一个经验老道、手段稳健、目标明确、不畏牺牲的人——即使面对米达麦亚他也完全沉得住气,在对方不断损耗和挑衅自己的前提下反复拉起已经快要溃散的舰队持续前进,动作路径接近完美,反抗也精确而适时。

同盟军正在收缩状态下最大限度地保存自己。

而他们之所以这样做的理由,罗严塔尔相信正是自己。

他们在等他到场,因为他是接下来路程中唯一能够在和皇帝的队伍接触前有效拦截他们的战斗力。而等他到场之后,他们应该就会铺开阵势、抛开谨慎、放弃防御,不惜代价誓死拦下自己和米达麦亚。

可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冒险?这不合理不是吗?有5万舰的兵力在,那他们完全可以另做其他更恰当的打算。

除非他们……正在掩盖某些自己暂时无法注意到的要素,或者就是还有其他后手安排。

放下手里的东西,罗严塔尔站起来走到下面的操作区,找到了正在和舰长说话的瑞肯道夫。

然后他把他拉到了一边。

“现在离陛下最近的是谁?”罗严塔尔这样问他。

“我们。”

“除了我们。”

“那应该是殿下,他们就要从对面抄过来了,如果调整方向全速前进可能能在3天内和陛下汇合。”

这个答案让罗严塔尔沉默了。

抱起胳膊,他用手摸着自己的下巴,露出了很难说是沉思还是犹疑的神情,不过瑞肯道夫能感觉到他的兴致开始升起来了。

完全没有经过刻意安排,最合适的人就这样在最合适的时机出现在了最合适的位置——这让罗严塔尔觉得一切都格外有趣,而且似乎确实可以被称为天意。

于是他独自做了一件小事情。

而当他完成这件事的时候,他的舰队已经非常接近他预先选好的接触交战点——这是一片完全开阔的星域,没有什么复杂的地理状况,也没有任何可以借助的星云、行星或者陨石群,一切都一是一二是二地摊开在所有人眼皮子底下,谁都别想躲躲藏藏。

但罗严塔尔从来不是个老实的男人。

看到远处渐渐接近过来的规模宏大的炮火光亮、细看可以令人毛骨悚然的密密麻麻的战舰群的阴影,他命令下属们收缩阵型,同样分成了几个分舰队,各自排着规整的炮击横阵安静地从外侧往战场方向迂回着滑了过去,拉开一点距离、静悄悄地钻进了战场。

他很清楚米达麦亚的打法和逻辑。所以他甚至都没有联络对方、没有通过任何渠道询问现下的具体战况。同时他也不担心敌方通过雷达或者其他探测明确掌握自己的动向,因为只要米达麦亚在玩他的游击游戏,那这个地方就会有无穷无尽的侦测干扰弹。

然后,就好像突然出现的鬼魂一样,他命令所有分舰队用最快速度贴到米达麦亚各个分队的背后,把他们当做掩体,开始了20秒的密集炮击。

当导弹群带着白烟的在星空中划出弧线的时候,罗严塔尔相信应该有一部分粗心大意的友军和敌军一起发出了尖叫。

事后米达麦亚的口供证明了他卓越的判断力:根据小个子先生的陈述,当时正和他通话的拜耶尔蓝确实突然惊叫,搞得他以为这就得和这个心爱的副将说永别了,紧接着才反应过来是自己的男朋友吓着了他。

接着他跟在米达麦亚舰队的后侧,靠着这种极度狡诈投机的打法完成了6波20秒的炮击,期间对方因为一直以为他并未到场而强行维持着收缩状态,损失惨重而不值得。

然后,对方察觉了。

在罗严塔尔试图打第7轮的时候,对方的队伍轰然动了起来,这让他确信自己已经暴露。用最快速度召回分舰队重新编队,他甩下米达麦亚不顾一切直奔对方队伍前方,然后果然看到了他们逐渐脱离而去的前锋。

接着是完全不讲任何章法、以火力伤害为第一目标的一场狂轰滥炸。

罗严塔尔并不知道自己到底击毁了多少敌舰、给他们造成了多大的麻烦或者自己蒙受了多少损失,而且他也不在乎这个。

等对方前锋部队一出射程,他就马上调头转身再度扑回自己刚才几乎已经离开的战场,去享受和最有默契的人共同战斗,并且用自己的力量帮助他、守护他的激昂感觉。


评论(91)
热度(115)

© 暂驻欧洲之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