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驻欧洲之星

【银英同人】【吉莱】【罗米】远星49

7000字……我特么为了一脆皮鸭同人写了7000的战斗场面……

我都不知道自己在搞毛……同志们要看的是脆皮鸭啊不是战斗……

(눈_눈)不合理的细节请忽略,我先喘口气


-----------------------------------------

一小时后,法伦海特带着1万7千舰的队伍离开了莱因哈特,前往迎击梅尔卡兹将军的舰队。事实上就在离开之前他还在不断表示分配给他的兵力太多,但最后还是无法抗衡皇帝的意志。

接下来是持续将近一天的行进过程。

期间舰队没有受到任何阻挠或者攻击,通讯频道沉默得可怕。

而皇帝开始真正地兴奋了。

这种是一种非常神奇的精神状态。在它的作用下,莱因哈特感到自己战意高昂、极度大胆、所有顾忌烟消云散只求一搏。但同时它却又使他变得慎重缜密、无比敏锐、全部情绪化为乌有只剩理智。极端反差化的两种状态在他身上暂时并存着,让他有一种世界轨迹极度清晰、万物法则几乎可见、本身灵魂接近被点燃的感觉。

而在那天的下午3点20分的时候,火焰终于在他的头盖骨下方升了起来,原因是修特莱终于给他送来了报告,表示他正在恭候的队伍已经进入了他们雷达和近距侦察机的侦测范围前沿。

这是完美无比、恰如所有报告中所述的一万两千舰,在编舰船差不多都是同盟目前最新的舰型,各种配备极尽合理精良,哪怕只是单纯的前进动作也能看出队伍协调性极高。旗舰并未试图隐藏自己,万分稳健坦荡地亮着旗灯,行进在舰队前侧的位置。

“陛下,虽然不确定搭乘的指挥官到底是谁,但旗舰确实是杨将军的那一艘。”修特莱这样报告皇帝。

皇帝平静地点了点头:“不需要多怀疑什么,只能是他了。”

修特莱也能领会到这点:“是的,陛下。”

“8点钟20度俯角。去那颗恒星旁边。所有舰船警戒调到最高,全部瓦尔基里做好出舱准备。伯伦希尔进入一级险情预案状态,全体战斗员做好战斗准备。”

“陛、陛下?”

“你没有听错,朕也没有说错。从现在开始,总旗舰全体人员随时做好被敌方登陆的准备。”

他这句话说得很响亮,以至于下面工作区的很多工作人员都楞了一下。不过他们并没有楞多久,只经过稍微的停顿迟疑便继续自己手中的动作,看上去就好像什么都没听见。

舰长倒是走了过来。

“陛下。”舰长向他敬礼,表情非常严肃地望着他。

莱因哈特优雅地对他点头:“塞德利兹先生。”

“请您允许我再确定一遍,陛下——您刚才说本舰预计将在接下来的战斗中被登陆?”

“是的。”皇帝非常干脆地给了他答案。

塞德利兹准将带着一种无法形容的神情看了他一会,然后终于开口:“……如果是这样的话,陛下,现在我以舰长的名义要求您马上离舰前往更安全的地方。国家绝对无法承受这样的风险。”

完全没有任何犹豫,皇帝直接摇了摇头:“朕不能这样做。”

“……为什么不能?”舰长觉得自己快要维持不住礼貌了,因为他很清楚皇帝说过的话几乎100%会实现,所以现在他非常想要把皇帝扛起来扔上穿梭机送到旁边的护卫舰上去。

接着,皇帝露出了一种非常坦荡纯粹的“朕就是要这样”的神情,这样回答他:“杨威利有勇气来面对朕,并且从头到尾毫无作假,那朕自然不能陷自己于不义。”

塞德里兹和修特莱几乎同时露出了要被逼疯的表情——他们能够理解皇帝的想法并且认为这非常高尚、充满魄力和胆气,但问题是他这是在拿他自己冒风险,那就是杀了他们他们都不能答应。

然后是两个人七嘴八舌的“请别这样想”、“为了国家”、“恳求您”。大概5秒钟之后莱因哈特就无法继续忍受只好抬起手来止住他们。

“冷静,两位先生。朕不是傻瓜。”皇帝要求自己露出笑容,和气但不容置疑地对他们说,“你们能够想到、朕也能够想到的事情,杨威利不会想不到。朕在伯伦希尔上,杨威利就必须控制力度、把握全局,力求不能激怒或者过于伤害朕。而如果他确定朕不在这儿、难以搜寻,那他就会不惜一切代价把这整个舰队灭编,以保证朕身死战场,为同盟争取更多缓冲时间——与其让他抛开所有顾忌横冲直撞给我们造成重大损失,还不如冒点小风险,看他怎么戴着镣铐跳舞。”

“但他不可能知道您到底在哪儿。”

闻言皇帝摇了摇头:“不,他知道。就好像朕知道他在哪儿一样。”

塞德里兹和修特莱对望了一眼。

现在皇帝的看法已经无可反驳,他们两个只能跟随君主走上眼前这条看似危机四伏的道路。

而且其实也来不及让皇帝转移了,因为仅仅20分钟之后,对方的第一轮中子远程炮击就到来了。

并没有马上开始反击,莱因哈特命令舰队撤到了恒星背面——面对杨威利他完全不在乎先手不先手,他只想把对方拉进自己的思路里。

这是一个半气态的巨大恒星,表面呈现一种瑰丽冷澈的蓝白色,但又确实在不断沸腾燃烧。而且它似乎正处在某种相对活跃的状态中,表面时不时会掀起巨大的太阳风。

接着是舰队俯冲动作。在皇帝的命令下,所有舰船开始把自己压到恒星表面上去。不过它们并没有做得太过分,因为即使再优秀的装甲材料也不可能抗衡恒星的炙热,更不要说尝尝太阳风的味道。

不过这个程度也够了。在行星际磁场和射电辐射扰动的掩护下,杨舰队将暂时无法准确探测他们的位置。

于是双方侦察部队之间的战斗开始了。

而随着高速侦察舰出场的还有本次总量20%的瓦尔基里——它们同样是被皇帝授意改进过的加强版本,配备非常强大的薄型装甲,拥有更长的续航能力和更高的攻击效率,体积却反而更小。

很快这些小精灵就像飞鸟一样散开,部分去为侦察舰护航、巡场、攻击所有它们能够发现的敌方侦察舰,其余进入杨舰队肉眼可见的范围,绕到后方骚扰拆解敌人的队伍。

几乎就是马上,同盟军舰载机同样出舱登场。不过不得不说,面对皇帝亲选的瓦尔基里们,这些同盟老款战机真的有些力不从心。

不过皇帝并没有打算一直用舰载机和对方纠缠。

虽然飞行分队在极小代价的前提下击毁了对方不少战机、侦察舰甚至巡洋舰,但大概半小时后,他还是召回所有飞行员,任由他们带着敌人缓缓进入正面战场。

而杨的反应说明,皇帝也给他带来了很大的心理压力——他确实跟着瓦尔基里们返航的路线用盾形队伍慢慢推了过来,但同时他也极其谨慎地再派出了一批舰载机作为先头,步步为营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

随着同盟舰载机的到来,皇帝命令舰队再次下沉。肉体凡胎的飞行员们当然无法和战舰比拼着挑战恒星的温度,完全无法靠近敌舰近身作战,只好转向想另做打算,结果马上挨了皇帝舰队的一波近防炮。

很快,他们被彻底驱散了。

如果皇帝要正面迎敌,那眼下可能就是最好的时机。

现在他身边没有舰载机,敌人的位置和动向已经明确、距离也非常恰当,恒星状态暂时稳定可以作为他的掩体,或进或退路线全部畅通无阻。

但皇帝没有冲出去。现在他和对方兵力差距不算太大,只有2000舰的缺口。虽然己方配备明显更高,可如果一时不慎被对方抓住一次……或许对方就可以获得压倒性的兵力优势了。

而杨也在担心同样的事情。所以虽然他通过舰载机大致确定了皇帝的位置,但他没有扑过来拉开全面包围把皇帝困起来。

接着是寂静的15分钟。世界差不多都凝固了,只有他们脚底下的恒星还在不断升腾燃烧。

皇帝也跟着沉默了下来,有一会他看上去就像是一副肖像画一样静谧完美、一动不动。

不过在远处恒星的地平线上出现白色烟雾的时候,他就飞快地冲到通讯台前抢下那个正接着舰队总频道的通讯员的耳机朝里面吼叫,修特莱都抓不住他:“保持动力不要回避不要动!不要被推到恒星里!”

然后他非常礼貌地把耳机还给了通讯员。同一时间副官先生赶到现场,连话都来不及就把皇帝推到一边的椅子上坐下,按住他防止他在接下来的炮击中摔倒什么的。

接着就是滚滚烟尘在天顶屏上炸裂喷发的镜头,所有人都能感觉到伯伦希尔被击中了。但所有人也同样知道,让皇帝花了大钱的非牛顿流体装甲是不会把这种攻击放在眼里的——中弹之后伯伦希尔甚至都没有发生位移,而通过天顶屏能够看到周围的舰船也全部安然无恙。

“我舰两处中弹,但没有可见损伤。”“4点钟侧翼方向6艘轻巡洋舰受损,但舰队无损失。”很快有人报上损失情况。

不得不说,这回连皇帝自己都觉得这些钱花得万分值得。

推开了修特莱,莱因哈特站起来跑回到了指挥席边。不过他没有坐下,而是缓缓转身环视着天顶屏。然后是很长一段时间的静默——皇帝一点都不急,因为他知道杨换方向去了——同时侦察舰的汇报开始洪水一样涌向皇帝。

终于,他发出了新命令:“所有舰船左舷80度水平转向,再等一轮敌人的炮击。”

命令被开足马力传了下去。然后是整个舰队原位偏转舰首的动作,而就在他们快要完成这个动作的时候,杨舰队的第二轮导弹射击就在他们调转之后12点钟方向的地平线上升了起来,带着壮丽的弧线升至天顶,然后俯冲下来击中他们的顶部装甲。

皇帝很自觉地坐到指挥席上去了。

这次炮击威力远大于前一次。皇帝感到伯伦希尔轰然震颤,并在爆破力的作用下猛然往下一沉,然后又快速浮起回到原来位置。

这让他确信对方肯定是打算从这个方向过来了。不再迟疑什么,他下达了沿着恒星表面后退的命令,并向对方送出了自己的第一轮炮击。

因为恒星弧面的曲率,皇帝舰队无法直接看到弹着点的火光。但很快侦察部队的报告显示炮击有效:虽然因为对方舰队也在大幅度运动,原定弹着点稍微偏后了一点落在了已经拉平阵形的敌人的尾翼,但这一波炮火还是击毁了对方不少战舰。

虽然看上去似乎是在后撤的那一方,但皇帝知道只要这样消耗下去对方绝对先于自己崩溃。

现在同盟舰船的装甲防御力远低于己方,同时可以确定的是他们的实弹载弹量和自动化程度也低于自己。只要他一直贴在恒星表面上,和对方保持足够距离卡好角度,让对方无法使用不能转向的光束类武器,那他们被自己用远程导弹耗尽就是迟早的事情。

而如果他们敢抬高角度露出头来,那皇帝舰队的大功率中子炮、热射线、x光炮同样可以马上派上用场。

不过皇帝也很清楚杨不会坐以待毙。

接着的几个小时内他一直处在全神贯注的状态中,控制舰队逐渐后退并找机会打了多轮密集炮击,杨的左翼几乎被他打散,有理由相信现在对方兵力已经少于自己。

他不明白他为什么还不动。

但接着他就明白过来了,因为突然他看到自己舰队的后侧边沿莫名出现了一个金红色的、明亮翻滚的小点,如果他没有弄错,那边应该发生了不小的爆炸。而他能确定那边并没有杨的部队。

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那是预置的机雷——刚才和自己兜圈子的过程中,杨找了地方布了机雷,并且强行扛着自己的炮击不断承受损失,硬是把自己绕到了布机雷的地方,而现在自己的后方应该布满了机雷。

这让莱因哈特感到,杨已经不在乎他的部下和他自己的生命了。

不过其实杨也确实无法在乎什么。在这种关头,生命就是会变成一种难以把握、随时消失的虚无东西。留恋虚无是没有用的,只有切实的胜利才能拯救一切,并赋予所有牺牲足够沉重的分量。

时间也差不多了,继续拉扯毫无意义,只会让自己陷入对方的陷阱、遭受对方的摆布。皇帝要求主动权,他已经无法继续忍耐。

“停止后退。保持距离用最快速度圆周动作绕到他们头顶上去。所有炮台最大功率最大射速,没有朕的命令不准停止!”

这条命令简直令皇帝舰队所有官兵欢欣鼓舞。和皇帝一样,他们也已经憋得够久了,现在战斗的欲望正在他们的血管中翻滚,促使他们彻底遗忘自身的生死,只想体会撕裂对方或者被对方撕裂的感觉。

成群的、带着烟尘的导弹和中型炮弹疯了一样飞了出去。皇帝能够清楚感受到伯伦希尔在强大后坐力的作用下猛颤后移、同时又被主计算机精确的防偏移系统重新推回来的动静。然后天顶屏上星空和脚下恒星突然移动,用不可思议的角度快速大幅度翻转。

这让皇帝确定,自己的命令已经被分毫不差地落实了下去。

很快高度够了,他开始能够透过弹尾烟尘看到正伏在恒星表面、呈现横阵排列、看上去似乎快要被吞进太阳风里的敌方舰队。而就在他刚能看到他们的时候,光束武器的狂轰滥炸就开始了。

爆炸在恒星表面掀起狂风。各种光束呈现不同的颜色,如暴雨般倾泻到同盟舰队的顶部装甲上,混杂其中的实体炮甚至把一些轻型舰船直接推进了恒星的火焰当中,并击穿其余舰船的装甲,引发巨大的火焰,如烟火般璀璨地轰然爆裂。

其实这一下之后,可以说最终胜负已经被预定了。但对现在的同盟军来说,一般概念上的胜负是没有意义的。

皇帝设想过无数他们会做的反应,比如散开队形避开火力正面包抄自己,马上快速移开绕到恒星背面,甚至掉头离开等自己去追之类。

但最后,他们选了最最直接有效、但代价也十分惨痛的方式——他们抬起了舰首,把发动机功率推到100%,从原位直接起步,沐浴着弹雨以最正的正面角度冲向皇帝舰队。

“不要后退!不允许后退!马上把队伍松开,避免撞击!”皇帝在舰桥上吼叫着,然后看着周边的舰船逐渐和自己拉开了距离。

同一时间内同盟的舰队像一股火舌一样疯狂地逼近过来,促使皇帝再次下令停止远程炮击改换近防,同时放出了全部瓦尔基里。

接着是一场真正的混战。

皇帝舰队再次开始了倒退动作,牵着已经咬住了他们前锋的杨舰队开始大角度的移动。敌方的光束和炮弹不断敲在他们昂贵无比的装甲上,将巨大的精神压力带给他们,并在某个不一定的时刻摧毁他们之中某一艘的外壳、打穿它的舰身,让它彻底化为火焰。

而同盟军自己,则在以这5倍以上的速度被消耗着。

和皇帝舰队的装甲相比,他们的防御简直不堪一击,扫过的近防炮就足以击毁他们,很多巡洋舰甚至直接被瓦尔基里活活拆掉,在没有大型爆炸的前提下溃散解体。

但即使即将殆尽,杨的攻势还是丝毫不减。休伯利安干脆直接出现在了队伍前锋,带着其他舰船不断向原本处于舰队中部的伯伦希尔靠近。

就像皇帝设想的那样,杨确实毫无作假,他站在阵地的最前方参与战斗,甚至为这件事改了休伯利安,为它加上了对空登陆舰特有的磁力盘和登陆口,光明正大把自己当赌注放到了皇帝面前。

不得不承认,对此皇帝确实感到非常敬佩。当然他也明白这种情况下杨本来就必须亲自过来借自己这皇帝之身要挟帝国军、使他们投鼠忌器无从狙击他,但他还是欣赏他的勇气和魄力。

不过不管皇帝对对方多有敬意下属们都容不得杨要对皇帝做的事情成真——虽然没有收到莱因哈特的指令,但舰长还是数度控制总旗舰后撤,不断躲避对方的锋芒。而在这样混乱的情况下周边舰船是绝对不敢向皇帝旗舰所在的方向开火的。

只是,他们也不可能永远这样躲下去。

很快,伯伦希尔已经差不多到了舰队的边沿。皇帝大致判断了一下情况,觉得事情差不多已经到了那一步了。于是他终于下了命令:“一级险情警报正式启动,开始被登陆准备。”

伯伦希尔差点没有中弹就爆炸了。

虽然身处舰桥,但莱因哈特也能感觉到全舰上下瞬间忙碌了起来。一部分操作员离开原位去做登陆战准备,而他设在舰桥后侧的皇帝办公室也开始行动——任职机要秘书的姑娘小伙们搬着大堆的文件和各种处理器、pc跑进了指挥大厅,匆匆忙忙地把它们摆到莱因哈特身边的大指挥桌上,然后转身跑出去再去拿其他东西。因为如果被对方入侵皇帝所在的舰桥会是防守最严密最安全的,所以他们必须把所有重要的东西全部搬到这儿来。

接着,皇帝在这些身影中找到了他一直在关注的那个。

“米达麦亚。”他这样开口叫住了对方。修特莱一时都没有反应过来,只是本能地开始寻找自己很熟悉的那个年轻元帅,之后才终于明白过来皇帝叫的是谁。

姑娘停下了脚步,有些意外地转身向皇帝敬礼。

皇帝看着她,心想如果自己不是皇帝的话另一个米达麦亚肯定会揍自己。不过对方那头已经剪短的发白的金发、穿着军装合适的样子、成功通过16周陆战队新兵训练之后获得的体态却让他感到,她也是一个战士。

他尊重所有战士。

所以他把原本想要叫她留在相对安全的舰桥等待战斗结束的话咽了回去,只是向她点了点头,权作打个古怪的招呼。

而对方也确实以为他只是出于礼貌打个招呼。向皇帝微笑并再次敬礼之后,艾芳马上转身继续去做自己的事情。

皇帝目送她离开。

接下来,他开始尝试回忆现在帝国标配步枪和手枪的使用要点,在脑子里搜寻自己以前玩军刺和匕首时的感觉。

说真的,虽然体能训练没有一天中断,但他仍然不确定自己现在的单兵能力到什么程度。不过他对带领如此优秀的皇帝禁卫进行一次登陆巷战还是万分有信心的——哪怕他并不了解休伯利安的结构、不知道它所搭载的防卫队伍的实力,他也仍然兴致高昂。

他会很荣幸站到杨的面前,像对方想对自己做的那样俘虏他或者亲手开枪打穿他的脑袋,而这对对方来说当然不算辱没。

于是他站了起来,打算开口吩咐修特莱接下来的事情。他很明白对方一定会尖叫着阻止自己做这种正常人绝对无法接受的换防动作,但事到临头他当然还是必须开口。

实际上现在休伯利安已经靠近到了无法被忍受的地步。其他舰船更加不敢用炮火援救皇帝。舰长也被迫指挥伯伦希尔大幅下沉到了几乎脱出队伍的程度,同时极度刁钻地不断卡对方的死角,强行把伯伦希尔从对方的炮口和明显突出在舰身上的闸式登陆口前调开,但莱因哈特能感觉到他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

再不行动就晚了。

“修特莱先生。”他这样招呼自己的副官。

“是的,陛下。”

“朕……”他张开嘴发出了这样一个音。

但接着他就丧失语言能力了,原因是他看到天顶屏上出现了大面积的异常画面——有什么体积巨大、色彩鲜艳、令人诧异的玩意突然从伯伦希尔的左舷下方快速升了上来,擦着他们的侧面劈头盖脸地撞在休伯利安的腹部装甲上,并带着撞击所造成的大片火星强行顶着它上升。

皇帝觉得这种红色和掠过眼前的舰腹结构、远处后侧的巨大喷气口看起来非常眼熟。

然后,就在皇帝恢复语言能力之前,巴巴罗萨侧舷和休伯利安舰底之间接触的地方涌出了大量翻滚的烟尘。

巴巴罗萨的侧舷近防炮是皇帝亲自挑选更换的,每侧16门,全部是90mm口径的12联实弹炮,射速每分钟8000发。现在休伯利安内部应该已经被捅成了一个燃烧的蜂巢,而在这样距离下开火的巴巴罗萨也同样遭受了极其严峻的考验。

皇帝的语言能力恢复不了了。

接近无法承受,他就这么看着被开了无数的洞、内部火焰开始喷出的休伯利安强行错开方向和巴巴罗萨分开、不顾一切地开始撤退,慢慢瞪大眼睛,最终发出了一声极度凶残、疯狂无比、绝对不能归类为吼叫的真正的咆哮。

一时间舰桥上的所有人员已经连呼吸都不敢了。只有舰长还保持着相对有激情的状态——他站在那儿喘着粗气看着同样在喘粗气的皇帝,心中万分庆幸他现在彻底安全了,同时虽然已经看到了自己挂满勋章、青史留名的未来,却还是说不出地想要冲到指挥席前面去抽皇帝一个爱恨交织的耳光。



评论(167)
热度(145)

© 暂驻欧洲之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