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驻欧洲之星

【银英同人】【吉莱】【罗米】远星55

冲向海尼森~~


-------------------------------



缪拉静静地坐在帕西法尔舰桥的指挥席上。

现在副官和参谋们都不在他的身边,指挥席周围的声波屏蔽力场也已经打开。他耐心地等着同事们传过通讯来,开始这次的会议。

很快,约定时间到了。几乎就是马上,第一道通讯就传了过来。

美少年似的女孩子的影像出现了在缪拉面前一侧的位置。她向他敬礼,面带微笑,举止一如既往充满贵族风度,同时身上那种曾被刻意雕琢出来的旧时代大家小姐“女性化”的柔软斯文、收敛恭敬的调调也正在进一步淡去。

她现在看上去真是无法形容的春风得意。

“玛林道夫将军。”

“缪拉将军。”

“奥丁一切都好吗?”

“很好。非常稳定。您那边呢?”

“也还可以,但在打仗的地方总是会显得有点乱……所以有些小情况,等下我们几个一同讨论一下。”

希尔德点头表示同意,然后她想开口对缪拉说什么,但这时其他人的通讯也到了。于是她闭上了嘴。

缪拉也没有再流露什么,而是正色看着出现在面前的军务尚书和国家安全局局长的影像,礼节周到地向他们打招呼。

奥贝斯坦看上去仍然严厉而阴沉。当然现在他的胳膊已经好了很多了,至少支架已经摘掉了,但说到底他身体真的很差,即使通讯里都能看出他脸色不好。

安全局长还是那副老样子,不过一看他的表情缪拉就知道今天他不打算说什么话。

没关系,自己打算说就行了。

接下来由缪拉起了头,大致向这些人汇报了一下现在同盟占领区内帝国特务官们的工作成功、对未占领区的渗透程度、情报网的组建工作、针对地球教的各种操作,还有皇帝刚刚亲手从伯伦希尔上面翻出来的那个忠心耿耿的同盟间谍。

这个间谍就是当年吉尔菲艾斯去伊谢尔伦通过换俘仪式换回来的,有理由相信他是杨的直系部下。虽然如今这位英雄已经成功自杀坚守住了自己崇高的信仰,并给帝国军留下了成串的比如“他还有其他同伙吗”这样的问题,但伯伦希尔上应该能迎来一段暂时的安宁。

“那请缪拉将军继续主持前线的人员排查吧,不仅陛下旗舰,各位的旗舰和亲随舰艇上也必须注意。我会尽快安排让所有通过换俘途径返回的官兵调离关键职位,直到战争结束。”奥贝斯坦已经非常习惯这种事情了,轻描淡写地给了这样一个结论。前线不可控性太高,即使是他也只能尽力而为。

这句话让其他三个人把眼神移到了他身上。

“但这样牵涉太广、工作量太大,甚至可能引发人事震荡。”希尔德提醒他。

“不需要顾忌。如果现在这样的时刻都无法为陛下尽忠那我们就没有存在的必要。我会主持一切。”奥贝斯坦干巴巴地回复她。

希尔德觉得他似乎注定会过劳死了。

不过就像他说的那样,如果这种时候他们不能全力协助皇帝那他们就没有必要存在。

“是的,元帅阁下。”她点了点头,做了让步。而缪拉和安全局长也是同样的态度。

“现在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就是控制住一切并且坚持下去……”奥贝斯坦这样说道,有那么一会其他三个人甚至以为他正在试图鼓励他们。不过接着他就迅速把话头转回到了正事上:“玛林道夫将军。”

“什么,阁下?”

“你和德·维利总大主教谈过了吗?”

“已经谈过了,但他还在犹豫。他恐怕很难放弃地球教带给他过的那种荣誉感和尊崇感。如果要求他亲手揭穿一切,他可能会觉得自己的人格也随之崩塌——所以我在考虑是否运用化学或者医学上的手段,但是又担心破坏直观效果。”

这次奥贝斯坦没有回答她,而是看向缪拉,把话题让给了他。

“关于这个,我刚才正想告诉你。”缪拉露出有些无奈的笑容,这样对希尔德说,“实际上,现在又有一个德·维利总大主教出现了,并且就在同盟的境内。他应该是获得了某些人的授意和支持吧,最近一直非常活跃,努力鼓动教众反抗陛下的统治,和我们的军队冲突——所以,我想,或许你可以相对轻松地说服德·维利总大主教了。”

“……那真是……抱歉,我不知道该不该说‘太好了’。”

“这一点确实很难抉择。等下我会把资料全部传送给你的办公室,请你查收。”

“万分感谢。那关于那些流言的问题陛下怎样回复的?”

“陛下还没有回复。”

“这不可能。”

“我也认为这不可能,但陛下确实没有回复。我想如果明天还没有消息我就要直接去向陛下的办公室打听消息了。”

这时有人突兀地加入了他们。

“什么流言?”奥贝斯坦冰凉的声音响了起来。

缪拉有些意外,不过他还是正常回应了他:“您不知道吗?是一些关于大公爵殿下的流言,不过毫无疑问只是敌方故意扩散的诽谤和挑唆之辞。”

帕西法尔的主机里有备份这些玩意,缪拉用很快的速度把他们找了出来。因为内容很少,他现场就把它们传给了奥贝斯坦。

大概2分钟后军务尚书就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他一秒都没迟疑当场看了内容,并在之后一段不短的时间内陷入沉默。

但即使他保持着沉默,其他人也能感觉到他所带来的压力正变得越来越大。

过了好一会,军务尚书终于开口——他很平淡地对几个年轻人道了一声“失陪”,然后就切断了通讯,三个人就这么看着他的影像骤然消失,甚至都来不及和他道个礼节性的再会。

接着,这些位高权重的先生小姐们竟然因为奥贝斯坦的表现而开始孩子一样怀疑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但是从逻辑上来说这是不可能的,因为他们今天所做的一切确实都没有任何问题。

他们互相看了对方一会,最后决定暂时无视掉刚才发生的一切,在最重要的一个人缺席的情况下把会开完了。

 

 

 

前方再次传来消息,同盟开始召回分布在首都外围星系的舰队,主动放弃了部分地区,似乎打算将武装力量全部用来防守海尼森。

莱因哈特不意外他们这种做法。

无论对方是想打一场悲壮激昂、名留史册的首都保卫战,还是纯粹想要以海尼森为筹码和自己讨价还价他都没所谓。

同时他也再次认识到,同盟那些高层的能力也真的仅止于此了,以后应该不会再有什么意外出现。即使他们之中还有什么能人异士,这些人也绝对会被大部分的庸人恶人拖尽后腿,最终一事无成。

如果一切顺利,他可以在近期攻下海尼森,控制一切,结束同盟政权长达270多年的生命。

然后他将会在6到9个月的时间内彻底征服同盟,并使新领土大致稳定下来,然后开始着手准备接下来那漫长宏大到难以想象的全新征程。

皇帝确信自己不会功败垂成,最后的胜利必将属于自己。

于是他同样开始收束战线、击中兵力。

即使巴巴罗萨已经维修完毕,他也没有把吉尔菲艾斯放回他自己的线路上。

相反的,他把他和他的舰队编入了自己的队伍,并命令毕典菲尔德调整航向向他们靠近。同一时间内,米达麦亚和罗严塔尔也收到了放慢速度、偏转航道的命令,皇帝要求他们尽快前来与他汇合。

这些人都在战场上混了很多年了,战略战术水平和全局眼光也远在一般军人之上,所以都不需要皇帝说什么他们就能充分领会到他的意图。

当然,他们都还挺正常,没有哪个能算得上杀人狂。可对于接着将会到来的战斗,他们还是感到了跃跃欲试。

这是理所当然的。

没有哪个能够站到这个位置上的军人会是个一心悲悯浑身无奈不忍杀戮对战斗深恶痛绝的老好人。

他们都是从千千万万普通人中脱颖而出的天选的战士。从精神结构上来说,他们确实就是和常人有异的:无论平时他们看上去有多么善良温柔、沉稳绅士,到了战线上他们就是会马上变成疯子和野兽,即使不中狂暴咒也能从摧毁、践踏、感受别人或自己的血中获得足够的乐趣。

米达麦亚和罗严塔尔先到。

登上伯伦希尔面见皇帝的时候他们两个都已经很兴奋了,看上去极有精神、万分抖擞。米达麦亚一直就是一副两眼发亮的样子,而罗严塔尔脸上那种类似冷笑但又不完全是的表情更是几乎卸不下来了,同时两人思维上也变得更有冲动、更敢冒险。

皇帝知道,他们在渴望激战。

而随后到来的毕典菲尔德更是不言而喻,毕竟他本来就是这6个人中最好斗的之一。

他们见到他时,他的状态就差不多就是一只闻到了血腥味的老虎——他满面喜色,神采奕奕,几乎时刻情绪飞扬,并很明显正在按捺性子等待什么。同时他的言辞里也不再掩饰自己对于战斗和伤害敌人的渴望,时不时出现的下意识的咧嘴露牙动作让他看上去更像猛兽。

就连性格温柔收敛的法伦海特和吉尔菲艾斯也开始受到影响、进入状态。即使外表上看没另外3个人那么明显,但皇帝也能察觉到他们所表述想法中突然提升的攻击性。

反倒是莱因哈特本人。

曾经他以好战闻名,如今却成了所有人中最冷淡的那个——他自己也不太明白为什么会这样,或许真的是因为自己已经成熟了太多,或许是前面与杨的一战耗掉了足够分量的战意,让自己提早进入了喜怒不盛的平稳状态。

总体还不错——皇帝这样想。

米达麦亚、法伦海特、毕典菲尔德的状态不需要去管,他们中哪怕风格最稳健的米达麦亚都是以迅速果断、攻势猛烈闻名的,而法伦海特和毕典菲尔德更是十足的猛将,血上头的感觉对他们有益无害,甚至多多益善。

罗严塔尔和吉尔菲艾斯则被皇帝迅速地稳了下来——这两个人都极其全面,没有必要让他们被战意和激情带着走,让他们和自己一起通观全局、周全一切、尽可能深刻地思虑才是最好的选择。

于是在向巴拉特挺进的过程中,罗严塔尔和吉尔菲艾斯成了伯伦希尔的住客,皇帝请他们喝茶,强迫他们静坐,反复和他们讨论同一件事情,并抽时间用一种步调极其缓慢、逻辑极其纠缠、精神力消耗很大的方式跟他们下棋。

罗严塔尔适应性极强,同时年纪也更大,无论稳定性还是自控力都相当非凡。所以2天之后他就已经达到了皇帝心中的理想状态。

吉尔菲艾斯则非常难得地暴露了年纪太轻、雕琢不够的缺点——虽然极有忍耐力,整体性格也不能更好,但他确实没有罗严塔尔那样快速整顿平稳自己心态的能力,甚至还在皇帝翻来倒去的为难下暴露了一点点心气炽烈、执拗顽固、难以扭转的毛头小子性情。

皇帝还真有点意外,因为他无论如何没想到在自己心中永远沉稳温顺无比的吉尔菲艾斯身上竟然悄悄存在着这样的一面。

 

 

现在皇帝身边的总兵力超过9万。要维持这样庞大的舰队正常协调运转是非常费力危险的,并且也没有太大的必要。

在向海尼森进发的过程中,皇帝逐步向沿线区域派出了足够数量的机动部队,一方面大量破坏这些被放弃地区的基地仓储、军工生产、舰队起降设施,一方面长期巡航,为己方的补给和支援路线护航。

将自己的队伍压缩到7万舰之后,他停止了这种动作。

就算从最最靠后的后方调来驻防部队,现在同盟能凑齐的兵力应该也只有6万左右。只要不出意外,自己手中的队伍应该足够轻松碾压他们。而即使出了意外,莱因哈特也有信心马上反应过来,稳住一切。

不过这次他也不会自己去打了,因为他没有必要和自己无比重要的合作伙伴们争夺荣耀。

接下来的盛宴将由他们几个独享。战斗将会消耗他们多余的心气、唤起他们的忠诚、充分满足他们的战斗欲和征服欲,并通过无数人的死亡来为他们的权势地位再添光彩。

而他本人,则将真正端起一个君主该有的架子,舒适地坐在云端的宝座上,等着他的骑士们攻陷城池、屠戮敌人,将胜利的果实和敌将的首级放在银盘子上,恭恭敬敬地端上来献给他。


评论(64)
热度(117)

© 暂驻欧洲之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