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驻欧洲之星

【银英同人】【吉莱】【罗米】远星57

敲平底锅【来吃


------------------------


有些急性子的米达麦亚和并不急性子但就是那么有力度的法伦海特已经拿出速度,冲出去了。

处于相对后方的罗严塔尔和吉尔菲艾斯能够看到他们队伍逐渐变远、点缀着许许多多发亮小红点似的后推进器喷气口的背影。

同时,吉尔菲艾斯也正在领教一个真正的奇迹——现在他和其他3位将领正连着通讯,他自己正闭着嘴,而另外2个人也几乎闭着嘴,实际上按性格来算最该闭着嘴看热闹的那个人却正在努力稳住他们,要求他们管好手下的年轻人,不要情绪化冲锋,保持克制和节奏。

“我们不是毛孩子,你没有必要这样担心过度……”米达麦亚有点吃不消他的关心。

“其他时候我不会这么多此一举。”罗严塔尔正色看着他。

他们知道他指的是什么——现在并没有切确证据能证明杨已经死了,他未必就不在这次的同盟军队伍中。

而且从局势来看,对方的意图当然不可能只是阻住他们的攻势不让他们靠近海尼森。只有彻底地击败、消灭他们,继而一鼓作气开始反扑,才有可能扭转一切,从他们的手中拯救同盟。

所以接下来的会是不惜一切代价的决战,即使同盟已经非常孱弱,拼死一搏的决定却还是可以让他们爆发出短暂的力量。

这边的4个人当然都不乐见自己或身边的人被同盟这趟回光返照扫中坠落。

“我们会小心的,请您放心。”法伦海特和顺地笑了。他很理解罗严塔尔——由他来提醒他们当然比由同盟军或者杨威利来提醒他们安全多了。

罗严塔尔向他点头,随即调转目光看向另一个人。

米达麦亚不自在地看了他几眼,然后终于挠了挠自己的头发,似乎有些不太好意思地应了一声“行”。

对他这种态度罗严塔尔还是满意的。没有再说什么,他安静下来靠回指挥席上,就只是透过屏幕看着他,没有什么表情也几乎不动。

有那么一会,米达麦亚都快忍不住也这样去看着他了。

不过还好,这时同盟军布置在行星轨道上的前锋部队已经出现在了他们的雷达上,双方即将开始接触。米达麦亚差不多马上切断通讯拉起队伍,急速向前推进。法伦海特没有关通讯就直接开始下命令,吉尔菲艾斯和罗严塔尔甚至能听到贝德维尔的发动机满功率转起来、舰腹导弹仓移动传来的声音。

吉尔菲艾斯迅速移了一下眼睛,把眼前所有屏幕全部收起来调出战况显示,副官先生也神速地窜了过来在他身边就位。接着他命令舰队拉开间距,加速上去稳定地跟在法伦海特逐渐排开的盾形队伍的侧面。

都还没有到光束武器的最佳射程,他们的第一轮大规模实弹炮击已经开始,飞弹们带着千万条细线向同盟军的队伍压了过去,而差不多只慢了一点点,同盟的飞弹也飞出了炮膛。

但事实再次证明,双方的实力差距确实很大。

帝国一方的飞弹明显速度更快、射程更长、爆破力更大,同时制导模式也更高效灵活,命中率更高难于回避。

而帝国军战舰还配有舰船本身控制的主动防御系统。在这样的前提下,他们不仅可以靠装甲硬抗敌方的炮火,舰船也会有自主的回避动作,而且比人操作更加精确迅速,也不会顾前不顾后发生与友军碰撞之类的事故。

所以第一轮对射分别命中目标的时候,同盟军的遭受的是一波真正的打击——他们被飞弹击中,出现被击毁的现象,很多舰船被推到位移,整个前锋的形状被迫发生改变、前进速度开始变得参差。

爆炸在他们的队伍中掀起飓风。

而帝国军却几乎没有受到太大影响。虽然当他们被击中的时候爆破焰也会在他们的装甲上升起,但燃烧不了几秒就会化作火星脱落消散,舰船受力几乎完全被非牛顿流体装甲抵消打散,让他们流畅前进。

穿过炮击和硝烟,他们气势汹汹地扑向对方,两边的气势在短短几十分钟内分出了高下。

而也就是在这时,将领的个人风格也开始发挥作用了。

和同盟那方试探求稳、被第一轮炮击打到进一步谨慎被动的指挥官相比,米达麦亚和法伦海特简直如同野兽。

尤其是法伦海特。

和他的外表举止完全不同,现在他极其霸道地铺开了自己队伍,超出米达麦亚并占据了火线最正面的位置,强行打出了一个完美粗暴的第一阵——当光束闪起的时候,同盟军最前锋位置队伍边缘差不多马上陷入混乱,爆炸不断腾起,挡住他们后方战舰的视野。

如果现在陪着他的是亚斯古里,那同盟军的队伍里应该已经被挖出好几道宽阔的通路了。

不过即使不是也没什么关系。

他照样可以带着他的部队冲击敌人、压缩破坏他们的阵线,逼迫他们不断地后退。而当米达麦亚赶上来之后,对方的中路开始迅速地崩塌。

对方的指挥官没有办法,为了避免被从中央突破,他开始后退动作,并试着把两翼收回来填补中间的缺口。而也就是在同盟各级指挥官忙忙碌碌地调遣手下舰船放弃原有位置靠向中路的时候,罗严塔尔和吉尔菲艾斯已经找好角度,稍微绕过去一点,分别从敌方阵地两边的位置平缓有序地开始攻击。

但即使他们这么平缓,他们的火力还是足够压碎对方刚刚偏转喷气口、正试图小心翼翼移动过去填充缺口的同盟战舰——打侧舷的效率真的是太高了,有一段时间吉尔菲艾斯甚至觉得自己的炮手们已经到了弹无虚发的程度,连片的火光按照炮击的节奏在远处同盟舰队的外壁升起,看上去就好像一条蜿蜒巨大、像翻滚的金红色熔岩一样的宽阔的宇宙河流。

其实这里的打法是极度弱智的,即使没有受过专业指挥训练的人也能看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可即使一切都是实打实的,毫无花样和水分,同盟军却还是几乎没法稳住局面、组织反扑。因为再悍勇的战士也会受制于武器和环境,何况他们除了面对硬件落差之外还需要面对几位差不多可以代表帝国最高军事指挥水平的先生。

然后就是慢慢把同盟舰队压进半包围圈里的过程。

吉尔菲艾斯不知道对方的指挥官有没有考虑过全线后撤。反正如果他自己处在对方的位置上几乎一定会做这个动作,同时不仅会全线后撤还会要求守在海尼森卫星轨道上的战友过来或者自己过去。

但对方并没有选择这么做。

可能是已经立过军令状或者收到了强硬指示吧,对方用一种万分留恋、仿佛已经迈不动步般的方式艰难地指挥着舰队不情不愿、一寸一寸地退着,花了长长的半天时间,用犹豫彻底堵死了自己迂回和求生的道路。

乃至当同盟舰队消耗超过3成的时候,罗严塔尔和吉尔菲艾斯已经没有必要继续留在那里。

和对方确定航向之后,他们两个收起队伍不紧不慢地从火力一线上退了下来,调转方向重排阵型,开始向星系内部挺进,而在这过程中同盟军甚至都抽不出手来阻止他们。

甩下背后的火光,他们开始冲向巴拉特星系的太阳。

而趁着赶路的时间,吉尔菲艾斯还和罗严塔尔再简单核对了一遍登陆后的各种目标。这次他们将负责在海尼森落地之后的所有地面军事行动,真正的血腥战斗已经不可避免。

他们将要攻陷同盟首都的核心区,扎扎实实地把战火之路铺到海尼森的大街上去,摧毁那里的留守军队和政府,同时为皇帝抓住所有他认为应当被抓住的人——其中抓人是重中之重。

实际上,上次错失鲁宾斯基之后,吉尔菲艾斯心里多少留着一点点不痛快,所以这次他无法允许特留尼西特溜走。

“但他有可能早就已经抛弃海尼森离开了。”罗严塔尔这样提醒他。

“或许。”吉尔菲艾斯不得不认同有这样的可能存在,但他也认为其他可能同样很高,“但他几乎没有道德下限,所以我觉得另一种可能性也很高。”

罗严塔尔能明白他的意思:“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接下去我们可就轻松了。”

然后他稍微顿了一下,吉尔菲艾斯猜他可能是打开了声波屏蔽,于是他马上也做了同样的事情。接着周围陷入寂静,只有金银妖瞳那沉郁华丽、极有磁性的嗓音响了起来:“要是你的推测成真,那无论是否具有价值他也只会是虫豸——等时机恰当时,你能让陛下杀他吗?”

吉尔菲艾斯的直接反应是“我能”。

但在把这句话说出去之前他的理性就按住了他的舌头,并让他改而说出了其他东西:“我不知道我能不能。但我知道我可以在陛下见到他前就杀他。”

这句话让罗严塔尔短暂地露出了思索的表情,不过他很快就理清了思路:“没有必要这样做。现在用他稳定局势是最有效的,而让你留下莫须有的把柄也会很不明智。他无法很快就对陛下和国家造成不利影响,我们还是暂时静观其变。而且说真的,或许陛下比我们都更急着杀他。”

“这样有风险。”

“我知道涉及陛下你会没那么容易冷静,可这次请听我的。”

吉尔菲艾斯沉默了一下。

“……好的。”终于,他有些凝重地点了点头,“不过如果发生了什么事情让我认为一切是有必要的,那我会马上行动。”

“没问题。”罗严塔尔同样点头。

而他的表情说明,要是事情真的发展到了对方说的地步,那特留尼西特前往天堂的路必然会有一部分是他帮忙铺的。


评论(107)
热度(120)

© 暂驻欧洲之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