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驻欧洲之星

【银英同人】【吉莱】【罗米】远星59

猜一猜,老罗撞上了啥2333


----------------------------------------


从某个点开始,吉尔菲艾斯觉得对面的反应能力下降了。

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种感觉,就是突然间,对方似乎无法再看出自己的下一步行动了,对于该如何应对自己的动作这一点也变得迟钝。

而且吉尔菲艾斯可以确定这不是因为罗严塔尔的舰队也开始推着同盟防卫部队的残部压过来、战况更加激烈的关系。

这只能是对面总指挥换人了。

他或许死了,或许重伤无法继续支持,或许出了某些无法逆转的意外而被调换,总之现在在控制同盟军的绝对不是前面那个敏锐灵动、逻辑严谨、张弛有度的人。

同时因为罗严塔尔已经与他汇合,帝国一方获得了压倒性的兵力优势。两位元帅站到一起,开始一起慢慢地从边缘开始啃噬对方的舰队,一步步把他们从海尼森的上空逼开逼远。

如果没有干扰,吉尔菲艾斯相信他们可以在几小时内以全歼战绩摧毁同盟军的防守舰队。

可没想到的是,1小时后,他的副官却走过来告诉他,皇帝发来了通讯。

吉尔菲艾斯楞了一下,然后直接就明白过来了。如果现在罗严塔尔在他旁边,那或许他们会在对望一眼之后一同扭回头去,一个露出冷笑,一个保持微笑。

不过有个分明的结果结束杀戮也并不算是坏事——至少海尼森本身确实是无辜的。

于是他马上把手上的事情交给贝尔玄克,并叫副官把通讯接过来。不过接着他发现,这次的并非普通的单屏小通讯,而是大型的全身立体影像会议通讯。

皇帝正架着腿神情冷漠地坐在他的指挥席上,哪怕只是半透明的影像也仍然让人觉得光艳照人。米达麦亚、罗严塔尔、法伦海特和毕典菲尔德也已经全部到位。

一个吉尔菲艾斯并不认识的男人的影像正站在皇帝面前,从他的角度看过去他只能看见这个人穿着浅色西服、气质极佳姿态挺拔的背影。不过这并不重要。

向皇帝敬礼并得到他点头的动作之后,吉尔菲艾斯放下手站在原地,开始静观其变。

按礼节来说,这种情况下全场所有人只有在皇帝先说话之后才能开口——吉尔菲艾斯见过皇帝利用这点难为亲卫队的人,当时场面十分精彩——但接着对方却先出了声,所以吉尔菲艾斯马上想明白他的大概身份了。

那是一种非常优雅动听、低沉温柔,有点上了年纪但也就是因为上了年纪而显得更加稳重可靠、令人不由自主产生信任感的嗓音。

“尊敬的皇帝陛下。”这嗓音这样说道,同时他的主人还展现出了一种温文尔雅、万分诚恳的态度,身体语言也非常柔和恰当,既有恭谦的感觉又不至于显得卑屈,浑身上下的气度可以说无可挑剔,“现在事实已经证明,您确实是这次较量的获胜者,我们无法继续承受您强大武力的折磨。为了所有人着想,请允许我代表自由行星同盟政府向您提出和平的请求。”

有一会,吉尔菲艾斯觉得皇帝根本不想和对方说话。

不过过了一会之后,莱因哈特还是开口了:“为什么要突发奇想呢,特留尼西特先生?现在你们不过失去一多半国土而已,甚至首都也还没有真正处在朕的控制之下——信仰和理想是需要坚守的,这个时候放弃未免为时过早。”

不得不承认,特留尼西特确实是个很合格的政客,口才也很棒。

即使能听出对方话中的尖锐质疑,他还是稳如泰山地把话接下来:“曾经事情看起来是有希望的——这一点我相信即使您也不能否认。所有同盟公民都认为我们会能够从您手中保卫自己的祖国。而现在任何人都已经能看出事情会怎样发展了,那继续执着信仰和理想、无意义地消耗生命就是在对人类犯罪。我可以接受自己曾经错误地选择对抗您,但无法接受自己再次错误地选择让战火继续燃烧下去。”

“听起来真是合情合理。”皇帝轻轻露出险恶的笑容,“那么,来,说说你的条件吧,先生。”

吉尔菲艾斯知道特留尼西特在等的就是皇帝这句话。可没想到的是,在沉默几秒之后,他却说了这样一句话:“我没有任何条件,皇帝陛下。”

“哦?”莱因哈特保持着看着他的动作,笑容并未变得和善,但也没有更险恶的趋势。

“我只希望您能够原谅所有曾经被组织起来抵抗您的所有军人和他们的家族,救援所有因为战争而需要救援的人,把已经开始动荡的这个社会稳定下来。”

“……很合理的要求。”挑了挑眉毛,莱因哈特几乎无法被人察觉地嗤笑了一下,不过吉尔菲艾斯还是能够捕捉到他一瞬间的表情变化,“既然你如此慷慨那朕也无需客气什么。你希望的一切都会实现,但除此之外不会再发生什么多余的事了——好了,去叫你们的军队停止反抗,迎接他们的新统治者吧。”

“好的。那,皇帝陛下,您接着……”

“闭嘴。”完全无法意料地,莱因哈特突然一敛笑容,向这个平时饱受推崇尊敬、终日沉浸于权威与体面中的国家元首说出了极其轻蔑傲慢的话,“记住,奴仆只需做好分内事然后安静等待,向主人提问可不是他们该做的——需要你的时候朕自然会吩咐你。”

特留尼西特对他这句话毫无抵触反应。仿佛天生的奴仆那样,他恭敬地向皇帝欠身,状态仍然平和到接近完美:“是的,陛下。等待您的吩咐。”

皇帝高傲地审视了他一会,然后点了点头,说了一声“退下吧”,于是对方毕恭毕敬地切断了通讯。

而当特留尼西特的身影消失的时候,莱因哈特就毫不避讳地在将领们面前流露了自己的真实想法——他保持着原来那副没什么起伏的表情,同时很明显地拉起了一边的嘴角。即使他并没有发出声音,其他5个人却还是顺利地在脑子里听到了那一声“切”。

一时间所有人都有些想笑出来。

不过现在确实不是笑的时候。

“准备开始登陆吧,尊敬的朋友们。”莱因哈特放松神情,相对随意地靠到了指挥席靠背上,然后把目光投注到位置相对靠后的两个人身上,“两位元帅……手头的事情还顺利吗?”

罗严塔尔没有出声。

“一切都很顺利,陛下。”吉尔菲艾斯这样回答他。

虽然知道这两个人能这么毫发无损地站在那儿事情肯定是顺利的,但听到他这个回答之后皇帝的表情还是不可避免地变得更加柔和。

接着他分别看了他们两个一会,似乎是在尝试查看他们到底如何。

很快,皇帝确定他们没有任何问题了。于是他收起心来开始继续布置正事:“等他们一停火就马上开始执行原本的登陆计划,不要做任何更改。和这种人讲究教养或者道义是毫无意义的。同时记得保持警惕,不要被他或者任何其他害虫钻了空子。”

“是的,陛下。”

这次两位元帅一起回答了他。

闻言,莱因哈特点了点头:“去吧。朕在这儿等着你们。”

然后直到吉尔菲艾斯切断通讯很久之后,他都还一直望着他的影像曾经在的那个位置。

 

 

海尼森的主市区正笼罩在夜色之中。

因为战前避难和刚才所受的池鱼之殃,现在这座同盟境内最繁华宏大的城市显得灯影寥落、沉静死寂。

借助空间用的雷达,两位元帅带领着手下官兵们开始强行着陆。

一切都是黑的。

而空间用雷达在对付陆地尤其是城市地貌的时候真的没那么好用。虽然没有谁坠毁,但吉尔菲艾斯的下属中确实有人冲进了海里。

罗严塔尔那边也没好多少——特里斯坦的正舷雷达口和旗灯在战斗中损坏了,所以他的准头比其他人更差,然后一头撞上了大东西。

但他还是成功着陆了,并且没让特里斯坦爆炸。

然后他们分头行动,吉尔菲艾斯开始用最快速度占领空港、控制各种军事区域、接管关键的公共设施。罗严塔尔控制了议会大厦、各种政府大楼,并在特留尼西特的配合下用最短时间请各位议员和高官大人喝到了茶。

说真的,同盟人在面对这两个代表他们新主人的帝国军官时感觉简直天崩地裂。其中贵族气质浓重、完全不需要端就浑身都是架子的罗严塔尔尤其让他们意识到了时代的毁灭性转折。

但因为有特留尼西特的命令,他们没有什么反抗的余地——当然也有人试着反抗了,所以下半夜时罗严塔尔甚至是带着一脸没有完全擦干净的血点子在行动的。

凌晨时,米达麦亚和法伦海特也赶到了现场,借着晨曦的光芒开始了他们的小规模登陆。继续滞留空中的3万舰兵力全部由毕典菲尔德临时接手。他将在空中守着皇帝,直到下方的将领们清理干净一切,然后再陪伴他们尊贵的君主降落。

其实莱因哈特什么都不在乎。现在他只想马上落地,因为他想要看到吉尔菲艾斯。

但对方却不允许他这样做。

吉尔菲艾斯极其强硬地要求皇帝继续留在空中,因为现在地面上不确定因素实在太多。接着4位将领花了大概5天时间,才初步清掉了海尼森上的地球教势力,掀翻了很多古怪的组织,统合了各方势力把该毁灭的毁灭、该杀死的杀死,让这个星球大致恢复了正常的运作,并且变得温柔恭顺起来。

于是,第6天,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征服者、拥有最广阔疆域版图的君主终于降落到了他的新领土上。


评论(104)
热度(125)

© 暂驻欧洲之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