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驻欧洲之星

【银英同人】【吉莱】【罗米】远星62

恩,对的,星期天久违的双更

莱杨会之后就要多线铺开了

然后明天的早饭有一个非常神奇的天雷cp,我要看看能炸飞多少人哈哈哈哈哈


------------------------------------------

仪式之后就是接收查验国库和资金、把同盟的整个行政构架全盘接下来的过程。递了辞职信的人要按照同盟现行劳动法放走,愿意留下的人之间要协调岗位,同时招收新人、维持系统运转的工作也必须马上开始。

经济上……说真的,同盟现在财政状况很不乐观,长久的战争对它造成了很大的破坏,很多做法也不那么对头。可以预见,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莱因哈特会需要花不少力气去理清楚、处理好这一切,同时还有不低的倒贴钱的可能。

不过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莱因哈特会在这几年把同盟的经济从地上扶起来,让它能够自己站住并开始往前跑。同时他会慢慢放开帝国本土和原同盟领地之间的经济交流渠道,通过频繁的民间经济往来和某些宏伟的国立项目将同盟的经济捆绑到帝国的战车上。

到时再和严格的行政与军事融合配合,同盟就再也无法逃走,不得不心甘情愿成为帝国的一部分了——除了真正的爱之外,最能有效拉住对方的手段当然就是钱。

特留尼西特则如愿得到了一个帝国驻海尼森政府行政总顾问的头衔,成为了现在同盟境内所有原同盟人中地位最高的一个。同时他还有了大量近距离接触皇帝的机会,前途可谓光明无比。而在他的庇荫之下,一些投靠他的原同盟官员也得到了不错的职务。

这部分人其实还是比较麻烦的,皇帝得制衡他们并盯好他们的梢,但还好现在他有很多可靠的合作伙伴在帮助他,他不会因为这些事情而感到无力或无奈。

等把大事情忙完回到银杏别墅时时间已经是晚上7点,皇帝和吉尔菲艾斯一起匆忙地吃了晚饭。

今天晚上特留尼西特会以新职位的名义举办了一场晚会,地点定在海尼森最好的酒店内。他当然试着邀请了皇帝,不过心里也知道皇帝必然会拒绝。

但他还是有不小的收获。

因为皇帝在拒绝邀请之后就把罗严塔尔给了他:作战统合部长将以皇帝代理人的身份出席新任行政总顾问的华宴,拿出看家的本事来和对方虚以委蛇。

至于他自己,则和吉尔菲艾斯一起换上符合同盟格调的便服,悄悄离开别墅,去赴他一直念着的一个约。


会面的地点在海尼森国立综合医院的某间病房内。

正常情况下当然应该是对方过来见皇帝。但因为他暂时下不了床,所以还是由皇帝过去了。

他们到的时候护士正在例行晚间查房,对方身上还带着低烧,不过人很清醒。护士小姐是特意安排的人,事先也早就被关照过,所以当守在医院的特留尼西特手下的原同盟军人带着访客们进来之后她就帮伤者把床头部分升起来让他半坐着,然后尽快退了出去。

莱因哈特见过他的照片。

而现在亲眼见到他本人之后,他发现他其实不太上照——现实中的他比照片看起来更顺眼些,中等身材有点偏瘦,五官端正气质不错,总体来说有种斯文内敛的味道。虽然很明显有东方血统但他的肤色还是很白,乌黑的头发和眼睛让他显得沉静而平稳。

杨也被告知过自己会需要接待这位全宇宙最尊贵的客人,所以他并没有对这两个人的到来感到意外。不过不可避免地,突然间和皇帝的美正面相撞这件事还是让他露出了非常短暂的惊叹神情,同时皇帝在气质和精神上的力度也直接影响到了他的态度。

人判断对方是否无害、是否可靠、是否可以合作或者大致交付信任会受第一或第二眼感觉的很大影响。而现在杨不得不承认,皇帝给他的印象非常好。

同时形势也不饶人。

他只好尽可能郑重友好地对待皇帝,试着下床站起来行礼。不过接着他就被两位客人中的另一位拦住了:“这种情况下就请不要讲究礼节了。”

杨稍微看了他一会,毕竟严格来说他们可以算是旧识:“大公爵殿下。”

“很久没见了,杨将军。很高兴再与你碰面。”他把手递给了他。

这样的碰面其实对杨来说真的算不上多高兴,不过如果将两人的敌对立场排开不做考虑,他对吉尔菲艾斯很有好感。

“确实……很久,差不多5还是6年?”接过他的手握了一下,杨的表情松下来一些了,苍白的脸上出现了介于微笑和苦笑之间的影子。

“是的,真是漫长。”

“……很高兴看到您一切安好。”稍作停顿之后杨说了这样一句话,而且竟然真的没有感到违心。

这次轮到吉尔菲艾斯苦笑了:“谢谢。我对您也是一样的……”

皇帝默默站在一边看着他们,神色中似乎隐藏着一点点好奇。显然他完全不反对吉尔菲艾斯就这么和杨谈下去,甚至可以说他很想就这么听他们谈下去,不过几句之后谈话主导权还是被吉尔菲艾斯抛了过来。

趁着吉尔菲艾斯去把放在一边的椅子拿过来的时候,皇帝和杨打了招呼。

“久仰,杨将军。”

这句话用词其实不算很友好,但皇帝的态度说明他毫无恶意。

“很荣幸,皇帝陛下。”他有些含糊地回答道。杨是第一次面对这种在阶级上高高在上的人物,可他又不能把对待特留尼西特的那套拿出来,所以无论多想客气他还是会觉得有点不得要领。

而这时吉尔菲艾斯已经把椅子送到皇帝背后了,于是莱因哈特坐了下来,直接开始实话实说:“你无需勉强自己说谎。”

杨楞了一会,辨别出了皇帝的意思,然后终于露出了这次会面中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笑容,只是其中苦涩溢于言表:“我是不是说谎已经完全没有意义了。一切都结束了。”

“一切才刚开始。”莱因哈特接过吉尔菲艾斯递来的用纸杯盛着的水,很随意地喝了一口。

“对您而言,当然刚开始。但对我……”“对你也才刚开始。”

在场两个人都能听懂皇帝的意思。吉尔菲艾斯毫不意外,而杨在怔忪之后也反应了过来。

“……很抱歉,但我恐怕并不是个能够成为合格臣下的人。”

“但朕也并不想要你成为臣下。”说着极其危险的话,皇帝露出了笑容,“臣下这种东西朕想要多少都没有问题,并不需要仰仗你来充数。”

杨没有接话,只是看着皇帝,于是皇帝自己说了下去:“谈合作当然需要互惠互利,只要你办好自己的事,朕就可以保证给你你想要的——你看怎么样?”

“我并没有什么想要的,而且这种交易实在太危险了,请原谅我没有足够的胆色参与。”

皇帝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接着他稍微歪了点头,饶有兴致地看着杨,缓缓地说道:“让朕来猜一猜,是什么促使你这样说的……对于国家的忠诚?对于共和的执着?对于自身操守和名声的要求?还是某个抓住了‘某些关键’的人?”

杨并不擅长演戏,所以皇帝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他的表情都有点要变了。

莱因哈特知道自己应该说对了——至少说对了一部分。

于是他继续和对方谈条件:“你似乎一直是个游离在真正权力之外的角色。朕承认这样的状态确实不错,看上去格外高洁纯粹,负担也相对小些。但是你看,事到临头之后,你甚至都没法保护什么。想要守护某些东西的话就必须具备相应的力量——这是不可反驳的真理,而现在朕可以为你提供这种力量。”

“但毫无疑问,皇帝陛下,我和您的理念是完全不同的。我所崇尚的东西几乎就是您的相反面。您集行动力和绝对权力于一身,而在这样的前提下,我并不认为最后我会能够得到一个相对好一些的下场。”

听了这句话,莱因哈特点了点头,神色看上去变得有点挑衅,但同时似乎又满意了一些:“所以你现在要为了这个极度遥远的下场放弃一切束手待毙,置那些只能指望你的人于不顾吗?这听起来可一点都不像那个自杀式冲锋到朕面前、想要生擒朕的人。顺便提醒你,你的对手已经率先入场了,他现在完全有能力对朕施加影响,让所有事情向他所希望的方向前进。你很乐见这样的情况吗?”

“……当然不。”

“既然这样就过来取悦朕、抗衡他。另外如果你想要改变什么东西,那朕建议你进入那东西的内部,试着了解它,并尝试去合理地控制它。”

“……”

“朕不催你,你可以慢慢考虑。不过你的对手愿不愿意给你时间就很难说了。”露出笑容,皇帝非常实在地提醒了对方。


评论(96)
热度(108)

© 暂驻欧洲之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