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驻欧洲之星

【银英同人】【吉莱】【罗米】远星63

好的,天雷神拉郎来了2333

法伦海特爱好者协会的姑娘们,举起你们的双手!!

【其实昨晚有人猜中了


---------------------------------


法伦海特遭遇了一个飓风般的夜晚。

大概晚上8点半的时候,他去空港找了暂时还留在那里的原同盟港区负责人,接受最后一批到港投降的舰船花名册。而在他接手这一切之后,同盟残留在巴拉特及附近2个星系的空间级武装就被彻底解除了。

对方负责人是个60来岁的中校,面对法伦海特时态度紧绷而谨小慎微,看得出来是因为同盟投降前后军方的人死的死走的走被抓的被抓而被硬推到这位置上的。

而且他意志似乎非常消沉,脸上也满是丧气。

法伦海特能理解他。没有谁会喜欢经历这样的事情、扮演这种角色、做这种活。所以并没有交流什么,他只是接下对方移交过来的东西,同时安排自己下属接管办公区域,录入识别资料。

整件事都很顺利。

只要没有意外,等下自己应该可以睡个完整觉了——已经断断续续熬了不知多少个夜、在各种睡眠舱辗转、一周内每天平均睡眠时间只有破碎的2—3小时的一级上将觉得自己的承受能力快要到顶了。乃至他已经计划好回去之后立刻吃足安眠药倒到床上去不管全世界的死活睡到自然醒来。

然后,就在他坐在办公室里和那位中校面对面耗时间,等待离开去录入识别资料的下属们回来的时候,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他们听见一串枪声远远地飘了过来。

现在海尼森在治安防卫上管得非常严,在空港这样重要的设施附近发生枪击应该是几乎不可能的,而如果发生了,那就绝对不会是小事情。

法伦海特当然无比重要——他统帅大军,可以发挥举足轻重的战略作用。他位高权重,现在是帝国的将军,但很快就会成为元帅。莱因哈特对他极度看重、万分宠爱,他的安全生死完全可能严重影响到皇帝的意志与判断。

所以差不多就是1分钟之后,他的下属们就飞快地冲回了办公室想要马上带他离开,但没想到的是,他们到时却发现守卫已经全部消失,办公室的门正虚掩着,打开之后里面空无一人。

这个瞬间,所有人都在心里发出了尖叫。

消息立刻被上报了大本营。法伦海特的直系部将们听到信后差点当场疯了,迅速纠结部下冲锋似的冲向空港试图为他们的将军做什么。莱因哈特也在10分钟之内被惊动。

而就在帝国方面炸成一锅人仰马翻的时候,法伦海特和可怜的原同盟军中校已经被人扯着胳膊反扭手腕、用枪顶着后脑勺,拉进了空港起降主控室。

劫持他们的是一群非常高大、浑身上下洋溢着剽悍战士气质的男人,人数无法确定但似乎很不少。上了年纪的中校先生就不说了,法伦海特本身单兵能力不算差,但是在他们面前却一点都不敢轻举妄动。

唯一可以庆幸的是,这时候法伦海特正穿着他副官的准将外套——傍晚气温骤降之后忠心耿耿的副官先生把它塞给了现在免疫力明显不太高的长官——而同盟老中校似乎并不打算出卖他。

进入主控室后他被要求举手按墙站着。同盟中校被要求配合他们调整机位、调出舰船,准备起飞前的快速检查和出舱工作。各种仪器和指令响成一团,而那些危险份子也不断用暗语交谈着,虽然法伦海特很努力地听了但仍然没有听懂。

乃至在他站了至少10分钟,觉得周围气氛缓和了一点,试图略微扭头看一下情况的时候,某个已经站到他背后的人还是极度灵敏地用枪把他的头推回了原来位置。

“为了我们大家好,请好好保持动作不要动……”那是一种成熟厚重、语气很难说是轻佻还是潇洒的声音,带着不太明显的同盟口音。

斟酌了一下之后,法伦海特终于还是开口了:“……你们成功脱身的可能性太小了,为什么要冒这样的险呢?”

对方可能没有想到他竟然有胆子有心思说出这样劝降性质的话来,所以他稍微楞了一下。不过很快他就恢复了自如的状态,用带笑的语气回答他:“只凭成功几率来判断要不要做某件事——准将先生,你的人生过得是有多可怜啊?”

这句话几乎让法伦海特瞬间哑然。

但他很快回过了神来,继续尝试打动对方:“不管怎样,生命都肯定只有一次,但冒的险是否值得却非常难说。”

“谢谢你的忠告。不过很不巧,在我们看来,没有冒险的生命不管有一次还是有两次或者更多,都不会值得。”

很难说是为什么,到这里法伦海特就确定自己没有可能说动对方了,于是他干脆地闭上了嘴。而对方也很满意他这种乖巧的表现,便将心思从他身上移开,开始对他的手下指示其他事情。

又过了一会之后,突然有人气喘吁吁地冲了进来,大声喊了一句:“帝国军来了!”

法伦海特感到背后的人移了一步,同时发出了一声可以表示意外的吁气声。而法伦海特当然不能开口告诉他他们这么快是因为你劫走的是我。

不过接着他就拿定了主意下了命令,口气中没有任何犹疑:“你们马上走!全部!不准留下!”

“那您……”

“我说过我不会走。”

“这太危险了!”

“我有自己的办法,而且什么时候轮到你们来担心我了?”

“可是……”

“滚。”

室内稍微静了一会,然后除了背后的人之外,其他人全部撤了出去,杂沓的脚步声一下响成一片又迅速消散,仿佛从来没有人来过。

然后是外面停机坪上掀起高音警报的声音。似乎有舰船带着巨大的风压声和钢结构崩断的声音——法伦海特猜那应该是来不及卸除固定栓闸了——强行升空。同时外围的人声也嘈杂了起来,有理由相信帝国军的大部队已经到了。

如果自己能安全脱身,背后这个人或许还有机会活下去,而如果自己死了,那他应该也只有死路一条了。法伦海特这样想道。不知为什么,他觉得好像有点可惜。

而就在他脑子里冒出古怪想法的同时,那个人也并没有愣着——他很大方地把老中校放走了,并嘲讽式地对他的配合表示了感谢。

接着他命令法伦海特转过身去面对他。

其实法伦海特不太想这么做,因为虽然他套着准将的外套,但他里面制服露出的领标却是一级上将的。他无法确定在这么近距离的对视下对方会不会认出它们来,可偏偏他又确实没有其他选择。

放低视线稍微低着点头,法伦海特尽可能慢地转过了身去。

那是一个精悍强健的男人,个子很高,一头棕发,身上穿着一套陈旧松垮的军绿色作训服,年纪看起来在30或者40的样子,但是具体在哪个阶段上却很难判断。他的相貌可以说是很英俊了,窄面孔方下颌轮廓非常硬朗,身上有种骁勇善战又风流危险的调调,可气质却意外地高雅。

法伦海特甚至觉得他很贵族。

贵族到仿佛从奥丁的名利场上原封直送过来、吸几口就能一解乡愁的那种贵族。

而对方似乎也没想到转过身来的法伦海特是这样的——原本他应该是打算和对方打个照面,让受害者看清自己的脸然后直接往他头上开一枪的。但接着他却只是用枪点着他的额头,带着一脸若有所思的表情陷入沉默。

然后非常出乎意料地,他放下了枪后退了一步,说:“至少是个准将……帮我找个人吧。”

按照正常逻辑,此时法伦海特应该露出震惊的表情并向对方表示“您有病吗”,可实际上他却没这么做——他下意识地应下了对方的话,问他:“那你要找什么人?”

但他们没时间完成这一次的对话了,因为接下来就这栋楼内部的警报也拉响了,楼下似乎传来动静。在这样的情况下,即使这个人想要放了法伦海特也不行了。

之后就是被对方用手铐快速反铐住,被拽着胳膊用枪顶着后腰在空港内部狂奔的经历。铐他的时候对方并没有下死手,但拉撞了几下之后手铐的铐片还是逐渐收拢了起来,到最后就好像刀片一样立在了法伦海特的手腕上。

这种感觉不算很疼,但是却能让人觉得非常厮磨焦躁。所以有那么一会法伦海特真的很希望帝国方面能尽快发现自己的行踪。

但这家伙却好像知道很多帝国方面完全没有概念的捷径和小路。

他拉着法伦海特在这片由仿佛没有尽头的起降用金属接板和巨大几何形建筑组成的灰白世界中无声地穿行,虽然有几次差点遇险的经历但最后都被化解。被铐着手翻窗和大高度跳跃的感觉法伦海特可能这辈子都忘不了。

就这么连跑带躲大概15分钟之后,对方竟然真的成功带着这样一个并不算非常配合的大活人来到了空港边缘的铁丝网墙边。

那边有一扇不太起眼的偏门,不过外面也已经有帝国军的士兵在守着。法伦海特原以为他会硬闯——他相信对方完全有能力做到这个——但没想到接着那男人却打开了一旁地上的看着既像是排污口又像地下线缆管道检修口的金属盖子。

……对,他当然会准备好巧妙的逃跑途径。而事情过后法伦海特也不太可能把他从这个刚刚接手的星球的茫茫人海中揪出来。

所以到这里一切都可以结束了。

于是他这样对他说:“请放我走吧,现在再杀我只会带来麻烦。我保证我会一直保持安静,以后也绝对不会泄露任何关于你的信息。”

闻言,对方看着他,略微迟疑之后把刚才那句话重复了一遍:“那,帮我找个人……”

然后是两声肉体被破开的闷响,成片温热的雨雾般的东西骤然喷到了法伦海特的脸上。直到对方踉跄着栽倒,他本能地冲过去扶他却发现手还被铐着,结果被对方的体重带着一起跪到地上之后,他才开始闻到血腥味。


评论(128)
热度(97)

© 暂驻欧洲之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