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驻欧洲之星

【银英同人】【吉莱】【罗米】远星65

祭奠公司的电梯 它已经不死不活2天了

求它好起来

--------------------------------


 

罗严塔尔回到酒店的自住处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

秉承绝对不把所有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的原则,大本营把所有高级军官的住处都分开安排,每个人相互之间都留出了至少2公里的距离。只有皇帝在坚持下和大公爵住到了一起,凭借特权让所有人倍感担心。

不过罗严塔尔倒不在乎这些。战争状态下自身生活被压缩是非常正常的,他很习惯这样。

所以当他打开房间门结果却发现灯亮着的时候,他确实稍微感到了一点意外。

能有权进入他的地盘的人现在在海尼森也就那么几个了。不过他确定不可能是皇帝或者大公爵,法伦海特刚刚被劫持过应该没有这样的心思,毕典菲尔德还在忙——也可以说他又开始忙了。

而即使来的是他们,他们也不可能打开所有灯,把外套撂在茶几上不管跑进自己的卧室里。

答案只能是最后一个人了。

……而他过来也确实是天经地义的。

并没有因为被盯太紧而感到不自在,罗严塔尔的脸上甚至浮现了点笑容。

他走到卧室门口轻轻推开门,果然就看到了正坐在写字台前面翻着文件用他的pc办公的人。于是他抬手轻轻敲了敲旁边已经打开的门板,并在对方扭过头来之后问他:“查岗吗,先生?”

看得出来,米达麦亚还不太习惯罗严塔尔这种直白而生活化的说法,一时间他好像都有点要不好意思了。

但很快他就调整好态度摆开新策略:“又有什么可查的呢,难道现在您还有那个力气?”

罗严塔尔看了他一会,然后走过来在他身旁的椅子上坐下,嘴角漏了那么一点点不怀好意的笑意。

“我当然有。”他这样对米达麦亚说。

按常理,这句话可以直接让米达麦亚脸红。而如果他精神头很好,那或许他还会上点小火,和自己斗斗嘴什么的。

不过这会对方没有上当。听了他的话之后,米达麦亚只是伸过手来摸了摸他的脸颊,说:“你脸色没有平时好。”

“……只是稍微有点累。”

米达麦亚露出了笑容:“然后在见过陛下新上任的总顾问之后,我相信你更累了。”

听到这句话罗严塔尔也闷闷地笑了起来:“不,当然没有。特留尼西特先生可是个非常完美的绅士。他尽全力招待了我,给了我周到的礼遇,一切都愉快极了。”

“那有漂亮姑娘吗?”米达麦亚凑了过来,一脸的坏笑,好像他其实是罗严塔尔一个不怎么正经的哥们。

“很遗憾,至少没有‘那种’漂亮姑娘。”很不在意地耸了耸肩,罗严塔尔放松地靠到靠背上,“另外全场最漂亮的可能就是特留尼西特先生本人了,如果不是听过他的‘趣闻’,也许我都会被他的魅力征服。”

“说真的,他比我预想的更聪明。”

“也比我预想的更聪明。不过好在他聪明不过陛下,我们完全可以安心等着看他的结果。”

“……但也许事情不会发展到那个地步?”

“那也没什么不好。如果他愿意从此收敛,好好在他的位置上发挥陛下希望他发挥的作用,那整个世界都会更加平静和谐。只是,一个人在做过那么多令人憎恶的事情之后,其他人当然更想抓住机会让他领受惩罚,而不是任由他一帆风顺地过下去——同时很可惜,我个人认为他不想收敛。”

米达麦亚摇了摇头,表情看起来有点感慨:“权力真的有那么吸引人吗?”

“我亲爱的朋友,或许世上99%的人都能问这个问题,但你不能。这太没礼貌了。”

这句话把米达麦亚说得有点楞,不过他不需要在罗严塔尔面前装样子或者掩盖自己的真实想法:“可我就是这样想的。这东西可能能让我觉得有成就感吧,但它从来不是关键。就比如……”

然后他停住了。

“说下去。”罗严塔尔鼓励他。

然后,米达麦亚有些尴尬地清了下嗓子,看得出来他其实并不想真的把话说出来,但最后他还是说了。

“就比如……如果我没有成为军人,而是去学了园林什么的。那样我就爬不上现在的位置,可哪怕爬不上也没什么大不了。”从这里起,他的声音开始变小变含糊了,“只要还是能认识你,就可以了……”

注视着他听他说完之后,罗严塔尔脸上已经完全没有笑容了。乃至他露出了有些诧异的神色:“你的意思是,你认为认识我是好事吗?”

“难道不是吗?”

“请转动你的脑子,仔细地设想一下,好吗?如果我不存在或者我们从未认识,那你的生活会好太多,至少状态会更正常。”

米达麦亚沉默了下来,非常听话地转动脑子,仔细设想了一下那种情况,然后他不得不承认罗严塔尔说的非常有道理。

但这种流畅完美的逻辑并没能征服他。

“……可不管那样能有多好,都不是现在的我想要的。”

这次轮到罗严塔尔沉默了。

过了一会,他缓过来了。

前倾身体朝米达麦亚的方向挪过去一点,他朝他伸出手。

“你瞧。”罗严塔尔这样对他说着,同时提示他看他虎口和食指侧面的位置。

稍微寻找了一下之后,米达麦亚发现了那些小小的白色疤痕,同时也想起了那天的御前会议上的事情。

“是……”

“是的。”

“……抱歉,我……”

“你不用为这件事说抱歉。”

“为什么?”

“因为这对我是非常好的事情。我现在提,只是想要你也知道而已。”

罗严塔尔这样告诉他。

 

 

第二天吉尔菲艾斯醒得比较晚,等他下楼的时候,皇帝已经穿戴整齐坐在餐桌边了。

不过他没等他吃早饭。

吉尔菲艾斯进去的时候,皇帝正很没规矩地端着瓷碗喝里面飘着早餐谷物的甜牛奶,现场气氛十分低龄且充满了入乡随俗的同盟味道。而当他发现了吉尔菲艾斯,放下手里的碗坐端正露出微笑的时候,餐厅里的调调就马上被调到奥丁的频率去了。

吉尔菲艾斯向他道了早,走了过来。等他来到面前皇帝就非常理所当然地把手递给了他:“我以为你会再多睡会。”

吉尔菲艾斯并没有回答他这句话。他只是握着他的手楞了一会,然后终于做了决定,拉起他的手来,微微低头吻他的指节。

这个动作仍然比较社交,但确实不在君臣礼节的范围内了。

莱因哈特脸上的笑容几乎快要收不住了:“睡得好吗?”

“不能更好,陛下。”吉尔菲艾斯也笑了,脸上因为对方有所指的话而透出了些不好意思,但总体来说非常坦荡,完全没有不自然或者想要回避的表现。

接着他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艾米尔非常适时走过来问他是否准备好吃早饭,并在得到肯定答案后也给他上了一碗哄小学生用的谷物牛奶和一个三明治。

这种时候吉尔菲艾斯总会觉得其实皇帝还挺有幽默感。

接着是皇帝例行的早间新闻时间。侍从们在周详考虑之后把电视屏幕设在了长餐桌中间位置的上方。

只可惜这边是收不到帝国的台的,他们只能拿同盟的节目凑数。

不过由于现在同盟境内不会惹来争议、唯一绝对适合上台面的大新闻就只剩他自己本人了,所以大致上莱因哈特就是被迫在反复收看昨天自己的行程而已。

这对莱因哈特来说是很无聊的,但吉尔菲艾斯却完全能够看得进去。

或者说他看得很有兴致也完全可以。有那么一会他甚至望着屏幕上皇帝的脸开始出神了,最后惹得坐在他身旁的本人伸过手来用指甲刮他的手背。

“我在这儿,你为什么要看那儿?”皇帝嘟囔着,看起来有些不满。吉尔菲艾斯被他的表现逗笑了:“不都是您吗,陛下?”

吉尔菲艾斯的口气纯粹就是玩笑,但没想到皇帝却非常正经地回答他:“那些不过是幻影。为什么要舍弃最重要的本质盯着那些虚幻无意义的东西?”

吉尔菲艾斯愣了一下,因为他觉得莱因哈特刚才的话所表达的应该不仅限于字面上的意思,不过皇帝却没有给他思考的时间,转而开始询问他其他东西:“你觉得昨晚劫持投降战舰逃走的人,是想去哪儿呢?”

“……后方某个不愿投降的星系吧。不过一切都只是时间问题,16艘战舰相对这个世界来说真的太渺小了。”

“不知道杨会怎么看这件事。”

“杨?”吉尔菲艾斯看着皇帝,有些没想到他会有这样的联想,“他恐怕很难对此发表什么看法。”

“是的,但是不得不承认这很值得探究——毕竟那是在他麾下很久的连队。我想,他对这件事的看法,应该就可以代表他对其他同类事情的看法,还有他对身边有感情的人的定位。”

“实际上,陛下。”

“什么?”

“我一直认为他是一个非常重情义的人,但是现在我觉得,在面对大义或者公理的时候,他却不一定被私人感情左右。”

“比如?”皇帝好奇地看着他,用手支着腮。

“比如……一千万人的未来或者正当权利和自己最珍惜的那些人,我的逻辑,会更倾向选择后者,而大多数普通人应该和我类似。但他很可能不是。”

“……那我倒觉得他有些可怕了。”

“也许他自己也这么想吧——他一直在避免自己成为核心权力者,或许原因并非清高或者疏懒,而是他无法接受将来某一天这样的选择真的来临之后,自己会做的决定。”

皇帝露出了思考的表情,过了一会点了点头:“很对。很多事情我确实不该那么想当然。”

接着他似乎又要陷入沉思了,可突然又放弃了思考,转而有些开玩笑地、一脸任性地看着吉尔菲艾斯:“对了,你还没有对我说早呢。”

吉尔菲艾斯不知道他想搞什么鬼,只好拿实话对付他:“可是我说了。”

“可你刚才的早安是给陛下的,不是吗?”

这句话让吉尔菲艾斯张了张嘴,但最终他还是把那些不解风情的话吞回去了。

“好吧。”露出无奈的笑容,吉尔菲艾斯让步了,“早上好,莱因哈特。”


评论(69)
热度(129)

© 暂驻欧洲之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