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驻欧洲之星

【银英同人】【吉莱】【罗米】远星68

我来叫早啦~~~

都起来吃早饭吧


------------------------------------


安安静静地把所有针对地球教的政策放了出去,并把帝国方面专门制作的关于地球教的视频散布出去,皇帝再度进入了等待状态。

然后抽了一天,他邀了所有人过来喝下午茶。

这是他到达海尼森之后第一次办这种亲信之间的小聚会,所以其他人理所当然很重视这件事。

不过皇帝并没打算把事情搞严肃。除了他的老朋友们本人,他还允许他们携带家人过来同乐。

然后,当然的,只有艾芳有本事过来赴约。

说来有趣,在女大公和玛琳道夫将军远在奥丁的前提下,她现在确实就已经变成了原同盟境内地位最显赫、身份最尊崇的女性。如果有什么庆典或者集会莱因哈特需要女伴,那她就是首当其冲的最佳人选。

不过由于海尼森的治安形势暂时还有待商榷,所以为了她自己好,他完全没有把她带到大庭广众下去暴露身份的打算。

但这不妨碍她在只有他们几个熟人在的场合里撒欢。

因为天气很好,皇帝把场地设在了别墅后面的草坪上,然后在所有人开始聊天之后,流肯却带着一根不知从哪儿弄来的鱼竿出现了,艾米尔和艾芳马上大感兴趣,兴致勃勃地带上它去了一边的小池塘边。

莱因哈特觉得那儿应该没有鱼。

但没想到的是,15分钟之后,他们两个竟然同时尖叫起来并真的从水里拉起了一条看起来非常像模像样的鱼。而因为拿杆的艾米尔没能掌握好收杆力道,接着两人瞬间被那条甩到身上的鱼抽了无数个巴掌。

米达麦亚和吉尔菲艾斯马上冲过去救他们,毕典菲尔德则跟过去看他们的热闹。其他坐着没动的人都忍不住笑了出来,现场气氛非常轻松。

他们好久没这么放松自在了。

喝了口茶靠回到椅背上,莱因哈特开始继续和法伦海特谈刚才的事情:“那最近几天你有再去过吗?”

法伦海特微笑点头:“去过。”

“你这样会让他忘乎所以的。实际上,亲爱的将军,你想要怎样的人才得不到呢?全国有无数的陆战连队长会因为有幸能成为你的嫡系部下而激动到晕过去。”

“我明白,陛下。但我还是想尝试一下。而且他是杨的旧部,或许我们会有些意外的收获。”

皇帝抿着嘴看了他一会,然后露出了有些狡黠的笑容:“理由这种东西,找一找总是会有的。”他完全能理解这种执着,因为他也曾有过类似的念头。

这句话几乎马上让法伦海特脸上出现了“好吧我认输”的表情。他忍不住低下点头用手里的杯子去遮自己的脸,笑得几乎无法克制,神情如同少年:“确实是这样,陛下。”

而刚把视线从远处鸡飞狗跳的那群人那边收回来的罗严塔尔则很直接地对法伦海特说:“你太诚恳了。”

在人心诡诈上,罗严塔尔的段位确实比在场的另两个人高。

“那我该尝试显得不诚恳一些吗?”

“只能说看情况吧。”罗严塔尔优雅地抬起一边的眉毛,“其实诚恳是对付这种人最好的武器。不过你自己可能会辛苦一些。”

“……好的……”法伦海特若有所思地点头,不过接着罗严塔尔就把他的思路劫了回来:“但即使万分诚恳也无法保证胜利。如果对方过于冥顽不灵或者并不具备作为人类该有的反馈能力,那最后无论多不甘心,你还是得忍痛处理掉他。”

“为什么你们能把这样一件事情说得如此复杂?”突然皇帝插话了,“如果那位连队长会无意义耗费你的心力、让你不愉快或者不好过,那你不妨现在就把他移交给朕。朕可以负责让他消失,并且完全不打扰到你的正常生活和工作。”

这句话让法伦海特非常明显地楞了一下。

然后他反应过来了。

“请别这样,陛下。并没有那么严重,只是一件很随意的小事而已,而且一切都在掌握中。”

他太善良了。而且就像罗严塔尔说的那样,他太诚恳了——望着法伦海特保持着微笑但明显有一点情绪波动的脸,皇帝突然这样想道,同时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想。

但这确实就是一件很随意的小事,今天他们会提到它也不过是当做解闷的谈资,他没有必要因为这个让法伦海特失望。

“不必担心。朕说过把一切都授权给你那就不会再做更改——除非你自己希望朕更改它。”

“非常感谢,陛下……”

“这么说来,他还是有点好运的。虽然童年时的旧祖国辜负了他,同盟军方也从未真正把他看做自己人,现在你却愿意以诚相待。”

“关于这个……这似乎也是他对杨威利如此忠诚的原因之一。他是诚恳待他的,所以他很感激他。而且杨的个人魅力也确实征服了他。”

“这样吗?”莱因哈特露出了很难说是认同还是不屑的表情,随意地把手放到了桌上,手指轻轻搭在茶杯的把手上。

“陛下难道改变看法了?”罗严塔尔饶有兴味地望着皇帝,不过语气用词上还是毕恭毕敬,“我记得您曾对杨非常好奇,同时也很认同他的人格魅力。”

皇帝扭过头来看着罗严塔尔,看上去一点都不介意对方旁敲侧击的坏习惯。乃至这次他甚至给了无法更坦荡的正面回应:“是的,朕改变看法了。他或许很有魅力,但在精神结构上却和朕完全不同,朕打算任用他是因为现在只有他能发挥朕想要的作用,而非朕多么喜爱在意他——虽然朕的社交圈子永远欢迎有能之人加入,但杨当然也有权按照他自己的意志始终呆在这个范围之外。”

“那陛下是打算把他视为工具,好好利用了?”

“当然。他永远不可能和你们相提并论,何况他自己也不想那样。”

“……那倒也算他求仁得仁。”

“但即使如此,暂时来看他仍然是同盟境内对朕最真诚的人了。至少他不会掩盖对朕所代表的东西的真实看法、戴上假面具靠近过来。”

“既然您这样说,那真的发生什么的时候您还是会留情的啊,我的陛下。”

听了这话,皇帝孩子似的往上吹了口气,覆在他额头上的金发因此而柔顺地飘动了一下,并略微往两边分开,让他英俊无比的面孔更彻底地展露在了海尼森秋日的阳光下。

最后,皇帝扔出来了这样一句话:“为什么要说出来呢,先生?这会让朕觉得尴尬的。”

罗严塔尔和法伦海特都笑了,并且再次意识到皇帝确实只有25岁而已,是他们之中最年轻的一个。这时侍从终于把今天的派端上来了,于是皇帝来了兴致,开始按照自己姐姐教导的那些手法给臣下们切派。

而就在这三个人开始讨论今天的蛋糕师的水平的时候,艾米尔捧着那条反抗能力尚存的鱼开始朝皇帝的方向跑了,艾芳拖着一身的水迹跟着他。

后面的大人们既想拦着他们又不想拦着他们,所以很快他们就成功窜到了莱因哈特面前。

于是蛋糕师马上被抛弃了,文质彬彬的品评变成了一串七嘴八舌的“想吃它吗”“不想吃它吗”“或者尝试一下”“流浪猫才吃它”“为什么要讨论吃它”“你们会变成厨房的眼中钉”,最后皇帝做了主,让他们把这可怜的家伙放回了池塘里。

然后,就在吉尔菲艾斯问皇帝晚饭还有没有胃口吃鱼的时候,一个意外的客人到了。

听到来者的名字的时候,在场大概一半的人露出了富于意味的表情。

“让他进来。”皇帝这样吩咐侍从。不过接着他就抬手叫住了正要转身离开的侍从官,扭头对艾芳说:“去屋子里面藏起来,不要让他看到你——艾米尔,陪着米达麦亚小姐,没有朕的命令不准出来。”

第一个领会过来的是米达麦亚。

他马上绕到妹妹身后揽她的背推着她往屋子的方向走,艾米尔迅速跟了上去。等他们到达别墅的落地窗边后,艾芳和艾米尔走进屋里,米达麦亚开始折回来,皇帝放走了侍从官。

很快,优雅的客人登上了舞台。

非常有风度、不卑不亢地行礼之后,特留尼西特为打扰了皇帝的娱乐时间而道了歉,然后向尊贵的陛下送上了一份刚刚更新过的愿意效忠皇帝的同盟人名单,并着重向他推荐其中的两位。

这两个人莱因哈特并未耳闻过,但他很清楚,只要自己去调查就会发现这确实是两个难得的人才,而且多半和特留尼西特本人没有牵扯。

莱因哈特觉得对方真是非常尽力了,而且自己也有必要为了今后的局面而努力——所以接着皇帝调动了全身的力气,强迫自己对特留尼西特做了一个类似微笑的表情。

“非常感谢,尊敬的先生。”

特留尼西特真的有点意外了,甚至他都差点露出惊喜的表情来了。不过当然的,对同盟前议长来说这点小风浪算不了什么。他很快就镇定了下来,文雅恭谦地向皇帝表达敬意:“您太客气了,陛下。能够为您服务是我这一生最大的荣幸。”

皇帝的表情看上去更和善了:“很好。不得不承认,还是顾问先生这样懂得进退、富于教养的人更能让朕愉快。”

“斗胆,陛下。”特留尼西特向他欠身,“不知是否有什么人令陛下不快?”

“倒也没什么。你知道的,现在原同盟军人本来就没有几个能让朕愉快的——不提这些,既然来了就请坐一会吧。朕也希望你能和朕的将领们更熟悉一些。”

稍微楞了一下,特留尼西特也没料到皇帝会这样做。

“请别推辞,特留尼西特先生。”另一个人开口了。特留尼西特调转目光望向那个人——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有正式接触过这个人,但对方标志性的红头发让他轻松认出了他。

“大公爵殿下……”

“要知道这可是陛下的好意。”

他朝他露出微笑。


评论(68)
热度(114)

© 暂驻欧洲之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