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驻欧洲之星

【银英同人】【吉莱】【罗米】远星72

http://music.163.com/#/song/26294503?userid=64180486

世界上最好的圆舞曲之一……


少少的更新 不准打我

-------------------------------


拜耶尔蓝的车在郊外抛锚了,而且抛锚的位置还很不好——陆军训练基地在他身后20公里的地方,海尼森市区在他面前20公里的地方,而由于他地头不熟,所以他并不知道这总长40公里的路段上有没有什么可以给他提供援助的设施。

海尼森还不是一个对帝国军人很友好的城市,同时作为一个上将拜耶尔蓝当然已经有点战略价值了,而现在他身边又恰恰只有副官和司机两个人——如果遇上什么状况他完全可能出意外。

所以当米达麦亚打电话给他,结果发现他已经抛下了破车和司机,正带着副官沿着马路尝试用自己的腿走回基地时,元帅先生当场暴起开始吼他,要求他马上停止前进就近找个安全地方呆着并把定位发给他,他马上找人去接他们。

顶头上司的关心让拜耶尔蓝体会到了十足的感动,然后他开始按照对方的指示努力,尝试找个有掩护的地方呆一呆。

不过……这附近真的很郊外。

放眼望去似乎只有这条路是人类现代文明的产物,其他空间被大片延伸到远处的、已经转黄的蒿草和稀疏树林覆盖,严格来说算是很典型的亚温带秋色,不过也并不特别迷人。

有那么一会他甚至在想要不要干脆蹲在路边等救援算了,但是接着副官先生就提醒了他——他向自己的长官保证,如果他这么干了,米达麦亚还知道了,那他就会再被劈头盖脸吼一顿。

无奈之下拜耶尔蓝只好再次开始行动。

不过还好,他们运气没有糟到头。又徒步走了大概1、2公里路之后,导航地图的边角上出现了一块看起来像是社区的地方,于是他们朝那边前进了一会,然后就顺利找到了一条从主车道岔出去小路。

小路的一头是一个类似别墅区、有着铁艺围墙的地方。周围很寂静,所以他们有些看不出这儿是仍然在使用的生活区还是已经废弃的遗留物。

但那儿好歹有墙和屋顶。

商量了一下之后,他们还是选择向那里进发。而等他们靠得够近之后,他们发现这确实是一个建筑优美、环境优越的别墅居住区,有着修剪完美的花园和草坪,车位上停着打蜡打得亮晶晶的昂贵名车,大门边的门禁也是正常使用的,一切看起来日常而有序。

他们两个当然打不开门禁,同时他们也不可能硬闯——最后拜耶尔蓝选择按铃,然后引来了一个穿着连身工装服、60多岁、看起来大概是维修人员的男人。

他没想到会是两个帝国军人在门外按铃,脸上明显露出了紧张畏惧的表情。

拜耶尔蓝能看出他有些不安,于是便礼貌地向他问好,询问这里的地址,恳请他给他们指点个可以暂时歇脚的地方。

拜耶尔蓝早就被米达麦亚带得纪律严明、一身正气了,而对方也并不是一个愚顽不灵、大惊小怪的蠢货——他很快就发现,眼前这两个帝国军小伙子确实都是有教养的正常人。在这样的前提下,他没有必要对这些新统治阶层表现出反感或抵触。

“请进,先生们……这边走。”打开铁门,他把他们放了进来,“你们可以去我的办公室歇歇,等会来接你们的人到了也能从大门直接进来……”

他的办公室就是100米外靠着社区前广场的一幢外观如同配电房的小屋子,他请他们进去,然后拿了瓶装水给他们。拜耶尔蓝看到室内还有其他几张桌子,于是便问他他的同事们去哪儿了,结果就收到了“都去外地避难了,不知什么时候才会回来”这样的回答。

这句话似乎要把谈话导向尴尬了,拜耶尔蓝都不知道怎么接话才好。

不过接着维修工先生就告诉他们这个社区本来住着不少大人物,这些人也逃走去避难了什么的,然后又有些絮絮叨叨地开始和他们谈些比如现在的物价、治安和自己乡下家里的鸡零狗碎之类的事情。很快谈话就变得亲和流畅了,或者说非常愉快放松也完全可以。乃至当一边的监视器显示接他们的车队到来、老先生向他们确认是不是这伙人的时候,他们才发现时间竟然已经过去半小时了。

望着监视器画面,拜耶尔蓝觉得自己好像在哪儿见过这辆加长型防弹车,所以他稍微楞了一下。

不过在他反应过来之前他的副官就已经给了老先生肯定的答案,于是老先生便打开大门放他们进来,好让他们接人顺便在屋前的小广场上掉头。

接着他们三个走出了屋子,看着这包含4辆车的车队静静地行驶过来,调转车头在广场上画出一个流畅的圆形轨迹,最终无声地靠着他们的位置停下。

主车后座的车门打开了。

“上来。”坐在后座上的人看着他们,口气冷淡地下了命令。不过在发现维修工先生、进而猜到应该是这个老人临时收留了拜耶尔蓝他们之后,他便调整了表情,用一种还算友好的神情向他点头致意。

在他点头期间两个小伙子猛然反应了过来,马上如临大敌般站正,挺胸抬头向他敬礼。

罗严塔尔并不在意他们如何表现。采取约等于无视的态度,他抬手轻轻还了礼,同时用目光示意拜耶尔蓝上车。

拜耶尔蓝脸都快绿了,可无论于情于理他都不能不执行罗严塔尔的命令。无可选择之下,他只好扭头和老人家握手,向他告别,同时感谢他给予他们的友善和帮助。

“不,这没什么,小伙子。帮助别人是每个人都该有的反应——这位是你的上司吗?”似乎对眼前这个极有气派、架势十足的军人万分好奇,老人家一边摇着拜耶尔蓝的手一边把目光投向了罗严塔尔。

拜耶尔蓝觉得老人家要在这个持重而自傲的长官面前碰一鼻子灰了——这一想法让他觉得多少有些难堪。可让他没想到的是,被老人家注视了一会之后,罗严塔尔竟然挪动位置靠到了车门口。

“是的。非常感谢你对他们的关照,先生。”他这样对他说,虽然并未下车也没有伸出手来,但按他一贯的行动模式来讲已经无法更给面子。

接着,维修工先生提了这么个问题:“……那,您能管事吗?”

罗严塔尔顿了一下,一时有些判断不出对方所说的“管事”是指哪一方面,但很快他就领会过来了。

“我能管事。”用非常肯定的口气这样回答道,他望着维修工先生,“什么事都能管的那种——你想告诉我什么都可以,我会彻底解决问题。”


评论(76)
热度(92)

© 暂驻欧洲之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