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驻欧洲之星

【银英同人】【吉莱】【罗米】远星79

【申明:作者的观念、看法、写作方式、用词习惯、个人趣味无法切合所有人的要求,如对作者及其文字感到不能容忍那敬请拉黑屏蔽,或者马上报警。任何试图把手伸到作者脑子里的行为都将被认定为恶意,rs的会被截图,作者看着不爽的将被删评论拉黑,如果对此有任何不满也请马上报警。】


------------------------------------------


 

卡琳的舞其实跳得很好,但她的心神不定在某种程度上影响了她好好发挥——在她数次不自觉地东张西望,最终一个闪神踩了吉尔菲艾斯一脚之后,大公爵终于忍不住笑着问她为什么了:“觉得很紧张吗?”

接着他就听到那小姑娘颤着回答道:“……不,没有……我很好。”

但从相貌来看,她本质上应该并非羞怯胆小的类型,所以吉尔菲艾斯预感她会有进一步的表达——而10秒的沉默之后,她终于踏着华尔兹旋转的步子,在第二圆舞曲深沉华丽的节奏中这样问吉尔菲艾斯:“请问,今天杨夫人来了吗?”

“杨夫人?”这个称呼对吉尔菲艾斯来说其实还属于未知领域,一下子被放到面前之后他稍微有点反应不过来。

而卡琳则以为吉尔菲艾斯只是疑惑自己为什么要提这位位置极度敏感的夫人,于是她连忙向他解释:“我曾经在同盟军中服过役,杨夫人是我那时交的好朋友——现在局势很乱,虽然知道她一定没事但我还是希望能见到她和她问声好,我保证我……”

“没事,小姐。我理解。”止住了她的辩解,吉尔菲艾斯诚恳地对她说,“大家都会牵挂朋友。等下我陪你过去问问杨将军吧,这不是什么大事。”

听了他这句话,卡琳不颤了。抬头看了看大公爵,她稍微犹疑了一会,然后终于又低下头去,稍微有些克制地、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

吉尔菲艾斯觉得她放心了,至少她开始认为外界的环境里并没有那么大的敌意了。果然接下来卡琳的表现明显变好了——她的精神被拉回了舞蹈上,不再左顾右盼、心思飘忽,吉尔菲艾斯再也无需顾虑自己的脚。

很快,乐曲停下,舞池中的男女们优雅地止住脚步,松开对方的肩、腰和手,外围的掌声响了起来。

吉尔菲艾斯向面前的少女欠身,对方则回了一个不怎么稳的屈膝礼给他。露出笑容,他再度迎上去托着她的手把她带到了舞池外头,然后邀请她把手放在自己的手肘上。

“你刚才看到杨将军在哪儿了吗?”

卡琳摇头。

“……那我们可能需要稍微找一找了。”

接着是在五光十色的人群中穿行,看着极有身份的绅男淑女们退开低头、致礼或抛来媚眼的过程——有趣的是,海尼森竟然比奥丁更早弄明白眼前这个不戴后冠的皇后的真实身份——卡琳很不习惯这样的场面,乃至有那么一会她脸上甚至露出了无措的表情,但很快就被吉尔菲艾斯察觉,并好言安抚下去。

最后他们是在敞开的观景阳台旁的座位边找到他们的目标的。不过那儿不止有目标先生,还有特留尼西特先生、罗严塔尔先生、米达麦亚先生及姜·列贝罗先生。

实际上,现在杨正处在一言不发的状态下,交谈能够正常进行下去的功劳完全就是属于另外4个人的。不过很可惜,至少米达麦亚和姜·列贝罗并不觉得这交谈有趣——他们脸上的表情说明了一切。

在这样的前提下自己和卡琳的加入恐怕并不能算是不受欢迎的了。上去打了招呼,吉尔菲艾斯向男士们介绍了她,然后就停下了话头,把主动权交给她自己。

不过他能感觉到卡琳非常忌讳特留尼西特。

并没有直言自己的想法,她只是向杨行礼并询问他“最近好吗”。

杨看了她一会,眼神很难说有没有波动。接着他平淡地露出微笑,回答她“很好”。

卡琳意识到对方可能并没能认出自己来。

于是她开始提示他:“我曾经在您麾下服役,有过在第十三舰队驻留的经历……您有印象吗?”

“抱歉,我可能有些记不清了。”虽然口气还是很温和,但杨的回答中却没有任何迟疑犹豫,听上去仿佛根本没有经过思考。

这下卡琳呆住了。吉尔菲艾斯觉得她似乎认为对方不可能把自己忘个精光,但是前段时间杨也受过不小的伤,大型麻醉是躲不过的,记忆上出现偏差其实完全说得通。

或许再稍微聊一聊就能记起什么——他想这样安慰卡琳,可接着天空中却突然降下巨雷,轰隆的巨响在所有人耳边炸裂。

有几个胆子特别小的人发出了小小的惊叫,角落里也有酒杯落地的脆响传来。而等这些声音消失之后,室内就陷入了一种心理上的寂静——所有人都只是本能地听着那翻滚的雷声,并情不自禁地抬头或者调转目光往上看,默默地盯着仿佛被雷声震到发出咔唦响声、落下缕缕灰尘的浮雕天花板。

其实吉尔菲艾斯也觉得刚才头顶上的水晶灯好像都被这雷声晃动了,而实际上这只是错觉而已。

很快,巨响消散。乐曲声就仿佛才刚响起一样悄悄从意识层面以外的地方挤了回来,人声渐渐恢复,世界在几秒内恢复了正常。

可当吉尔菲艾斯回过头去想对卡琳说话的时候,他却发现事情不一样了。

就好像刚才的呆愣和诧异是假的一样,卡琳突然露出笑容,对杨说:“那是我记错了。很抱歉打扰了您……法伦海特将军可能在找我了,失陪,诸位先生。”

然后是一个蹲得非常深的屈膝礼。接着女孩提着裙子站直,用笑容提示吉尔菲艾斯带她返回。虽然觉得有点古怪但吉尔菲艾斯并没有流露什么,只是顺着她的意思和她一同转身,带着她向皇帝和法伦海特在的位置走过去。

而就在转过身之后,一种可以算是思考也可以算是失神的、代表主人正极度莫名其妙的表情出现在了卡琳的脸上。

“怎么了?发生什么了吗?”等稍微走远一点之后,吉尔菲艾斯小声问她。

“我不知道……”保持着这种表情,卡琳眨着眼睛,“我就是觉得我什么都不该问……”

 

 

皇帝当然也听到了刚才的雷声。

实际上,当那巨响在他脑海里炸裂、从他神经上划过的时候,他确实感到自己内心深处非常靠后的地方冒出了一点突如其来的战栗。

这很奇怪,因为他早就不怕打雷这种自然现象了。

或许……是刚才和吉尔菲艾斯提到这个,自己又说了“害怕”的缘故。被小小的随口戏言暗示到、引发心理状态变化是非常正常的。

所以皇帝没有在意这个,同时他也没空在意——在又和两拨人打招呼之后,吉尔菲艾斯已经带着卡琳返回了,法伦海特高兴地欢迎他们并问卡琳感觉如何,同时巧妙地把她带开,而吉尔菲艾斯则顺理成章地坐回了皇帝身边。

等他坐定,皇帝就把装着小点心的盘子送到了他面前,他看了一眼,拣了一块塞进嘴里,闭着嘴若有所思地嚼着。

“在想什么?”皇帝一边问他一边把盘子放回桌子上。

吉尔菲艾斯把东西咽了下去:“杨已经结婚了?”

“是的。”皇帝轻描淡写地回答。

这个答案让吉尔菲艾斯感觉了相当程度的意外,不过原因不是杨是否结婚,而是他自己竟然对此一无所知。

“这、那……”他惊愕地开口,但才发了两个音就被皇帝阻止——莱因哈特轻轻把食指立在嘴唇前做了个手势,要求自己心爱的情人安静。

“你有自己的打算?”沉默一会之后,吉尔菲艾斯轻轻地问他。

莱因哈特没有马上回答他,他抿着嘴,呼吸的动作变得明显,有些阴沉地皱着眉头看着正前方。

这种状态持续了好几秒,不过最终皇帝还是说话了:“……不要管这件事——如果你不想再对我失望一次的话。”

实际上刚把这句话说出去时莱因哈特就后悔了,乃至他觉得自己完全不想听到对方的回答。马上回过头来,他露出了焦虑的样子,开口想要道歉:“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

吉尔菲艾斯打断了他:“我知道你不是那个意思。”

“……”皇帝不说话了,神情就好像一个正在等待被责骂的孩子。

“而且,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不会对你失望。”

过了一会,皇帝默默地点了点头,看上去好多了。

不过他们也没有再讨论这件事情了,因为现在确实不是说这个的场合,同时吉尔菲艾斯明白自己完全可以用更恰当的时机、更巧妙的方法把一切都从皇帝那儿问出来。

他不需争那一时半刻。

稍微放松一些自己,吉尔菲艾斯靠过去了一点,试着小声逗皇帝,想办法吸引他的注意力、让他高兴。而皇帝现在无论如何不敢也不愿和他斗气,所以差不多就是马上,这年轻的一对就又恢复了精神、露出了笑容。他们高兴地聊着自己的天,时不时把头凑在一起亲密低语,并在有人过来行礼或商讨事情的时候默契配合、一同应对。

而外面的雷暴还在继续——实际上这场雷雨已经持续了好几个小时了,从气象上来说这似乎有些不太寻常。

不过还好,这次舞会气氛十分热烈,大多数人并未被外头瓢泼的大雨和轰隆隆的响雷影响心情,直到将近午夜时,舞池中和社交区还是人头攒动、人声鼎沸。

杨早在10点钟的时候就已经退场,而特留尼西特则精力满满地在人群中散播着他的能量和魅力。

皇帝对他们的表现还是认可的,同时除了和吉尔菲艾斯那马上就和解了的小小矛盾之外,今天没有发生什么任何不在预计范围内或者会造成后果的事情。而等午夜一到,这整件事情也就接近尾声,通常不会再发生意外了。

皇帝对一切都满意极了。而或许就是因为这种满意、这种放下心来的感觉,再加上前面那几杯香槟和混合酒的作用,他开始犯迷糊了。

很快吉尔菲艾斯就发现了这一点。而现在让莱因哈特硬撑是完全没有必要的——叫来大典礼堂的工作人员,吉尔菲艾斯请奇斯里和艾米尔安排人手陪皇帝去后面的休息室休息,自己继续留在舞会现场应酬。

等午夜一过、人群开始散去,他就可以带着莱因哈特返回他们的银杏别墅了。


评论(32)
热度(105)

© 暂驻欧洲之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