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驻欧洲之星

【银英同人】【吉莱】【罗米】远星81

【申明:作者的观念、看法、写作方式、用词习惯、个人趣味无法切合所有人的要求,如对作者及其文字感到不能容忍那敬请拉黑屏蔽,或者马上报警。任何试图把手伸到作者脑子里的行为都将被认定为恶意,rs的会被截图,作者看着不爽的将被删评论拉黑,如果对此有任何不满也请马上报警。】


--------------------------------------


还好皇帝本来就暂避在休息室,所以这次令人震惊的意外并未引起轩然大波。不过当然的,该被惊动的人还是都被惊动了——将领们差不多马上就得到消息并赶了过去。

乃至当他们在通往侧面3号出口的安全通道里赶上大公爵并看到皇帝时,他们差点以为自己要和自己效忠的君主说再见了——第一眼看过去,大公爵怀里的皇帝确实很像一具尸体,他完全没有控制自己肢体的力量或意识,只是就那么被抱着,任由重力扯着自己的胳膊向下,头颅后仰,长发像瀑布似的淌向地面。

他的脸色很不好。

所有人都觉得最好马上叫急救,因为皇帝平时很健康,这样前提下的突然晕倒就显得非常可怕,完全可能标志着有什么令人毛骨悚然的事情发生了。

但吉尔菲艾斯似乎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面对其他人的询问他可以说万分镇定也万分坚决,同时驳回了所有先暂留这里叫医生或者直接送皇帝去医院的建议。

他非常有把握地告诉所有人:“陛下没事。我们只是需要马上离开这儿。”

将领们面面相觑,完全吃不准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同时也有些怀疑吉尔菲艾斯是不是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搞得失去了理智。

但很快,他们确定他非常正常了。

那只能听他的了,而且哪怕要送皇帝去医院也得先离开这里。

于是接着是井然有序快速撤离的过程,期间毕典菲尔德试图接过皇帝和大公爵换个手,但几乎马上就被拒绝。奇斯里脸色铁青,不过还是用最快速度布置好一切,并联系了医生让对方直接去别墅等他们。艾米尔看上去似乎下一秒就会嚎啕大哭。

等送他们上了车,将领们全部返回舞会现场,在再逗留一会之后陆续与其他人告别、正式退场,然后转过身就疯了一样冲上自己的车赶往银杏别墅。

莱因哈特完全知道发生的一切。

他甚至知道自己晕过去了,这一点都不影响他对外界的感受能力和思维的活跃程度——他很清楚自己没事,所以他真是万分感谢吉尔菲艾斯的安排,因为这样成功避免了把事情闹大,搞得沸沸扬扬全国震动什么的了。他可以舒服地躺到别墅里自己的床上,慢慢等现在这身不由己的状态过去。

而那玩意……仍然还在,皇帝能感觉到这个。

不过他也知道它无法靠近自己了,因为现在他的骑士就在他身边。

接着皇帝就这么任由自己的意识停留在一个诡异的,仿佛布满火焰但又完全伤害不到他的怪梦中,感觉着自己被从车上抱下来,又被带到楼上、放到床上。

陌生人进入房间检查了自己,然后是那些人和吉尔菲艾斯长长的、努力向他解释自己确实没有问题的对话。

等对话结束之后就是被脱下礼服、换上睡衣的过程。莱因哈特能分辨出艾米尔触摸自己和吉尔菲艾斯触摸自己时不同的感觉。

终于,其他人都离开了,就连吉尔菲艾斯也离开了一小会——不过他只是去了门外的走廊上而已,莱因哈特能听到他和米达麦亚他们轻轻交谈的声音。

几分钟后他就打开门走回了房间里,并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下。

虽然正闭着眼睛,但莱因哈特却能看到他抬手抓自己的头发,脸上终于流露不安、甚至蕴含恐惧神情的样子。

我真的没事——他想这么告诉他,但又实在无法控制自己睁开眼睛或者发出声音,所以只能作罢。

之后是两个人在无声中等待黑夜过去的过程。

期间吉尔菲艾斯频繁地查看他,握他的手、和他说话、俯身拥抱亲吻他,用水润他的嘴唇,直到最后接近清晨太阳初升的时刻才迷迷糊糊趴在床边陷入昏睡。

而莱因哈特那边则是感觉梦中火焰慢慢低落消散,那跟随而来在别墅楼下徘徊的异响彻底消失、仿佛被阳光烤干蒸发的过程。

世界变得清晰正常了。

于是,在真正的早晨6点,吉尔菲艾斯被皇帝用非常恶劣顽皮的揉搓头发、啃咬脸颊的方法弄醒了。

 

皇帝给出的解释是自己喝醉了,原因是他自己都不能接受自己对其他人说自己撞邪了。

然后他收到了所有被招待在银杏别墅吃早饭的将领的深刻质疑,至少米达麦亚和毕典菲尔德确实被逼得露出了“您能不能换个我们能够勉强强迫自己装作相信的说法”的表情。

可莱因哈特也没其他办法。

不过在乖乖地吃掉了一份煎蛋、一份法兰克福香肠、一小碗土豆虾沙拉和两个小面包、喝光了整杯加了果酱的俄式茶之后,皇帝还是觉得自己有点底气了。接着他非常简明扼要地向臣下们描述了自己可能因为酒精出了一点小问题,遇到了既可以解释为精神幻觉也可以看成梦游的情况,在大典礼堂中迷了路,最后被吉尔菲艾斯发现这样一系列情节。

这次的说法好接受一点了。同时其他人也能看出来皇帝坚持这样说恐怕确实有他自己的理由,而只要他本人平安他们就没有必要去深究什么。

很快,早饭结束了,将领们陆续出发去办需要他们办的事情。而皇帝也有必要收拾一下开始一天的工作。

不过接着吉尔菲艾斯还是把他拉到了楼上的房间里。

“到底是怎么回事?”他问他。

对吉尔菲艾斯说实话当然没问题,但皇帝很乐意借这样的机会逗逗他。

“我刚才说了怎么回事了。”他一脸调皮地看着他,原以为自己可以故弄玄虚一下,结果下一秒就被对方扛起来扔到了床上。

皇帝无法控制自己了。

他开始大笑,手舞足蹈挣扎着想要从床上爬起来,但接着对方就扑了上来按他的手脚并逼问他要求他“说出实情”。接着两人就在床上打成了一团。但即使打得很激烈,吉尔菲艾斯还是成功抽出空来命令AI打开了电视并调高音量,这样一切都有掩护了。

一个长吻之后,莱因哈特在一本正经的新闻播报中被拉开了外套、扯开了皮带。他们天翻地覆地搅在了一起,胸肌被抓捏、腿被强行分开的感觉冲击着皇帝的神经。

有那么一会,皇帝甚至觉得,自己正在被逼供。只不过这肯定不是真格的,否则的话动手的那个人不可能这么让他喜爱,环境也不会这么舒适优雅。

他尝试保持冷静,但很快就被对方搞得神志不清。他有些想踢开身上的人,可开始动腿之后却马上发现这个动作是在和自己的理智过不去。乃至这是他第一次在光线足够的环境下真正清楚看到对方兴奋的样子,并具体观察到这件事发生的全部细节。

看了一会之后,即使还有没完全脱掉的衣服稍作遮掩,莱因哈特的脑子还是迅速融化,变成了煮过了头的牛奶燕麦粥一样的东西。

全世界都消失了,唯一清晰的感觉就是对方正在对自己做的事情。而且很突然地,他觉得自己有了一些从以前角度来看非常令人羞涩的冲动。完全没有尝试压抑这种冲动,他向下伸手,去触摸他们结合的地方。

吉尔菲艾斯以为自己弄疼他了,所以接着就退了出去。不过很快他就反应过来,对方只是单纯想要这么做而已。

于是仅存的理智和吉尔菲艾斯说再见了——皇帝被粗暴地翻过身来跪在床上,紧接着降临的是刺激万分,如同突然被烧红的铁棍捅进体内般的感觉。

莱因哈特终于大叫了一声。

接着对方抓住了他的头发、往后轻轻用力强迫他抬起了一点头来,不过配合着说的话却和他现在所采用的这种玩法完全不相符——吉尔菲艾斯的口气还是那么亲近温柔,并带着浓浓的笑意:“告诉我吧,到底怎么了?”

完全没有办法,皇帝把什么都说出来了。

 

等皇帝把一切都供了出来,他们两个也享受到了该享受的东西之后,吉尔菲艾斯松下力气,趴到了他的身上。

不过皇帝并没有嫌他重什么的。过了一会之后他就扭动着翻过身来让自己仰躺着,抬手抱住吉尔菲艾斯的脑袋,轻轻梳理抚摸他的头发。

“如果你没有找到我,那那东西抓住我的时候……会发生什么呢?”皇帝遐想着。

吉尔菲艾斯保持着被他按在胸前的动作闷闷地回答他:“可能你就会……醒过来了。”

这个答案让皇帝笑了起来:“可要是按这个逻辑算,那我现在其实还停留在梦中啊?”

但没想到的是,接着吉尔菲艾斯却突然抬起头来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对,你还在梦里。和我一起永远留在这儿吧。”

有好几秒时间,占据皇帝的脸的,是一种非常纯粹的惊恐。

不过在吉尔菲艾斯忍不住笑出声来之后他就明白了过来,并且因为被严重戏弄而爆发出了一阵剧烈的反弹——接着他们再度开始扭打而皇帝占据了绝对上风,吉尔菲艾斯肩上被咬了一口,头发挠成一团,最后不得不认错求饶才被放过。

闹完之后,他们拉着对方去了浴室,一边胡闹一边洗了澡。而等他们收拾好一切再度来到楼下的时候,来自安妮罗杰的关于地球教总大主教之死的详细报告就被送到了莱因哈特手里。

他们一起坐在楼下的大客厅里看完了报告。

他们两个都是非常现实理智、从未真正相信邪异之说的类型,但不得不承认,在刚弄明白奥丁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时候,他们确实产生了很不好的联想。

不过他们很快就又想通了:如果昨晚的事情确实是由总大主教引起的,那他未免也太没用了——要是以自身死亡为代价施行的恶咒都只能吓一吓被诅咒的目标,在被其他人干扰之后就直接烟消云散、作用全无的话……帮帮忙,谁会去学这种咒??

而且不管到底怎样,死了就是死了。死亡是一切的终结,从此以后他们再也不用担心德·维利这个难以处置、作用又过于微妙的毒瘤般的角色了。

另外莱因哈特也早就答应过安妮罗杰把一切全权交给她处理,那从理论上来说他当然不该对这个人的死亡感到任何意外或者不便。

这根本不是什么值得注意的事。

以完全不在意的态度换了话题,莱因哈特和吉尔菲艾斯聊起了其他更明显更重要的事情,同时默默把这件事扔到了他庞大记忆宫殿中最不起眼的角落里面,并且再也没有看它哪怕一眼。

但他不知道的是,就在昨夜,在宇宙的另一个遥远的角落里,确实发生了和他所见的东西万分相似,但可怕得多的事情。


评论(32)
热度(111)

© 暂驻欧洲之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