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驻欧洲之星

【银英同人】【吉莱】【罗米】远星84

【申明:作者的观念、看法、写作方式、用词习惯、个人趣味无法切合所有人的要求,如对作者及其文字感到不能容忍那敬请拉黑屏蔽,或者马上报警。任何试图把手伸到作者脑子里的行为都将被认定为恶意,rs的会被截图,作者看着不爽的将被删评论拉黑,如果对此有任何不满也请马上报警。】


------------------------------------


 

皇帝当然不可能让杨自己去办这件事,不过如果他亲自插手就有些过于放下架子、小题大做了——所以最后这件事变成了由杨和吉尔菲艾斯共同负责。法伦海特得以临时抽身,但他当然还是完成杨的嘱托了,所以杨也得兑现对他的承诺。

2个小时后,瓦列和艾齐纳哈就收到了大本营的联络,要求他们暂缓对卡尔美尔塔的军事行动。

瓦列表示他们非常庆幸自己暂时还没有动手,同时他也很高兴大公爵能送来这样的好消息——虽然是职业军人并以战胜为荣,可瓦列还是会把普通人的基本安全放在心上。

然后他问了最实际的问题:“那接下来我们怎么做呢?”

“能和他们联络上吗?”吉尔菲艾斯问。

“理论上,可以。”露出有些无奈的表情,瓦列向他和杨解释情况,“至少通讯室认为我们是可以并且确实好几次成功连上了他们的频道的,但是他们似乎彻底拒绝回应,这次的通牒也是用单方面发送文本的方式过去的。”

“请……”这次杨开口了,“请务必再尝试联系他们,尊敬的先生。”

瓦列是第一次见到杨。他性格持重,但还是忍不住对杨露出了一点点好奇。不过很快他也就收起心来,恢复常态公事公办。

然后是历时5个小时的尝试联系对方的过程,期间他们一直开着通讯,瓦列开始和吉尔菲艾斯断断续续聊一些相对轻松的事情,比如到达海尼森之后同事们之间的趣闻什么的,而艾齐纳哈则在一旁沉默地聆听,并不时露出笑容、点头赞同或摇头露出“这个可不行”的表情。

杨也并不尴尬,因为在场的都是非常随和的人。同时他听到的东西也让他对自己的那一群新同事增加了一点了解,期间吉尔菲艾斯还和他一起去吃了午饭。

到下午3点的时候,通讯终于在万般努力之下被接通了。

开始时负责这件事的通讯兵可以说被严重地为难了——对方的接线人员似乎非常慌乱,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一脸惊恐又不知所措地望着这边,同时无论对他说什么都答非所问,或者干脆做不出回答。在通讯主管终于忍不住凑过去吼了对方,用非常直接的命令口吻要求对方“马上通知你们的负责人过来!现在一切都性命攸关!”之后,那个看上去已经傻掉了的年轻同盟军人才终于离开座位,尝试做点实事。

接着他离开了至少15分钟。

这时间真的太长了,对战场通讯来说完全可以归类到不正常情况中去,吉尔菲艾斯、杨、瓦列和艾齐纳哈都开始忍不住猜测了。

不过还好,对方终究还是过来了——那是一个脸色泛白头顶冒汗、似乎正在处在极度紧张中的准将,有理由相信他是现在卡尔美尔塔境内军衔最高的人。

杨试着和对方交流,可问题是,接着他却发现这位准将也不是什么状态完全正常、适合进行人类之间常规沟通的人——对方没有对他敬礼、没有任何客气友善或者坚定抵触的表示,一路眼神左飘右移满脸魂不守舍,对于杨提出的所有问题都只是词不达意地敷衍搪塞。

最后连杨这么平和的类型都被他搞得有点上火了。

“如果你不打算或者不能好好谈就请找个可以的人来!这关系到两个行星上超过10亿人的生命安全,请拿出你的态度!”最后他这样严厉地责问了他。

但神奇的是,对方竟然不为所动——在他说完这句话后,那个准将斜着眼睛望着屏幕外的方向停顿了好久,大概觉得实在无法再拖了才终于调转目光望着杨,非常迟钝地说:“但、但来不及了……”

这句话让正在旁听通讯的所有人有皱起了眉头——皇帝并未下死命令展开攻击,而瓦列和艾奇纳哈也没有轻举妄动,虽然重重围困但对方无疑还有少许的机会,这种时候说来不及真的不合情理。

不过这样一来杨却反而能正常接他话了:“什么来不及了?”

“……”

“现在还没有任何安全问题,但是如果你继续拖延就会有!请冷静下来,好好听我说话!”

“但这不行……”

“为什么不行?”

吉尔菲艾斯觉得杨现在看上去就像个幼儿园老师,即使面对无法理喻的奇怪小孩也保持着一般水准以上的冷静,并且倾尽耐心。

但对方明显无法体会到这种耐心的可贵,因为接着他就开始和杨反复绕一些听起来似乎有些错位的话,比如“不可能他不会放过我们”、“你什么都不知道”、“现在谈这些还有什么用”。

现场没人能弄明白对方为什么会如此绝望。而就在他们互相递眼色、脸上的表情越来越诧异的时候,通讯突然断了。

望着屏幕消失的位置,四个人一同陷入了久久的沉默。

终于,瓦列做了个“怎么办”的手势,艾奇纳哈耸了耸肩。

吉尔菲艾斯考虑了一下,扭头问杨:“还要继续尝试吗?通牒期限还有……”他把目光移向瓦列,瓦列马上回答:“9个小时。”

9个小时……通牒界限不可更改,和皇帝敕令一样具备绝对权威,不得怠慢或违背。而按现在的进度,杨觉得在9小时内说服对方放弃抵抗的希望不大。

但他还是不想放弃。

暗自捏紧手,他强迫自己坚持下去:“真的非常麻烦诸位,但是请允许我坚持原来的意见……”

吉尔菲艾斯和瓦列都是温和识大体的人,同时还颇有恻隐之心,而艾奇纳哈从来没反对过别人相对合理的意见。就这样,杨的单方面劝降行动得以接着继续了下去。

旧频率已经无法再用,所以接着是火龙一遍又一遍的调整频率、逐次发出要求继续面谈信息的过程。电波进入无尽宇宙,仿佛被吞噬一样毫无回音。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机会和所有人的耐心也慢慢凋谢。

甚至杨自己都开始觉得自己是在白费力气了,不过在坚持到这里之后他也绝不可能再放手。吉尔菲艾斯能看出他的状态不好,所以当时间到了8点但杨还是坚持守着通讯室等消息之后,吉尔菲艾斯叫勤务兵去打包了一些外卖回来。

而当被封好的三明治和装在小盒里的沙拉被送过来的时候,杨望着外包装上的标志愣了一下神。

吉尔菲艾斯向他露出询问的表情。

“没什么。是以前经常去的一家店,所以看到有些感慨……”

听了这句话,吉尔菲艾斯好奇地拿起了三明治,然后发现包在外面的纸袋上确实印有标志,不过却并非通常的文字和招牌似的的店标,而是一只小小的兔子。

对杨来说,眼前的情况可能恍如隔世。

不想让气氛太凝重,吉尔菲艾斯拆开包装咬了一口手里的三明治,然后就露出了赞赏的神情。

“味道确实很好。”他这样评价道。

“价格也不贵。”杨补充道,脸上甚至有点泛起了微笑。不过接着他似乎就想起了其他事情,笑容的苗头差不多马上就被扑灭。

而吉尔菲艾斯也没有时间去顾及他微妙的情绪变化了,因为瓦列那边突然有新动向了——卡尔美尔塔方面竟然主动发来了通讯。

这简直是奇迹。

将军元帅们迅速放下了手中的东西聚集到通讯台前,然后对方的影像被接了过来,但出乎意料的是,那个人已经并非刚才仿佛神经失调的准将,而是一个精神状态相对稳定的二十多岁的上尉,同时他敬礼时的表现让人觉得他应该认出了杨。

不过开始时他可能有些难以确定这件事,毕竟杨现在正穿着帝国军的军装、用着帝国军的频道,但等杨和他交谈几句之后他就确定对方的身份了。

这让他露出了一点点不敢置信的神情,不过这种神情的背后隐藏的情绪却很难说是喜是忧。

“杨将军的意思是,希望我们能够马上向帝国军投降吗?”他这样问他。

完全没有犹豫,杨点了点头:“是的,请避免不必要的交火。”

对方沉吟了一会,这时候在场的其他三个人都以为他要开始迟疑考虑了,但没想到接着他问的却是这样一句话:“那能够保证我方所有官兵的人身安全吗?”

镜头外的吉尔菲艾斯和瓦列的脸在一瞬间松了下来。

“当然。”杨非常肯定地对他做出承诺,“已经只是接管而已了,根本不可能对一般原同盟军人追究过去战争行为的责任。”

“那我要求详细的协议。”

“可以。这个我这边可以马上去做,一旦定好就给你过目。”

“不止是战争行为,还有其他任何严重违反常规社会律法的行为。”

这句话让杨停顿了一下。望着上尉看了一会,他问:“你们做了什么?”

但对方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他只是直直地盯着杨,威胁似的说:“请承诺。”

其实杨不知道自己是否具有这样的权限,但是如果现在询问那才是愚蠢的。他回答对方:“可以,我保证,接管行星之后,卡尔美尔塔驻军人员的任何违规行为都不会被追究——但免责部分仅限现在……”他看了一下旁边的时间,“也就是海尼森时间8点40分之前,这个时间点之后如果再有任何恶性情况发生,那责任人还是会被按照原同盟军事法处置。”

上尉考虑了一下,然后面无表情地点头了。

 

“那个上尉能力怎样?”皇帝问道。

“还可以吧,至少不是个只懂顺服命令的随波逐流之辈,行事也不软弱。”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吉尔菲艾斯这样回答皇帝。

皇帝想了一下:“他们干掉了多少人?”

“大概200个,我个人认为不能排除其中存在无辜者的可能,但大部分确实是地球教徒或者被地球教控制的军官和政客官员。3个小时前我和瓦列将军联系过,他那边尸检刚进行到一半,95%的尸体生前曾使用过奥赛基辛。”

皇帝带着一种无法形容的神情摇了摇头,感叹道:“一方面低劣到为了那种虚无的迷信而不惜牺牲无数无关的人,可另一方面又如此高明——要不是他们的基地出了问题我们甚至都来不及察觉什么……他们的大脑究竟是怎样的结构?”

“在狂信徒的眼中没有什么比他们崇拜的东西更重要,陛下。他们能够以自己的信念为至尊,用它彻底覆盖掉自己的理智和人性。请不要试着用常理去衡量他们,也请不要试着去理解他们,因为对您来说这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

“……好的。”皇帝点了点头,“等事情结束,就让那位上尉和这次所有参与了这件事情的人正式退役吧,退役补偿之类的按原同盟的标准执行,这几年盯着他们点,以后也不准再任用。”

“好的,陛下。”吉尔菲艾斯应下了命令。

摩挲着桌上杯子的把手,皇帝若有所思地停了一会,然后转向坐在自己另一边的人:“为什么同盟会允许这样的邪教蔓延壮大?”

“因为信仰何种宗教是公民的自由权利,陛下。”

“即使事情最后变成这样?”

“……事实上,在一开始,只是根据公民权和社会文化多元化原则任由地球教发展的时候,大多数人无法预见事情会变成这样。而当事情糟到一定程度、能被绝大多数人察觉的时候,社会的力量已经无法控制状况了。”

“那你觉得能把这归结为有关部门监管失职吗?”

“有这个因素,但不完全是。严格来说,我认为这也是制度的天然短板。没有东西会是完美或者绝对面面俱到的。”

“无法弥补的天然短板吗?”

“是的,就好像集权模式下几乎必然会出现不公正、专断的情况一样,都差不多无法真正弥补。而在极端情况下,这两种短板都可以是致命的。至于事情最后变成这样……当然,不完全是地球教的功劳。您知道的,一切制度所具有的不过是程序价值,真正具有终极价值概念的是‘自由’。但很可惜,很多人却从未独立思考过‘民主’、‘法治’和‘自由’这三者之间的正确位阶到底该是怎样的,这一边的悲剧根源或许就在于此。”

皇帝看着他,不动声色。

于是对方继续说了下去:“而且就好像您对我说过的那样——如果想要真正了解什么东西,那还是要到它的内部去,试着弄明白它、学会控制它。对您来说原同盟的领土是一个全新的命题,而如果您想要完全掌握它,那接纳另一些完全不同的看法会是非常必要的。”

“换句话说,你真正意义上接受朕那天的建议了。”

这句话让杨沉默了一会。大概3、4秒钟之后,他有些心酸地笑了笑:“我早就接受了,陛下。”

莱因哈特不知道自己该回答他“好”还是“不好”。

不想再纠缠这个话题了,皇帝摇铃叫来了侍从,然后吩咐对方去“请施密特上校过来”。

吉尔菲艾斯愣了一下。

反应过来之后,他扭过头去轻轻瞪皇帝,莱因哈特撇开眼神装作没有看见,然后非常郑重地向杨介绍走进门来的那个其貌不扬的上校:“路德维希·施密特上校,11年参谋军官资历,战前他曾先后在军务省和缪拉将军麾下效力,战争开始之后一直直属于朕的办公室。他不仅有着令人瞩目的才华,人品也非常可贵——当然对你来说更重要的或许是他的人脉和对帝国行政的熟悉程度。请带他走吧,他足以胜任高级副官、首席秘书或者参谋长的职务。”

杨明白,这意味着皇帝允许自己动起来了——虽然是在他本人的直接控制之下,但这仍然标志着希望的正式降临。

非常客气地向皇帝道谢,他按照同盟习惯站了起来,和自己的新下属握了手。


评论(38)
热度(95)

© 暂驻欧洲之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