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驻欧洲之星

【银英同人】【吉莱】【罗米】远星86

【申明:作者的观念、看法、写作方式、用词习惯、个人趣味无法切合所有人的要求,如对作者及其文字感到不能容忍那敬请拉黑屏蔽,或者马上报警。任何试图把手伸到作者脑子里的行为都将被认定为恶意,rs的会被截图,作者看着不爽的将被删评论拉黑,如果对此有任何不满也请马上报警。】


------------------------------------


接下来是非常平静的一段时间。

无论是海尼森、奥丁,还是这个宇宙中的其他任何地方,都处在一种寂静稳定的状态中。世界按部就班的前进着,很多战争留下的痕迹甚至已经开始消失,原同盟的人们变得越来越适应现在的生活状态,而帝国的臣民也开始认为他们的皇帝呆在海尼森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至少看起来,一切都开始往常轨上走了。

而皇帝,开始与一些原属同盟的臣下走近了——或者用更符合礼仪的方式来表达,皇帝开始允许这些同盟遗臣进一步靠近自己了。

首当其冲的当然还是特留尼西特先生。皇帝对他赞誉有加,对他非常赏识,在政治上也十分倚重他,把他当做了一本关于同盟的百科全书。只要一切顺利,他完全可能成为帝国的原同盟第一臣。

接着能算得上号的大概就是杨威利和姜·列贝罗了,不过从表面上看,这两个人并不具备能和特留尼西特相提并论的光彩势头,而且关于杨背叛同盟、姜·列贝罗背叛同盟同时还没什么本事的说法也从未停止过。

而很讽刺的是,特留尼西特本人却从未遭到过这样的非议。究其原因……难道是因为原同盟的民众过于了解他,早就明白在他身上本来就不需要谈论忠诚吗?

罗严塔尔觉得是,也不是。

而且……无法识别真正的奸佞,还因为对方所具备的权势而避让胆怯、表面恭顺,同时又一再侮辱质疑那些忍辱负重继续前进、努力试图让状况变得好一些的人——罗严塔尔都快要因为这出精彩的人间喜剧而笑出声来了。

不过他当然不会去管这些事情,他只要冷眼看着就可以了,至少暂时来说,他明白皇帝希望其他人也只冷眼看着。

而且他身边有太多值得他去注意、去投注精力做好的事情。

忙完一天的事情,他在晚上8点半离开了自己的办公室。脑子里环绕着各种公务,他其实并没有想好自己要去哪儿,只是按照本能走进电梯。

可就在电梯门快要关上的时候,他听到外面走廊上传来了狂奔的声音,紧接着有人闪到了电梯门口。

罗严塔尔迅速按了开门键把那个人的鼻子从差点被夹住的危机下拯救了出来,然后瑞肯道夫就顺利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跨入了电梯。

罗严塔尔用“你是想和我一起吃晚饭吗”的表情看着他。

不过瑞肯道夫并不是想和长官一起吃晚饭。

他送来了一个非常意外的消息,让罗严塔尔觉得自己或许该对自己刚才所持的刻板想法表示抱歉:至少表面来看,同盟的某些传奇人物并没有失去辨别奸佞的能力,他们甚至将特留尼西特视为真正的耻辱、敌人和眼中钉——就在20分钟前,前同盟元首先生在返回自宅时遭到了袭击,袭击者中的2个男人被当场击毙,协同的女子则趁乱成功逃走了。

不过特留尼西特也没能全身而退,受了点不算多重的皮外伤。

只是,当时场面有多乱,之后对整个社会会造成怎样的影响就……完全可以想象了。

罗严塔尔倒也没有惊讶或者评价什么。他只是平淡地点了点头,然后抬头看着电梯饰板上的楼层数字跳动。

很快底楼到了。

“你还有活吗?”他问自己的副官。

“没有,阁下。”

于是他非常流畅地从打开的门里走了出去,同时用手势提示瑞肯道夫跟上。他不需要再思考自己该去哪儿了——上车之后他就联系了皇帝办公室,然后在确定莱因哈特的位置之后就去了银杏别墅。

等他到达的时候,他发现皇帝已经好整以暇地坐在客厅里等人了——等的不一定是他,但他一定是其中一个。

罗严塔尔向皇帝问好。皇帝请他坐下,吩咐侍从给他端咖啡来。接着两人在这个灯火通明、宽敞舒适、陈设雅致、装饰着大量绿色植物的客厅内相顾无言着,直到皇帝突然这样问他:“你想代表朕去看看他吗?”

罗严塔尔端着杯子的手顿了一下。

虽然可能有些不够厚道,但接下来这两个人还是在一种奇怪的默契中一起笑了出来。

笑过之后迅速摆正脸色,罗严塔尔很轻松就找回了平时那种高雅干练的态度:“您怎么看这件事?”

皇帝做了一个漫不经心的表情,然后缓缓回答道:“无非也就是……真的或者假的。但无论真假,放任都会产生不良影响,甚至可能引发动乱,不是吗?”

“当然。不过我倒是非常好奇,这位卓越忠诚、极富才干的原同盟官僚到底怀抱着怎样崇高的目标呢?”

皇帝稍微沉默了一下,脸上还是那种慢条斯理的神态。过了一会之后,他开口了:“大概……非常崇高吧。最近你忙吗,尊敬的元帅阁下?”

“对您我永远不忙。”

这句话让皇帝满意地点了点头。在需要对付特留尼西特的时候,莱因哈特总是更倾向亲自出马或者把罗严塔尔送上去。

“好的,那这件事情的后续就交给你了。朕相信你可以做得很完美。”

“感谢信任,陛下。”

“其实暂时来说,朕对……”

这时敲门声响了,而且听得出来敲门的人并非侍从。皇帝回头应了“进来”,然后罗严塔尔就看见吉尔菲艾斯打开门走了进来,手里拿着文件。

“关于特留尼西特先生刚才遭遇的最新状况,陛下。”恭敬地把文件递给皇帝同时向罗严塔尔点头打招呼,吉尔菲艾斯在没有得到允许的情况下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上。

不过罗严塔尔的表情没有动,皇帝的表情也没有动——他只是翻开文件看了起来,并在大概一分钟后把它递给罗严塔尔。

“原同盟的激进派军人吗……”罗严塔尔看着手里的东西,挑了挑眉毛。

“这没太大关系。”皇帝摇了摇头,“到底谁是犯人、有怎样的身份、为什么要做这件事并不那么重要,现在海尼森的稳定才是第一位的。”

“没问题,陛下。不过说真的,陛下,在这样反反复复地闹过之后,原同盟军人这个身份看起来可比已经开始倒数的炸弹还危险了。”

“这个朕会想办法的。别担心,朕不会放任那些不怀好意想要引起恐慌的人的。”

罗严塔尔点头,而就在这时,外面院子里传来了车辆驶入的动静。吉尔菲艾斯站起来走到窗前望了一眼,回头告诉他们:“看来有另一位先生赶来了。”


评论(35)
热度(96)
  1. 霁雪杰暂驻欧洲之星 转载了此文字
    安定感回来了,倒不是内容……是太太回来了日常可以抱着太太每天一口粮食的安心感……顺便我觉得特某人可能...

© 暂驻欧洲之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