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驻欧洲之星

【银英同人】【吉莱】【罗米】远星96

【申明:作者的观念、看法、写作方式、用词习惯、个人趣味无法切合所有人的要求,如对作者及其文字感到不能容忍那敬请拉黑屏蔽,或者马上报警。任何试图把手伸到作者脑子里的行为都将被认定为恶意,rs的会被截图,作者看着不爽的将被删评论拉黑,如果对此有任何不满也请马上报警。】


----------------------------------


吉尔菲艾斯觉得眼前开始发黑了,但这并没有影响他的行动力。

他没有跑,只是快步走着冲上了走廊。接着他也没有去找电梯,而是直接折进了安全楼梯里并几跨了上去,冲进了另一层楼里。

他记得莱因哈特是在这层楼的小会议室里。现在他身边应该还有其他人,但吉尔菲艾斯管不了这么多了——他就这么没头没脑地冲了过去,路过了一脸震惊想要先拦住他给他通报的亲卫,用非常大的力度打开了会议室的门。

门并没有砸到墙上什么的,但这种程度的突如其来还是能吓着人——房间里的3个人同时扭过头来看着闯入者,法伦海特和毕典菲尔德还好些,而莱因哈特差不多马上就意识到了情况不对。

吉尔菲艾斯现在看上去就像个死人。

“发生什么了?”皇帝这样问他,同时下意识地站了起来。

吉尔菲艾斯强迫自己继续呼吸,耳朵灌满了自己失控的心跳声,头开始裂开般疼了起来。但即使已经快要窒息了,他还是保持了相对的理智。

“陛下,请借一步说话。”他走进门来并尽可能礼貌地向对方做出请求,但实际带来的压迫力却足以令任何人放弃反抗、畏惧顺从。

皇帝先是想要继续问他,但接着还是做出了相对正确的反应——莱因哈特绕过桌子走到他面前,完全不顾现在在场的其他人想要去握他的手:“你怎么了?”他有些惊慌地问他。

吉尔菲艾斯觉得自己快要站不住了,视野内浮动着黑色。

他很想现在就失去知觉、再也别醒,因为这样他就不需要再去思考对皇帝而言自己到底是什么了,可某种程度上,强烈的愤怒和不甘又在强行撑着他,让他明白自己在没有得到答案之前绝对不可能倒下。

躲过皇帝的手,他走过去两步打开了一边休息室的门,示意皇帝进去。

这时莱因哈特已经有些被吓着了。他当然不明白这具体是怎么回事,但他能确定有什么可怕的事情要发生或者已经发生了。

可他还是走了进去。

他进去之后,吉尔菲艾斯就跟了进来,并且关上了门。

乃至他显得平静一些了,虽然脸色还是那么差,但刚才那种精神上仿佛要溢出的感觉确实消失了,这让他身上的危险感和攻击性变小了。

这样一来,皇帝倒是稍微敢动一点了。慢慢地,他凑到他的面前,小心翼翼地抬手去扶他的双臂,并非常轻柔地问他:“这到底是怎么了?”

接着吉尔菲艾斯盯着他看了一会。他的眼神是如此专注,虽然可能有些复杂但确实充满感情。在他这样的注视下,莱因哈特既感到自己确实为对方所爱,同时心中又升起了也许自己会再也见不到他的古怪错觉:吉尔菲艾斯在努力试图记住现在的自己,印象越深越好。

终于,这种凝望结束了。

然后吉尔菲艾斯开口了——开始时他就是动了嘴而没能发出声音,不过很快他自己也发现了这个问题,于是他调整了一下,接着残酷的质问就被提了出来:“您有过一旦我出现问题就杀我的打算,是吗?”

而莱因哈特听到这句话的反应和刚才吉尔菲艾斯听到奥贝斯坦的话时的反应几乎如出一辙——他先是露出了仿佛完全听不懂的表情,满脸茫然和无措,然后脸色开始发白,无法形容的恐惧涌上心头。

“……你从什么地方听来的这些话……”硬是挤出笑容,莱因哈特想要先把现在这仿佛脱缰般的情况按下来,但接着他就发现自己做不到——因为他确实说过类似的话。而吉尔菲艾斯也不可能允许他这样轻轻松松地把事情遮掩过去:“‘如果必要就会第一时间杀我’,您做过这样的承诺,是吗?”

“请冷静一下……”稍微有点结巴,皇帝还是试图安抚对方。然后这一生的第一次,他看到了对方向自己露出了冷硬到接近反感的表情。

“请回答我。”吉尔菲艾斯再次逼问眼前的人。他能听到自己后槽牙磨在一起发出的声音,同时眼前越来越黑了。

而莱因哈特的脸色和已经和他露出了一点的衬衫领子差不多了。他能意识到这次自己绝对无法搪塞过去,那尽快说出来马上开始向对方解释缘由就是他唯一的机会了,于是他点了点头,极其艰难地回答了一句:“是的。”

而当这个“是的”被说出来的时候,一切好像都熄灭了。

房间在瞬间陷入沉重无比的死寂,可古怪的是,这时吉尔菲艾斯的表情却恢复正常了。

接着他站在原地沉默了几秒,莱因哈特结结巴巴地开口想要告诉他当时的情况、自己为什么会这样说。可他才刚说了一句“当时你刚回来,我只能这样安抚奥贝斯坦,不然……”,吉尔菲艾斯就突然转身开始往外走。

皇帝觉得恐惧在自己心中炸了开来。

他马上冲了上去抓住对方,口中哀求着“请听我解释”,但这时吉尔菲艾斯已经不想听任何辩解了——他挣脱他的手,一言不发地开门冲了出去。这时门外正站着满脸的惊愕的法伦海特和毕典菲尔德,就连奥贝斯坦也已经到了,可他看都没有看他们一眼,只是径直往外去。

下一秒,皇帝面无人色地从房间里跑了出来,并在其他几位先生诧异慌乱的“陛下”中不顾一切地去追吉尔菲艾斯。可他都还没有走到会议室的门边,外头的走廊上却传来的什么东西倾倒造成的沉重响声。

皇帝手忙脚乱地冲出门去。然后他看到吉尔菲艾斯正跪在地上,两手艰难地撑着地面,身边是翻倒在地的属于秘书室的装饰杂物柜子——他应该是撑不住了所以去扶那个柜子,但很不幸那玩意并不能承受住他狂乱的力道,直接被他带翻了。

莱因哈特已经无法更惊恐了。他喊着他的名字跑了过去,跪到他身边去扶他、抱他,揽着他的后背试图让他直起身来、靠到自己身上,可接着吉尔菲艾斯却硬是清醒过来甩开皇帝的胳膊,一脸铁青地站起来。

“请别管我。”甚至都没有回头,他咬着牙扔下了这样一句话,完全不顾还跪在地上的皇帝,毫不留恋地走了。

而皇帝也没有力气再去阻拦他了。乃至他的脑子有点卡壳了,就连对臣下的呼唤做出正确反应这点都不是很能做到——最后是法伦海特强行把他从地上拉起来的。

不过即使站起来之后他还是说不出话来,只是慌乱怔楞地盯着吉尔菲艾斯离开的方向,表情虚弱而无措——他怎么也想不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陛下?”陷入无法形容的莫名其妙和心惊肉跳,法伦海特觉得自己要忍不住去摇皇帝了。可就在他快要这么做的时候,他听到后面传来了一声杀气腾腾的“是你!”。

法伦海特应声回头,只见毕典菲尔德正扭头怒视着奥贝斯坦,而被怒视的人青白色的脸上也极其罕见地呈现着惊讶状态。

“请冷静,先生们,现在……”法伦海特想说“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但他话都还没有说完,毕典菲尔德就已经扑出去了。

走廊里就那么点空间,奥贝斯坦根本躲不开。

法伦海特惊叫了出来,只好松开皇帝疯狂地冲过去营救军务尚书——以奥贝斯坦的身体素质如果被毕典菲尔德得手那说不定军务省就得发讣告了——然后三个人迅速在走廊上扯成了一团。早就等在一边静观其变的亲卫队发现局势发展非常激烈已经不得不管,于是也迅速冲上来试图拯救惨遭袭击的人。

现场太混乱了,但幸运的是,接着皇帝却出声了。

“毕典菲尔德。”他还是站在刚才的位置,仍然面对着原来的方向,说话的声音也不大,但是还是成功让毕典菲尔德马上停下了手头的活。

“是、是的,陛下?”毕典菲尔德有点磕巴地回了话,法伦海特和其他人乘机把军务尚书从他的拳头底下拖走了。

“去跟着他……”皇帝转过身来望着他,蓝眼睛因为极度苍白的脸色而显得更蓝,脸上的神情则说明他已经快要虚脱了,“如果他要做什么不好的事情就阻止他……”

毕典菲尔德的脑子非常直线条,不兼容任何和细腻、曲折有关联的因素,同时也不太能听到别人的拐弯抹角。可这次他却轻易弄明白了皇帝的言下之意,并且因之露出了意识到大事不妙的表情。

他甩下现场一切撒腿追了出去。


评论(40)
热度(102)

© 暂驻欧洲之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