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驻欧洲之星

【银英同人】【吉莱】【罗米】远星98

【申明:作者的观念、看法、写作方式、用词习惯、个人趣味无法切合所有人的要求,如对作者及其文字感到不能容忍那敬请拉黑屏蔽,或者马上报警。任何试图把手伸到作者脑子里的行为都将被认定为恶意,rs的会被截图,作者看着不爽的将被删评论拉黑,如果对此有任何不满也请马上报警。】


-----------------------------------


现在已经很晚了,皇帝却还没有吃过任何东西。

在无声地陪着他坐了半小时之后,米达麦亚还是提议皇帝回别墅去,好好休整一下,吃点东西什么的,皇帝没有拒绝。

而在车上时,莱因哈特一直保持着沉默。米达麦亚坐在他旁边,却也不能做什么。乃至很快他们就要到达目的地了——但就在这时,皇帝却突然开口了。

他低声说了句什么,但是因为音量太低,第一次米达麦亚并没有听清楚内容。

“什么,陛下?”他扭头看着莱因哈特。

“……为什么你会选择罗严塔尔呢?”

米达麦亚呆住了。他知道皇帝明白自己和罗严塔尔之间有什么,但他真的没有想到有一天他会明明白白把这件事说出来。

一时间他有些无法作答了,不过幸好皇帝自顾自问了下去:“他并不算是个很好的人,至少他应该无法完全符合你的道德观。他身上有很大的问题,有太多的牵扯,无论地位还是性格想法都非常危险……如果你不时时刻刻小心谨慎,他完全有可能把你都拉到深渊里。同时你又有那么多的其他好选择,这些选择都可以让你过得非常轻松幸福……所以,为什么呢?”

这个问题真的太高深了,就连米达麦亚自己也不知道答案——虽然莱因哈特现在说的都是事实,但他自己其实从未真的去考虑过这些。

可在现在的情况下,他必须要给皇帝一个答案,而且有理由相信这个答案会对皇帝产生很重大的影响。只是他也不知道怎样的答案和影响才是好的、良性的。

所以,最后,他决定全都说实话。

“……因为我也没有办法,陛下。”咽了一下口水,他这样回答道。

皇帝忧愁地看着他,眼神说明他并不很懂他的意思。于是米达麦亚只好继续解释:“……我无法反抗命运的安排。或许他就是上天降下来惩罚我的手段——不管事情到底怎样,我都做不到在他向我伸出手之后推开他。”

“那如果……他做了非常恶毒自私、令你失望透顶的事,你还会这样想吗?”

这个问题让米达麦亚又再思考了一下,然后他发现自己都要脸红了——这个答案是如此不可思议、如此委曲求全、如此自损矜持,又饱含他并不想为他人道的最深层感情,不过当然了,他还是咬牙把话说了出来:“如果……他对我仍然是真的,那我不会拒绝给他机会。”

皇帝没有接话了。他只是露出艰难思索的神情,双眼黯淡地看着前方。而米达麦亚的性格让他有些无法接受皇帝现在优柔被动的做法:“……陛下,您可以叫他回来。”

并不需要解释,皇帝知道这个“他”是指谁。

“如果我这次命令了他,那我和他之间也就只剩下命令了。”稍微显得有点虚弱迟钝,他轻轻地回答自己忠诚的朋友。

“不是命令。”这回米达麦亚确定皇帝的思维已经困在死角里了,他只好提醒他:“就只是单纯地请他回来,不需要他马上执行什么的。”

“那他不会回来的。”

“这不是他是否回来的问题。殿下还很年轻,他和您同岁,一直以来的经历也非常单纯,他并没有什么丰富的人生经验——至少我认为他的经验没能超过您多少。您困惑痛苦的时候他当然也一样茫然无助。请他回来的目的并不是要求他回来,而是告诉他您需要他,他当然可以选择,但如果他选择您,那得到的就必然是好的结果。”

“但……”

“请给殿下机会,也给您自己机会。”米达麦亚继续坚持。

 

之后的好几个小时里,米达麦亚的建议都在莱因哈特的脑子里盘旋着。

说真的,他不知道这是对的还是错的,但……他现在疲乏慌张的大脑也想不到其他选择了。

所以在正式拒绝了晚饭,又由米达麦亚和法伦海特陪着在自己的起居室里呆坐了一会之后,皇帝终于还是叫来了侍从,要求对方为自己给那个人送去消息。

“告诉他……朕现在感到无比懊悔,充满歉意,并且已经开始自省。他随时可以回来,朕等着他。”

这辞令还是很大方并且社交化的,可只要考虑到它出自莱因哈特的口中……就显得非常珍贵非常异乎寻常了。

而把这句话说出来时候,虽然吉尔菲艾斯并没有马上出现在门口什么的,他自己心里也对这段关系的前途抱着纯粹的不看好,但莱因哈特确实觉得好过了一些。

他仍然悲伤而自责,可他已经回忆起了自己的身份和责任,并为自己曾经试图自寻短见的行为而感到难言的惭愧。无论如何,不管是为了这个国家、为了追随他的人、为了他自己,还是为了吉尔菲艾斯,他都必须振作精神,继续站在他该站的位置上——靠着他自己的力量,他平静下来了。

而确定他真的冷静下来了之后,其他人心中终于有了一点确定感,开始能够听他的话,退出去不再围绕着他,让他独自休息了。

独自站在卧室的窗前,皇帝静静地望着外面的夜空。

房间里静悄悄的,除了他之外什么人都没有——就连通常会在这里的另一个人也不在。他很想他,但同时他也明白自己总得为自己的行为承担后果。

乃至他也差不多完全清醒了。接下来他会努力争取,但不会强求挣扎——即使不会有结果无法走下去,爱照样是爱。如果这次失去了对方,莱因哈特会经历这一生最惨痛的损失,但只要吉尔菲艾斯还活着,那他的意志就不会坍塌。过去的记忆会一直留在他的心中,就好像头顶星辰会一直闪烁一样,在他有生之年为他引领道路、指明方向。

吉尔菲艾斯。

皇帝默念他的名字,然后开始傻乎乎地回忆这个名字的拼写,感觉就好像听着清风拂过草原。

 


在终于把心里话说了出来,宣泄过长期积郁在心底深处、严重到引起过他心理失衡的极端情绪之后,吉尔菲艾斯非常迅速地平静了下去。

他没有再表现出任何过激想法,同时再次完全掌控了自己的行为。虽然仍然有些不爱说话,但周全的礼貌和温柔的风度已经再次回到他的身上。乃至当毕典菲尔德的人给他们搞来晚饭的时候他甚至还很努力地吃了两口,而谁都清楚他现在不可能想吃东西。

很快,毕典菲尔德觉得警戒等级可以下调一到两级了。

于是他找时间偷偷和米达麦亚通了电话,互相交换了一下情报,讨论了一下接着该怎么做之类的。

“只能先等他们都平静下来。他们太年轻太看重对方了,想法也太理想化,冲动起来真的会什么都不顾的。”

“那我觉得我这边已经够平静的了——现在他就好像被毒哑了一样。”

“……那就是还没完全平静。再给他们点时间,他们这样的人不会想不明白的。另外陛下已经派人来劝说殿下了,记得你只需要听着,不要帮忙催他回去或者多话什么的,只要他能明白陛下在等他回去就够了。”

“行,没问题,怎样都可以。这事你们懂恋爱的人说了算,我只负责听着然后执行命令。”

这句话让对面的米达麦亚停了一会。

毕典菲尔德直觉他是想反驳“懂恋爱”这句话,不过沉默过后米达麦亚就非常睿智地选择了无视这个,开始关照毕典菲尔德“要耐心并且尽量察言观色,千万不能说错话”。

拿出最好的脾气来应着,毕典菲尔德觉得自己现在真是前所未有地拖沓婆妈。同时他觉得米达麦亚其实也改变了一些——以前的他当然也肯定搞不明白这种神秘莫测的自然现象,并对与之有关的一切都毫无概念。可如今他却能明了这件事大致的来龙去脉、根源因由,甚至还有本事为当事人出谋划策。

或许谈谈恋爱什么的……确实能让人变得更聪明更敏锐——有那么一会毕典菲尔德都开始这么想了,但接着当他想到皇帝和吉尔菲艾斯时他还是迅速把这句话从脑海里划掉了。

大概两个小时后,来自莱因哈特的特殊使者到了。

前来的这位先生并非军人,而是这次陪同莱因哈特前来海尼森的侍从官之一,吉尔菲尔斯也认识他,并且曾多次接受他的招呼和微笑。

他没有穿制服,身上是一身很日常的素色西装,这表明皇帝不打算从任何等级角度给吉尔菲艾斯压力。同时现在已经差不多凌晨2点半了,莱因哈特从来没有因为自己的私事麻烦自己的臣僚过,而如今他这样做了那只能是因为他心急如焚。

吉尔菲艾斯非常礼貌地接待了这位先生,也仔细听他说了他该说的所有话——“现在陛下对您满怀歉意,殿下。他非常懊悔自己做过的事情并且想要挽回一切,希望您能看在他的真诚的份上返回他的身边。他对您没有任何要求,也完全理解您的愤怒和失望,一切都可以谈,关键只是您得先回去——而即使您不回去,陛下也会一直等着您。”

对于一个皇帝而言,这样的表达真的是万分屈尊了。不过吉尔菲艾斯当然没有马上幡然悔悟、感激涕零什么的,他只是露出有点忧伤的神情,缓缓地点头表示他知道了。

他保持着沉默。

只是现在哪怕毕典菲尔德也能感到这种沉默之下隐藏的并非冰凉的心和冷彻的拒绝。吉尔菲艾斯似乎正在以一种非常复杂又非常平和的状态思考着什么。

其实只要把皇帝的意思告知对方,侍从先生的任务就可以算是圆满结束了。不过出于私心,他并不觉得这样就足够了。

“不知您现在意下如何呢?”略作考虑之后,他试着去争取对方,“实际上,车上还有空位,您的床也照常铺好了。”

这次吉尔菲艾斯终于开口回答了:“抱歉。”

只要对方拒绝就马上离开——侍从先生是被这样明确关照过的。所以接着他马上行礼告辞,无声优雅地退了下去。

毕典菲尔德当然也清楚吉尔菲艾斯会拒绝,但某种程度上他又觉得事情开始有变化了。

“现在不回去那什么时候回去呢?难道你还真想一直不回去吗?别告诉我你是个遇上事就想撂挑子、连自己的责任都不愿担到底的人。”抛开米达麦亚的关照,他非常直接地向身边的人提问。

“……让我想一想。”就好像搪塞一样,吉尔菲艾斯这么回答了对方,同时仰头靠到指挥席的靠背上,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评论(12)
热度(91)
  1. 霁雪杰暂驻欧洲之星 转载了此文字
    从朋友走到恋人,从死亡走到重生这一次我仍旧相信这两个人可以继续走下去

© 暂驻欧洲之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