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驻欧洲之星

【银英同人】【吉莱】【罗米】远星 番外2

【申明:作者的观念、看法、写作方式、用词习惯、个人趣味无法切合所有人的要求,如对作者及其文字感到不能容忍那敬请拉黑屏蔽,或者马上报警。任何试图把手伸到作者脑子里的行为都将被认定为恶意,rs的会被截图,作者看着不爽的将被删评论拉黑,如果对此有任何不满也请马上报警。】


先慢慢把那个海滨旅游的番外补起来……

悠闲地……


------------------------------------


在完全没有心事的状态下,皇帝睡到了大概9点钟。

等他再醒来的时候暴风雨早就消失了,天气无法更好,耀眼的金色阳光铺满这个由棕榈、海鸥和芒果香味组成的滨海城市,碧蓝的空中漂浮着洁白的云团,海浪声远远地传了过来。

“电力已经恢复了吗?”换衣服的时候皇帝这样问身边的人。

“是的,陛下。早上5点就恢复了。”艾米尔一边帮他把头发从领子里拉出来一边回答他。

闪亮浓密的金色长卷发铺满了皇帝的背。

即使一直坚持修剪控制,但现在皇帝的头发还是已经快要垂到腰了。这个长度其实并不必要,可他就是没有起心思换个发型什么的。

“好的。那殿下到哪儿了?”

“1小时前殿下已经着陆了,虽然并不知道具体需要多少时间,但我相信您很快就会见到他。”艾米尔别具意味地回答他。

皇帝扭头看着这个跟随了自己非常多年的年轻人,脸上的表情说明他可能有点想要说教几句。不过接着他的脸上还是浮现笑容,并转回头去给自己扣袖扣。

“去叫继承人起床吧。”他这样吩咐道,语气柔和,听得出心情很好,“直接开早饭,不用等她爸爸。”

艾米尔根本就是在等他这句话。像个孩子似的,他顽皮地笑了起来,对皇帝说:“但实际上继承人早就起来了——她吩咐过我早些叫她因为她要去看日出,看完日出之后她吃了点水果,接着由施密特夫人带着去附近的早间集市转了转,回来后坐了大概10分钟就又去沙滩上骑马了。”

莱因哈特知道她精力很好,但还真没想到这次她劲头会这么足——可见孩子都是喜欢玩的,以后多抽空带她出去看看吧。等她更大些也可以自己出去……

不再过问自己女儿的去向,皇帝下楼单独去了餐室。

早餐很丰盛,而且看起来确实和他吃惯了的那套不是同一个系统的——桌上摆着椰子水、水果盘、切细的应该是烤的肉类、很难判断到底是咸还是甜的饼一类的东西、切成整齐小段的外皮半透明的包着蔬菜的卷状食物。这所有的东西都有着艳丽明快的色彩和芳香热情的气息,只要看一眼就能让人觉得精神振奋、心情高涨。

不过酒店还是贴心的,他们额外给尊贵的客人准备了煎蛋培根烤面包之类再普通不过的东西,整齐地堆了一大盘,悄悄地、埋伏般地放在一边桌子的边沿。

莱因哈特坐在它们面前,稍微考虑了一会。

他选了那个卷子吃了一块——期间侍应非常体贴地凑过来提示他这玩意需要蘸酱——然后直到他完全把它吞下去他也没能判断出里面到底包了些什么,只有柠檬和其他植物清新的香气以及刻骨铭心的强烈酸味留在了他的嘴里。

他觉得整个世界都酸得要皱起来了。

但神奇的是他发现自己竟然还挺喜欢这种感觉,于是他就再次向它们伸出了手。而就在他把第二个咽下去的时候,国家的继承人非常出其不意地从另一边打开的直通花园的落地窗里走了进来。

她手里正抓着一个草编的小帽子,身上是一件长袖的白色裙子,料子很薄但看起来有些像骑装。应该是确实大量运动过吧,她的脸都发红了,脸上正淌着汗珠。

施密特夫人和另两位侍从正跟着她。可能她又做了什么不太对头的事情,忠诚的夫人似乎正在数落她,然后莱因哈特就听见她拉长了调调、极度百无聊赖地大声说了一句话:“你们不要再讲啦——”

她尴尬咧嘴的样子看上去真的说不出地像个大人。

莱因哈特觉得,按她这种性格……都不需要长到成年这世上就没人能镇得住她了。然后一边这样想着,他一边侧过身来,保持坐在椅子上的动作,向女儿伸出了手。

公主毫不犹豫地把手里的帽子塞给了身旁的夫人,炮弹似的飞到皇帝面前踮脚搂住他的脖子。

“你也起床了啊?”她先是这样问他,接着突然就想起了其他人一直在提醒自己的事情,于是马上补充了一句,“早上好,莱尼。”

莱因哈特真的不知道她是从哪儿学来的这个称呼。但在多次纠正没有起作用之后他也差不多快要放弃了——有些无可奈何地看着女儿,他试着再努力一次:“……实际上,你叫我爸爸、父亲、父皇或者陛下都可以,叫‘莱尼’会显得不是那么有礼貌。”

女儿不敢置信地瞪着他:“我怎么能为了礼貌而不喜欢你!”

莱因哈特理不通她的逻辑,但如果她硬要这么说那他也没有办法。切换到了放任状态,他拿起一边的餐巾给她擦了擦汗,然后要求她“坐下吃早饭”,但接着就被拨开双手,眼睁睁看着她霸道地爬到了自己的膝盖上。

“好好去坐着!”他警告她。

“就一次!”小姑娘斩钉截铁地坚持,同时动作极其利落、迅雷不及掩耳地拿起莱因哈特用过的叉子去戳盘子里的蔬菜卷,并且在自己父亲开口阻止之前把那东西塞进了嘴里。

下一秒,莱因哈特感到她开始剧烈颤抖了。

连忙拿过一边的空盘子放到她下巴下面,他用指节敲她的头提示她“吐掉”。接着她低着头,小拳头捏得紧紧地、僵硬地在他的膝盖上愣住了。

大概5秒钟之后,莱因哈特看到她“咕嘟”一下把嘴里的东西吞下去了。

说不清到底是为什么,反正接着皇帝确实陷入了一种难以形容的哑口无言。不再试图命令她从自己膝盖上滚下去,他用彻底投降般的态度伺候这位尊贵的小姐吃起了早饭。

当然她不会因为被酸了一下安静规矩了,所以接着父女间逻辑诡异、语法混乱的对话还是持续了很久,直到另一位来客到来,这温馨的场面才得以被打断一下。

其实莱因哈特早就听到外面车队到达的动静、他一路过来时外面人与他问候交谈的声音。他们两个星期没见了,一方面莱因哈特觉得自己都快记不起他的脸了,另一方面却又觉得他的脸老是幻觉似的在自己眼前晃。

“爸爸!”看到他走进门来,小公主叫一声并从皇帝膝盖上跳了下来,飞快地跑过去拥抱他。

跑过来的女儿让吉尔菲艾斯脸上的本来就不小的笑容显得更加快乐振奋。弯腰接住女儿,他一把把她抱了起来,让她坐在自己的手臂上,有点激动地亲她的额头:“早,我的小狮子。想爸爸吗?”

公主同样激动地点头,并惊喜地开始向他介绍这个神奇地方的好东西:“这里很好玩!好多奇怪的树和果子!海很大很大,但鸟很凶……”

“那想去海里游泳吗?”

“海里游泳!”公主就要开始尖叫了。

吉尔菲艾斯原本还想和她说下去,但接着就被冷眼旁观的那个人打断了——皇帝非常尴尬地清了一下嗓子,脸上的表情仿佛正在告诫吉尔菲艾斯,如果他敢继续对自己置之不理那就准备迎接后果吧。

吉尔菲艾斯看着他。

他当然明白对方想要什么,可接着他还是抱着女儿在原地愣了一会。他沉默地看着他,心里只觉得他好像比两周前分开时更美了一些。

过了一会之后,那种来自心底深处的有点发抖的感情才让他回过神来,促使他急切地迎了上去——“把那东西放下!”皇帝危险地眯起眼睛,逼停了他。

吉尔菲艾斯对他无不服从。干净利落地把女儿这个东西放下,他冲到他面前握住他的手并俯身吻他。实际上有孩子在场的时候他们有必要注意点分寸,可莱因哈特还是清楚感觉到了吉尔菲艾斯舌头。

接着吉尔菲艾斯突然抬起了头来。

“……你刚才吃了什么?”他带着一脸被酸到了的表情这样问他。

皇帝得手似的笑了。不过他没有直接和他解释,只是用手摸了一下他的胳膊,并在确定他身上的制服很厚之后要求他快些去换衣服。



评论(18)
热度(100)

© 暂驻欧洲之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