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驻欧洲之星

【银英同人】【吉莱】【罗米】远星 番外3

【申明:作者的观念、看法、写作方式、用词习惯、个人趣味无法切合所有人的要求,如对作者及其文字感到不能容忍那敬请拉黑屏蔽,或者马上报警。任何试图把手伸到作者脑子里的行为都将被认定为恶意,rs的会被截图,作者看着不爽的将被删评论拉黑,如果对此有任何不满也请马上报警。】


随手乱写好舒服……


------------------------------------

来海边当然要游泳。

因为包下了整个岛,所以皇帝一行人并不需要担心有外人叨扰。不过吉尔菲艾斯还是不知道莱因哈特打算怎么对待这件事——作为一个过着常年无视外界物理温度把领子扣到下巴下面的生活的有点古板的男人,他可能会不太适应单穿泳裤。

当然吉尔菲艾斯自己不觉得有什么疑虑。

在皇帝磨蹭好之前,他就率先穿着泳裤冲了出去,拎着自己涂满了防晒的女儿投入了大海的怀抱,和她一起拖着游泳圈在水中载沉载浮并聆听她一边呛水一边狂笑的声音。

很快,他觉得身上有点被晒得过烫了。

为了让公主高兴他没有来得及涂防晒就下了海,而他的基因其实不太抗晒——红头发的人都这样。于是他示意原本在一边等待的女官们上来,悄悄地和她们换了位置,混过自己女儿的眼睛上了岸。

到这时他才发现皇帝已经到了——莱因哈特已经坐在了不远处侍从们设的大遮阳伞下面。

老天保佑,他还是有正常意识的,知道这种情况下真的不能再穿军装——他确实换了泳裤,正抱着膝盖安静地看着他们。不过他自己可能多少有点不自在,因为他还是披了件衬衫作为掩护。

吉尔菲艾斯忍不住笑了。他小跑到他身边坐下,扭头用一种有点好奇、有点顽皮、可能还有点其他意味的目光看着他。

他们在一起已经很多年了,对对方的身体也早就不能更熟悉,可奇怪的是,那种烂熟或者说倦怠的感觉却没有降临到他们身上。他们看对方时的感觉似乎停留在了25岁。

而皇帝在情趣上的承受能力也没比25岁时强多少——很快他就因为对方的表情而露出了快要脸红的表情,最后更是选择抓起手边的浴巾扔到他的脸上来阻止这种视线。面对他这种行为吉尔菲艾斯真的很想笑,不过他终究还是忍住了,只是从善如流地拿起那被当做武器用过的浴巾擦了脸和头发,然后又把它批到肩上。

海风轻轻吹着他们,空气中弥漫着炙热阳光、热带植物和海水发咸的味道组成的强烈而缤纷的气味。远处穿着优雅的半复古设计泳衣的女官们正站成一圈,像围着一只可爱尊贵的小狗似的围着他们兴奋的女儿。椰子树沙沙响着,海浪声和笑声正不断传过来。天空和海都是湛蓝色的。

有那么一会,吉尔菲艾斯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了,毕竟眼前这一切看起来确实过于天从人愿,而且美好到有些不太真实。

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皇帝把防晒霜扔到了他腿上。

“你太宠她了。”同时他口气严肃硬派地教训他,“骄纵她对整个世界有害,该等的时候就要让她等着——可能你看不到,但我要提醒你你的背都发红了。”

“那为什么她想要什么的时候会更习惯去找您呢,陛下?”说着很狡猾的话,吉尔菲艾斯拿起防晒霜递回给皇帝,同时转过了身来背对着他。

皇帝轻轻叹了口气,其实他很清楚自己没资格说吉尔菲艾斯什么。非常顺从地把防晒霜挤到自己手里,他认真地把它们涂到吉尔菲艾斯背上并努力抹匀。而当他把手移到对方肩上的时候,吉尔菲艾斯确实扭过头来仔细看了一会,并且最终抬起手握住了它。

“怎么了?”皇帝停下动作问他。

吉尔菲艾斯并没有马上开口回答。有那么一会,他就只是拉过莱因哈特的手,并亲昵地携着它、翻转它,非常仔细的观察它。

过了一会之后,他这样说道:“可能这么说有些奇怪,但确实就是在刚才,我突然发现,你确实成熟了很多——不止是想法心态方面,同样包括外貌和身体上……”

然后皇帝把这话自主翻译了一下:“好的我明白,你在说我老了。”

吉尔菲艾斯一时语塞。他调转身来看着皇帝,对方故作恼怒的表情看起来真的非常可爱——按莱因哈特所享有的生活环境和营养水平,要在30多的年纪显老其实真的是一件不太可能的事情。同时他身上也没有任何要走形或者衰退之类的兆头——他的皮肤状况和25岁时并没有多大差别,腰围也已经很多年没有任何变化了,虽然体重增加了但那是因为良好运动习惯带来的肌肉积累。

换句话说,他只是变丰润了。乃至他年少时代有些过于突出的尖锐气息也得到了缓和,不再强烈到咄咄逼人。长期的刻意控制和客观上的心平气和使他的气质更加精致、举动更加高雅,现在他看上去就好像是一束直接从天国投到人间的光一样完美。

“那我倒是不得不请教了,陛下。”吉尔菲艾斯尽力压制着自己的笑容,“作为一个比您还大了两个月的人,不知我是否已经年迈到需要撤出您的后宫了?如果是的话,出于人道主义您能给我一点养老安置的费用吗?”

接着他就收到了一句雷似的“朕一马克都不会给你”和一个明显标志皇帝要开始闹了的扑上来的动作。终于笑了出来,吉尔菲艾斯抱着莱因哈特滚了一圈,但马上就撞到了架在旁边的遮阳伞。

那玩意“嘭”地响了一声并剧烈晃动。

“放开。”皇帝咬着牙往外推他,一脸正经,“这是公开场合。”

“可是您主动袭击我的。”吉尔菲艾斯试图和他讲道理,但皇帝这个行当决定他不需要和别人怎么讲究道理,而他和吉尔菲艾斯之间也就真的没有多少道理好讲——接着在他一点都不剧烈的反抗下,莱因哈特被轻描淡写地放过了,不过接着防晒霜还是再次被塞到了他的手里。

就好像在羞涩似的,他们两个无声的渡过了接下来和防晒霜纠缠在一起的几分钟时间。

这会儿,远处的女官们已经弄了个冲浪板过来了。

她们把公主殿下抱上去,尝试让她学会在板面上站住。而在被掀翻了几次之后,继承人好像还真就掌握了这个——不仅能够站稳,她还学会了蹲下来用手划水。此时公主看上去已经快乐到忘乎所以了,如果不是女官们极有先见之明地找了儿童牵引带系在了她腰上,也许她会有本事把自己划到另一个岛去。

“……她长得可真快。”突然,莱因哈特这样感叹道。

“以后还会更快。转眼你就会发现,不知怎么突然就已经到了可以把所有公文都推给她处理的时候了。”

这让莱因哈特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如果所有一切都可以推给她了,那我该怎么办呢?”

他的口气听起来稍微有点惆怅。安慰似的,吉尔菲艾斯凑过去亲了亲他的太阳穴:“那你就和我一起去周游世界吧。”

这句话让莱因哈特露出了笑容:“好的,我们去周游世界。这么说来,其实我们该给她起个更平稳庄重的名字不是吗?比如伊丽莎白或者凯萨琳什么的……”

“亚历山德拉本来就很好。而且如果确实需要她继位的话,她也有可能会被直接记作亚历山大一世——恩……不得不承认这样听起来似乎非常不平稳,不过又有什么关系呢?说真的,与其在这儿揣测这位小姐的未来您还不如去陪她玩一会。还有,不要总是套着衬衫,虽然没有它也许在场所有人都会爱上您,但和高兴自在地玩一会相比,这真的不算什么。”

“可是……”皇帝露出了不自在的表情,但接着对方就直接动了手。而皇帝不会去动手抢回来。

到晚饭的时候,莱因哈特原本平偏白的皮肤已经黑了大概2个色度。这种变化让他的脸看上去更加立体深邃,显得耀眼迷人,甚至还挺性感。



评论(16)
热度(100)

© 暂驻欧洲之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