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驻欧洲之星

【银英同人】远星 另一个番外 part.2

【申明:作者的观念、看法、写作方式、用词习惯、个人趣味无法切合所有人的要求,如对作者及其文字感到不能容忍那敬请拉黑屏蔽,或者马上报警。任何试图把手伸到作者脑子里的行为都将被认定为恶意,rs的会被截图,作者看着不爽的将被删评论拉黑,如果对此有任何不满也请马上报警。


【先法】的部分……注意防雷

没想到这个我还真能写这么多

虽然是没有黄字的文明肉渣,但还是要提醒一下,未成年勿入


-----------------------------------------------------


 

从震惊中清醒过来之后,法伦海特确实考虑了先寇布最后的建议——他盯着房门看了好一会,心里也做了一定挣扎,有那么一会完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不过很快他就镇定下来了:这就是他自己一直想要达成的事,如果临阵脱逃那他就会有必要怀疑自己的脑子是不是出了问题。

而且这是很自然的事。他是个成年人,对方也一样,他们当然有能力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样提醒着自己,他慢慢站了起来,一步一步地、有点傻乎乎地挪到了卧室里。

然后他就在书桌旁边的椅子上坐下了,脑子像是开始凝结的速干胶水似的快速收紧、变得干硬,连带里面的思绪也凝固住了。直到先寇布裹着他的浴袍出来、一边乱哄哄地擦着自己的脑袋一边示意他也去收拾一下时,他才稍微回过一点神来。

几乎都不敢看对方,法伦海特用一种目不斜视到有些不自然的态度接了浴室里的班。

然后他在里面磨蹭了大概40分钟。

他并没有大肆收拾自己,只是像平时那样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之所以花了这么长时间是因为他有时会突然愣住,然后脑子里响起质问自己“你到底在干什么?”的奇异声音。不过最终他还是克服了一切心理障碍,完成了这场战前准备。

可接着他又被打击到了——直到头发都吹干了,他才发现先寇布穿走了他放在浴室里的那件浴袍,而他没有其他任何可以替换的衣服。

这感觉真的太可怕了,刚发现的时候法伦海特根本就是彻底地傻了,感觉就仿佛副官冲过来报告他亚斯古里下一秒就要炸了,他已经毫无退路——当然如果他还有劲头那也可以尝试一下往救生舱那边跑来安慰一下自己。

但他绝对不会跑,就好像这次他绝对不会叫外面那个人搭把手从衣柜里拿件能蔽体的衣服递给自己一样。这太傻了。

最终,他用浴巾勉强在身上围了一下,尽可能大方地走了出去。

外面情况还算不错。大概是因为等得时间太长了吧,先寇布已经打开了卧室里的电视,调到了同一个频道继续看他在起居室里就在看的那部老电影——法伦海特能认出屏幕上女主角被打了不知道多少层柔光的脸——乃至他似乎还真的看得挺认真的,因为法伦海特出来的时候他也没有扭头去看他,而只是盘腿坐在床中央,神情专注、上身略有点往前倾地注视着对面悬浮着的屏幕。

浴袍被扔在了一边,现在他身上没有任何东西,法伦海特可以直接看到一切——必须要承认的是,先寇布确实是一个浑身洋溢着荷尔蒙的雄健俊美的男人,他有着偏深的肤色和极宽的肩膀,腰很窄腿又异乎寻常地长,骨架结构简直无法更美。同时他的工作让他拥有了恰当的体脂和诱人鼓起但又不至于特别夸张的肌肉,使他看上去有一种现代雕塑般块面分明的力量感,还非常优雅。

即使他没有那张脸,他也照样是实打实的美男子。而更完美的是,他还有着非常令人瞩目的加分项,完全有理由相信,很多人会只因为这一项就彻底拜倒在他脚下。

这让法伦海特觉得,或许自己可以夸赞一下自己的审美品位,同时他也非常切实地体会到了先寇布那句“如果他们有我一半的外貌水平,他们就会做得比我还过火”是多么有道理。

同时有趣地是,在做过前面那段关于各种往事的交代之后,他也确实感到自己和对方的心理距离已经拉近了。

或许我可以再靠近一点——他这样想着,同时有些不太确定地慢慢挪到了床边坐下。

然后他盯着先寇布的侧脸看了一会,期间并未觉得对方有注意到自己,但接着就被他拽住拉了过去、靠到了他身上。

皮肤直接接触的感觉真是太刺激了,他的浴巾也在被拉过去的过程中掉落了。

不过先寇布并没有突然激情上头什么的,毕竟他不是那些缺乏经验、不知稳重为何物的毛头小子。他只是近距离看着被自己抱着的人,逗他笑似的评价了一句:“你颜色可真浅。”

法伦海特身上确实没有多少色素存在,他的发色和瞳色都说明了这一点。而且他还是相对偏瘦的类型,虽然体格比例不错,但和先寇布比他就显得有些单薄了。

当然,现在不是和对方比较男子气概的时候,而且法伦海特也有点想不出来自己能说些什么。他有些拘谨地被动式地反抱着先寇布,眼前就是他充满神采的眼睛和轮廓硬朗的脸,胸前腹部和他贴在一起的地方疯狂地发烫,甚至有点发麻。

先寇布能理解他的紧张,于是他开始试着说些好听的舒缓气氛:“我发现我运气还不错。你不管穿不穿衣服都英俊极了。”

“例行夸赞吗?”法伦海特试着显得更有看法一些。

“我只是在说实话而已。”用一种风流轻浮但又非常讨人喜欢的方式挑了挑眉毛,先寇布的手从他胳膊上绕到了胸前位置,之后又非常流畅地往下滑,同时低头开始亲他的脖子。

这件事已经不太可能再回头了,不过法伦海特还是有点本能挣扎——以前遇到的女士再热情也不会具备先寇布这样的积极性和掌控力,这让他觉得有点压力,甚至做出了想要去拦住对方的手的动作。不过接着,他还是被很有技巧地按住了。

脖子被亲吻的感觉像火苗似的慢慢烧到了胸前。充血的感觉开始出现了。包括他的脑子在内,一切都在慢慢变得鼓胀饱满,混沌和令人愉快的酸痛在他的意识中升起。

他感到自己被放平在了床上,先寇布伏在自己身上,灯光好像都变暗了。飘飘然的气氛弥漫在房间里,电影的动静变成了一种并不切题、有点虚幻模糊但又好像也还挺合适的背景音乐。很快他就没有任何不配合的想法了。

不过就在他也抬手抱住对方时,电视里突然传来了女主极具戏剧效果、穿云裂石的尖叫声。

先寇布应声抬头,法伦海特几乎就地坐了起来。他们一同看着屏幕,然后发现女主角在灿烂柔光的笼罩中开始了与某个男角色的搏斗。画面上桌子被推开、椅子被绊倒、花瓶和小装饰物不断落地,镜头慌乱地在花枝凌乱的女主角和那个男人凶狠拧着眉头的上半截脸以及他手中闪着寒光的餐刀上切换。

“……所以这是悬疑片吗?”一片沉默之中,法伦海特突然问了这么一句话,两手还扶着先寇布的胳膊。

“你以为它是什么?”先寇布好奇地反问他,虽然算是被打断了但没有任何焦躁的表现。

法伦海特轻轻咧了下嘴:“爱情片。”

对方很给面子地点了点头:“有爱情。”

“呃……”法伦海特支吾了一下,然后说了一句能够表明他的智商已经降到了平均线以下的的话,“你先看完它?”

刚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先寇布就是用一种仿佛看到了传说中的珍禽异兽而这个珍禽异兽还十分搞笑,他因此受到了冲击为之感到了惊讶但又发自内心地想要放声大笑的眼神看着他。

接着的几秒钟内,他们两个就好像要开始斗殴的一对猫一样,动作完全静止、精神蓄势待发地直瞪着对方。

那会儿法伦海特的脑子里都开始倒数了,虽然他并不知道这是在倒数什么,但他确实开始倒数了。然后在先寇布放弃一切文明的伪装露出豺狼般的眼神的那一瞬间,他突然就数到了0同时条件反射动了起来一个闪身想要冲下床去,只是理所当然他还是斗不过他——他被勾住腰利落地甩了回来,背脊重重地撞在床上引得床垫一阵惨叫。先寇布带着一种不包含任何理智或者克制成分的表情气势汹汹地扑了上了,献给他一段窒息式的狂吻,让他明白了什么叫做有激情的人的做派。

然后亲吻继续往下。

很快,他觉得自己身上已经没有对方还没亲过、摸过的地方了。对方温暖的嘴唇、尖利的牙齿、湿滑炙热的舌头带给了他一种很陌生但也很刺激的感受,让他毫无办法地头昏脑涨、开始兴奋,并且下意识地按照人类本能去回应他。

在这种不断的肉体的纠缠和厮磨中,空气仿佛变得湿热了——或者说有点黏糊糊都可以。而当先寇布终于伸下手去握住他的时候,法伦海特的理智终于宣告罢工了。

这是一个身经百战、吃过无数苦、受过无数罪、坚韧豪迈又浑身野性的男人,他当然不可能有一双柔软的可爱小手——开始时法伦海特真的惊叫了一声,然后随着他后续的动作开始倒吸气,手抓住他的胳膊不由自主地用力,整个人看起来像是快要痉挛了一样出现了硬直动作。但没过多久,他就适应过来了——红潮爬上了他的脸颊和颈项,泪水充盈了他的眼眶,粗重的喘息和开始能够放松的身体说明他不再那么紧张了,乃至接着他就顺从地躺回到了床单上,任由对方的手带着自己在意识的海洋中浮浮沉沉。

或者说,这时他觉得自己变成了一片位于某个热带地区的海。

对方正在用手搅动着温暖而发咸的海水,泛起的水花让自己和他都感到了难言的冲动、疼痛和痒。

用不了多久了,他很快就会跳进来游泳的——即使已经被弄得神志糊涂,可法伦海特还是非常清楚这点。所以接着当对方既像试探又像通知般抓住他一边的脚踝,拉着他的腿让他把它架到自己肩上的时候,法伦海特确实朝他点了点头,同时还勉强抽出一点点理智来示意他去打开一边床头柜的抽屉。

先寇布在里面找到了一小盒凡士林。

打开盖子,他看到里面的膏体有使用的痕迹。可以想象,这应该就是法伦海特日常会用到的小东西之一,他大概会用它抹嘴唇或者手什么。

这也足够了。但不得不说,这多少还是有点简陋将就。先寇布能够确定,法伦海特是非常清楚自己得到了些什么、怎样的事情有大概率会在近期发生的,所以他这种丝毫不做必要准备的大无畏态度……真的相当让人意外。

“虽然我们不需要考虑怀孕的问题,但您是不是过于不在意这件事了,阁下?”凑过去在他眼前轻轻摇了摇这个小盒子,先寇布嘲讽力十足地冲他笑着。

“我……我没有去想……”他有些迟疑地回答,脸上潮红泛滥,眼神似乎有那么一点不好意思,但充满该有的急切和渴望。

现在先寇布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眼前这个人了。他和法伦海特有过非武力意义上的交手,他明白他是个机敏狡诈、满腹诡计、浑身手段的险恶对手,但同时,先寇布又真心觉得,他有着异乎寻常的老实克己、简单诚挚、心无邪念的一面,某些方面更是纯真无暇。

他或许是可遇不可求的——先寇布甚至开始这样想了。这个念头也让他觉得自己该尽快让该发生的事情发生,好确定一切、一偿宿愿。

于是他坐到他的腿边,把他翻了过来让他侧躺,一手抓住他上边那条腿的膝窝,使他屈起它来。这样的动作之下,他那或许还是可以隐藏的秘密就彻底暴露了——借助于室内良好的光线,先寇布可以看到他圆润臀部线条间那个带着一点点灰色的小小入口。

他知道,那里面是一个温暖的巢。他已经很久没有和人欢愉过了,所以他有些渴望进入巢中。

没有再废话什么,他取了凡士林,开始开拓自己将要经过的道路。对于男人他并不特别熟悉,但触类旁通的经验让他至少不至于惹人厌——接着当他问法伦海特“感觉还好吗”的时候,对方奇迹般地回答了他“很好”,同时脸色更红,眼神更迷离。

很快,一切畅通无阻。

把手指抽出来,先寇布让今晚真正的主角靠了上去。对方腿之间那种温暖而湿滑的触感让他有种一冲到底的想法,不过说真的,他还是很担心法伦海特会无法放松,所以他稍微徘徊了一会,甚至用了一点决心之后真正开始试着穿过那个肉环。

出乎意料,事情很顺利。他的第一次尝试完美地奏效了——他的器官顺着凡士林的痕迹流畅但缓慢地进入了甬道,期间没有任何无法前进或者快要被勒死了的感觉。法伦海特也没有发出恐怖的惨叫什么的,他只是仰了一下头,用手抓着枕头张开嘴剧烈地喘气。

也许他本来是想要叫出声的,但最后还是习惯性地忍了回去。而既然能够忍回去,就说明情况不坏。

“还好吗?会疼吗?”先寇布抓着他的胳膊问他,脸上有点咬牙切齿,表情快要脱离控制。那种让人汗毛直竖、神经发颤的快乐正在一波一波的地从下往上撞击着他的脑子,他觉得自己礼貌不了多久了。

法伦海特没有出声回答他,只是半张着嘴混沌地点头,神情说明他已经被春潮淹没。而既然他很好那先寇布也就不必继续拘束了——不再强行控制自己,他行动了起来。

两个起伏之后,法伦海特终于叫出来了。

当然,不是惨叫。


评论(10)
热度(54)

© 暂驻欧洲之星 | Powered by LOFTER